“陵兰?”

    “那里是亚域最西的国家,那里对玄人最为和善,没有种族之分,更不象射日有着种姓分别。而且那里四季如春,你就再也不怕冷了。”他一向往地说。

    那是个偏远的国家,比不上其他国家强盛,但的人民拥有最纯朴且无分级的心。

    射日皇朝百姓大多有着优越心,自然看不起玄人,一般平民之上还有四大家族,只要是李、段、乌、傅四姓的人,便是高人一等。

    那样的阶级没完没了,他要给她一个没有阶级分别的国家,让她可以开心扬笑。

    “真的?”她心生憧憬,却也无比唏吁。

    因为来不及了,她没有时间了。

    “你一定会喜欢那里。”

    抬眼对上他笑得柔情似水的深邃瞳眸,明小满几乎要生出冲动地我成为你的他一切,要他别再抱持希望,然而一对上他的眼,看见他那么开心、对未来那么期盼,便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怎么了?”

    “……没事,哥哥,集体舞到外头直走好不?”

    “不,外头太冷了。”

    窗外不着灯火,没有月光,然而视野所及尽是凄迷的雪花,如雨疾落。她的身子才刚复原,他可不希望她因为冷意而再染上风邪。

    “好可惜,那一天没能在京城里逛逛,怕是往后也没机会了。”她低声道,因为药性渐渐发效而感到倦意,窝在他的怀里。

    “波罗的京城也不错,离开这里,咱们就先到波罗,那里有不少稀奇古玩,最特别的是,那里的人擅长雕刻,你一定会喜欢。”

    “是吗?”她倦极地闭上眼,将泪水悄悄甜吞进心里。

    李彧炎一方面和皇室交好,甚至连水山凰印都交出,只为了让皇室对他放下防备,另一方面则积极部署所有兵力,并和参与的伙伴们细论,这竟是叛变,不成功便会成仁。

    “成亲当日,所有禁卫会严守四大城门,人数约莫有一千,虽说人数不多,但全部是一时之选的高手,有征战多年的经验,恐怕委难应付。”

    李宅东厢的书记里,池灯灿烂,身为雪都都尹的段询开始讲述两天后婚礼的兵备状况是如何,以及靖王爷带来的一万兵马即将进驻在城南郊外山间行宫的消息。

    李彧炎已经叛变之日定在婚礼当天,只因上官凌占卜之后,发现那日是最适当的时机。

    “西防兵呢、”李彧炎问向乌灵。

    “我已调动一万兵马守在城南外的乌桐岩,那里够隐密,  会有人发现。”乌录说完之后反问:“大凉的兵器可会在明天准时送至?”

    “该是在明日中午前就会抵达,兵器有两万,已经够用。”他沉吟着,“加上寻正反一万兵马,人数应该已经足够。”

    “婚礼当日,同订,我会调配一些人在里,以免百姓在之中受到波及,所以我手边的人人手可能会再少个三千。”傅寻桦低声道。

    “……是吗?”李彧炎闭上眼。

    他是个商人,习惯计算如何一本万利,如今要他把脑袋运用在叛变的各方细节上,也许数字掐得准,但实际操作时,风险可不小,要是人数再威少,就怕胜算会更小。

    “你为何不跟泰漠借兵?”开口问的是乌灵。

    他缓缓张开眼,“那是引外族吗?”

    “那可不妥,要是泰漠太子到时候驻军不退,岂不是等于引狼入室?”段询皱起眉。

    “那又如何?泰漠借兵不过两万,要是真能掌握皇权,还怕赶不走他们?”乌灵毕竟是征战多回的将军,自有自己的见解。“况且,泰漠兵皆有上战场的经验,京城兵瑞怎么训练有素,还是在京城,根本不懂如何作战。”

    “但也不能向他国借兵。否则就算真能够推翻皇室,也会留下污名。”

    “又不是你当皇帝,管他是旁门左道还是差鬼引兵,都无妨。”

    “乌灵!”

    第9章(2)

    “好了。”李彧炎伸手制止两人争论。“不管怎样,我都不向泰借兵,这里头牵扯太多,我不想因此打坏和穆纳岳之间的兄弟情。”

    段询闻言,高傲地看了乌灵一眼,只见乌灵一脸无谓地软进倚背,探手抓住始终不语的上官凌的手。

    “要是能够想法子让靖王爷的兵进不了南城门,倒也是一种做法。”李彧炎想着,看向舒服寻桦。“能否在那晚关上南城门?”

    “这有点困难,但不是不能。”

    “喔?”他感兴趣地挑起浓眉,正要细听,外头忽地有人喊——

    “爷,户部尚书李垂阳大人求见。”

    “请他进来。“

    书房的门随即打开,李垂阳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宫里传出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听说靖王爷的一万兵马在来京城的途中,于几天前在赤林山遇见山崩。”李垂阳笑得双眼发亮,“无风无雨,竟然发生山崩,而且偏巧就在他们经过进才崩,你说,这是不是天助咱们?”

    李彧炎闻言,不由得看向上官凌,两人不约而同地勾笑。

    “我在想,也许不是天意,而是民意。”他可不认为是老天爷会助他叛变。与其说是天意,他倒比较愿意相信,那是赤林山上的山贼所为。

    也许,他们一直注意着京城动向,亦知道皇上对李家提出什么要求,于是挺身助他。

    “喔?”

    “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此一来,还怕不将幸宁皇手到擒来?”李彧炎目色坚定,仿佛已胜券在握。

    一想起两天过后,他便能够带着小满儿离开,他的笑意不禁更深,然而又突然想起小满儿古怪的言语,他立即问向上官凌。

    “凌,昨日我去见小满儿时,听她说什么黑影,我想再问清楚,她又不肯说,你可知道黑影是什么意思?”

    上官凌闻言,心神微动,表面上却如平常慵懒。“她可有说在谁身上瞧见?”

    “没,但她在宫里能遇见的几个人,数也数得出来。”

    上官凌垂眼想了下,随即取出随身携带的鼂器,他站走向闭上眼双眼,口中念着玄人的语言之后,轻摇两下,发出咚咚声,从狭小的出口倒出两片兽牙骨,随即脸色一变。

    “糟了!”

    “什么事糟了?”李彧炎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他。

    “……大地递嬗。”上官凌颓然地坐回位置上。

    “什么意思?”

    “江山要易主。”

    “这不是件好事?”乌灵不解,“这不正是咱们现在在做的事?”

    “不对,这卦象代表的是……皇帝驾崩,皇子争权。”上官凌脸色凝重,握着鼂器的手微颤。

    “这是好事,要是皇帝真驾崩的话,皇子为夺帝位自相残杀,咱们杀入宫去,反倒是为民除害,叛变有据,这么一来,想要趁乱将明小满带离冷宫,岂不是更容易了?”傅寻桦喜出望外,却见李彧炎同样冷凝脸。“……我说错了吗?”

    “皇帝一旦驾崩,后宫所有嫔妃宫女全部都要跟着一道殡葬。”段询小声说。

    “皇帝入殓之后,所有嫔妃都必须先押进城北的皇陵。”

    傅寻桦惊愕的闭上嘴,瞅着李彧炎更加诡谲森冷的面容。

    “凌,可知道时辰?”他沉声问。

    “快了。”上官凌无力地闭上眼。

    霎时,书房鸦雀无声,前一刻振奋的氛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只是人卦象,又不代表肯定如此,大伙又何必自己吓自己?”李垂阳试图缓和气氛,但瞬间便听见外头传来不寻常的钟声。

    那钟声又沉又重,震到数里远,打进每个人的心里。

    闻声,李彧炎快步冲以外头,直奔宅外,朝皇宫的方向探去,确定钟声是从宫中传来,心顿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