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网游小说> 不做采花贼 > page 13
    “原来如此,”他一脸恍然。“果然是了不起,为善不欲人知。”

    “对啊、对啊,就是这个意思。”她心虚的连忙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不想继承‘一品回春院’?”

    他的动作顿了顿,若有所思道:“就是不想。”

    “为什么?你家的事业做得这般大,一天光靠诊金收入就上万两银子,你的医术又好……”

    “我的兴趣不在那儿。”他舀起了一匙汤团,语气愉悦道:“种菜、种药草比较适合我。”

    “但是你分明拥有世上每个大夫最想要的天赋和才华,不去用它不是太浪费了吗?”她盯着他,忍不住替他惋惜。“想想看你可以救多少人?”

    “‘一品回春院’里多得是医术高明的大夫,不需要我也行。”他微笑,“何况种药草有成就感多了,而且每个大夫都需要好药材来治病。”

    “傻瓜。”她微叹口气。冒田大夫又有名又有利,还能够被病人当作救世神仙,是多么光荣的一种行业,偏偏你避之唯恐不及,真是怪人一枚。”

    “我不适合在幕前发光发热。”他笑道。

    仙童瞪着他,实在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若照她看来,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他帅、称头、有专业又有才华的大夫了。

    他不当大夫真是太糟蹋人才了。

    难道在热死人的大太阳底下挥汗如雨的种菜、种药草有比较舒服、比较快乐吗?

    “呆子。”她咕哝。

    苍术听见了,却一点也不以为意,依旧笑眯眯的。

    “你这样不食人间烟火是不行的,”看着他的笑脸,她实在是很无力。“须知江湖险恶啊。”

    “也没有你想得那么险恶,假如你肯放松心情,抛掉肩上背着的沉重包袱,一定可以发现人间处处皆是美景,好人也比坏人多太多了。”他别有深意的凝视着她,语声温柔。“仙童,我希望你变得更快乐些。”

    她的心陡然一紧,瞪着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包袱?我哪有什么包袱?还有我哪里不快乐了?我很快乐,太快乐了,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快乐的人了!”

    仙童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他怜惜的眸光却紧紧注视着她,透着一丝丝了解。

    那深邃得似能洞察世事的眸光像是要直直望进她内心深处,把她看得透透彻彻、一清二楚。

    她突然站起来,气息急促、声音紧绷地道:“夜深了,我该回去睡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吧。就这样。”

    苍术没有起身追她,只是目不转睛地凝望着她迅速消失的身影,心脏深深牵动揪扯。

    究竟到几时,她才能真正对他卸下心防和戒备呢?

    他感觉得出她别有目的,也察觉得出她经常不自觉流露出的矛盾痛苦和挣扎,只是他下明白。“一品回春院”里到底是什么令她如此警戒和痛苦?

    还有,他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明知道她还不能够真正安心的信任他,却还要勾起她不快乐的心情呢?

    在太阳底下晒太久,真会把一个男人晒笨吗?

    *

    那个傻瓜,没有问她干嘛穿着夜行衣,也没有问她那么晚了还溜出小楼做什么,却偏偏提到沉重的包袱和快不快乐的烂话题。

    她会快乐的,只要夺回她家的东西,只要成功报复,只要能获得正义,她不止会快乐,还会快乐的发疯。

    但只怕她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就被那个该死的罗苍术给搞疯了!

    “可恶!他干什么一副很温柔、很了解我的样子?”她气愤的捶桌子,对着幽静的花厅大叫。

    如果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软化她,让她忘记自己原来的目的,那他就太天真了,

    “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去把药书给偷回来!”她咬牙发誓。

    果断的,坚决的,快狠准的结束这一切!

    但是在她用完早膳,踏出百合小楼时,远远就看见了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又蹲在那儿。

    她愤恨的心情和坚定的决心在刹那间又融化得一塌胡涂。

    那个傻瓜,今儿天那么热,他竟然还在这儿锄草?一天不锄草就会死吗?笨蛋!

    嘴里碎碎念着,她的双脚却自有意识的往前走,经过飘送着淡淡药草香气的药圃,来到苍术身边。

    “又来照顾你的宝贝药草?”她讽刺的开口,“不怕被太阳晒死啊?”

    她没忘记自己还在生气,气这个愣头青……

    “起床了?”苍术抬起头,俊脸上的笑容灿烂得令她一阵眩目。“来,这个给你。”

    “什么给我?”她还没完全回过神的被动接过来。

    真要命,干嘛笑得害她心儿怦怦乱跳?

    “这是我种得最好的一支人参。”他满脸都是柔情,诚恳讨好地道:“就算不能生死人、肉白骨,但是也差不多了。”

    “你!给我这个做什么?”她一愣,心底滋味复杂万千的看着这支饱满香气飘扬的人参。

    “给你补气用的。”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想你原就体虚,昨晚又被我惹恼了,你一定很生气,生气又伤身子,所以我就想你应该会需要这个。”

    她瞪着他,一时间哭笑不得,可是心头又是一阵抑不住的激动震荡,整个胸口暖烘烘了起来。

    这个大傻瓜,就为了这样把种了那么久的人参拔给她?

    “我又没有生气。”她低下头,声音微带了丝哽咽。“也没什么好补的,你实在不用因为这样就拔了这么价值连城的珍贵药材给我。”

    “你不喜欢吗?”苍术看着她,有些手足失措。“你、你别哭,既然不喜欢的话,把它扔了就是……你、你快别难过了。”

    “干嘛要扔掉?”她破涕为笑,忍不住爱娇地白了他一眼。“浪费人家的东西,我就算不吃,留着也高兴。”

    “好哇、好哇,只要你愿意,挂在墙上除虫也行。”他脸上如释重负的快乐让她见了又是好笑又是感动。

    真是的,他就这么在乎她的心情吗?

    “等一下我要去小豆家,你……去不去?”她清了清喉咙,故作平静的问,双颊却红得似苹果。

    “去,我要去。”他喜上眉梢,用力点头。

    “那……等我把这个拿回屋里放好,就……一起去。”她有一丝别扭腼腆的说。

    “我等你。”他深情的对着她笑。

    仙童脸蛋热烘烘,微微僵硬地转过身,同手同脚地走向百合小楼。

    他还在看着她吗?还在对着她笑吗?

    她的心又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

    *

    “爹,你觉不觉得……”

    “对啊。”

    “我们是不是应该……”

    “要啊。”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

    “行啊。”

    香圆收起傻笑,没好气的侧过头,“爹,你到底有没有在……”

    “有啊、有啊。”罗一品嘴巴都快笑咧到耳边了,猛点头。

    “有什么?”她怀疑的看着老爹。

    “我有在听你说话呀。”罗一品笑得像小老鼠偷吃油股得意。“你是不是要问、我觉不觉得他们俩是不是好事近了?所以我说对啊;还有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准备婚事了?当然要啊;至于你现在可不可以开始唤她未来的大嫂了?行啊。”

    生平第一次,香圆对她爹佩服到说不出话来。

    第一次,她觉得爹爹不愧是当世神医。

    别说是神医了,就算去当铁口直断的活神仙都没问题了。

    “爹,你真的太厉害了。还有,我帮你想到将来你退休后可以从事的第二专长了——你可以去当算命仙哪!”

    “不用太崇拜我。”罗一品得意的吹吹胡子,志得意满地道:“没有三两招,你爹我怎么纵横杏坛啊?”

    “佩服佩服!”

    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