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寒门贵子 > 第四十一章 将军钓矶,青鱼负玺
    最快更新寒门贵子最新章节!

    就算真的要当皇帝也不是今天能决定的事安休林坚决推辞之后袁灿站出来打圆场道:“天命不可稽神器不可黩新君即位当筑坛以告天地我建议设太常寺负责大典所需的诸多事宜不如先操持起来也给殿下留出点思虑的时间……”

    “好!”

    安子尚立刻赞同指着袁灿道:“六郎袁悯孙你也认得他素习朝仪精通礼法可为太常令!”

    两人一唱一和把安休林要不要即位变成了什么时候即位。真要是筑好了坛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能拒绝得了吗?

    颜婉和檀孝祖同时附议其他诸将也反应过来拥立之功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一本万利的买卖吗?顿时众口一词要筑坛造势。

    安休林无奈道:“但凭叔父做主!”

    安子尚大喜狠狠的抱了抱安休林然后才去探看江夏王的尸身站在床边泪眼模糊哀叹道:“我这短命的侄儿啊……”

    袁灿跟着跪地痛哭不止心里倒是松了口气。江夏王为人严苛死了也好他逃出金陵阵前投靠可毕竟有负先帝既往不咎已是大幸哪里有机会作太常令成为九卿之一?临川王生性和善有此拥立之功足够袁氏三代恩宠不减坏事变成好事这就够了。

    事急从权有了安子尚这个长辈许多不方便安休林做的事都由他大包大揽先命人把江夏王装殓入棺却秘不发丧经过一夜准备第二天大早安休林在安子尚、袁灿、颜婉、檀孝祖和众多文臣武将的簇拥下乘舟船浩浩荡荡直抵新亭。

    徐佑适时出现他以回京口禀告青徐战况为由得知安休林来了江宁正好在新亭碰到这样不会有人对徐佑的突然出现感到怀疑江夏王的死也就再无破绽。

    进驻新亭后袁灿于南郊主持筑坛动用了三千兵力只需要一日夜即可造成。而最紧要的事还是劝进可眼看祭坛就要造好安休林无论如何不肯松口急得众人如无头苍蝇乱成一团。

    安子尚再次召集所有人商议颜婉提议道:“征北将军是殿下最信任和倚重的人登基之事还得仰仗将军。”

    座内之人大都听说过颜婉的脾性持才傲物目无余子见他对徐佑这般毕恭毕敬心里都有点惊讶。不过转念一想徐佑麾下的翠羽军几乎已经占据了青、徐二州战斗力天下瞩目身边更是高手如云单单此次就有清明和竺无尘两个小宗师随行更和扬州四姓关系匪浅又是安休林的内弟可以想见义兴徐氏在不久的将来必定再次崛起并且远比之前更加的兴盛和强大。

    颜婉恭敬点是聪明人的做法不过也让人略为不耻。

    文人的风骨若是为权势折弯这风骨便一钱不值!

    徐佑罕见的保持沉默。

    檀孝祖跟着劝道:“江夏王的事瞒不了金陵太久征北若不尽快劝谏殿下即位一旦被金陵先放出谣言怕是会动摇军心。征北是知兵的明白我所言非虚只有早定大位众将士安心才能效死尽忠为主上讨逆杀贼……”

    徐佑仍旧不表态。

    这下连安子尚也急了道:“征北将军……”

    徐佑忙站起道:“不敢太保直呼小子名字即可。”

    “那我就倚老卖老称你一声七郎。”安子尚恳切的道:“七郎可是有什么疑虑?只管提出来大家议一议总会找到解决的方法。”

    徐佑苦笑道:“当初我在临川时亲耳听殿下说江夏王神明爽发当为人主。他自来无意帝位更何况江夏王刚薨殿下绝不肯取而代之……除非……”

    “除非什么?”安子尚急得拍大腿道:“七郎直说无妨!”

    “除非先安顿好尤娘娘否则的话我看殿下绝不会点头的……”

    颜婉恍然这是他大意了尤媛尚在若是不事先议好了名分临川王素来仁孝怎么会去抢原属于江夏王的帝位?

    并且这些话不能他自己提得臣下们主动提出来才好徐佑要么是暗中得了临川王的授意要么是玲珑剔透的真有九个心肝。

    “这个……”安子尚也意识到问题所在此事看似简单实则难比登天。临川王生母早逝自幼被赵妃养大赵妃也已逝去多年他和尤媛并不亲近尤媛在江夏王年幼时就出镇外藩甚至可以说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依旧例将尤媛养在台城择一僻静的宫院优待着就是了再不然或在江陵故地或在金陵城内由得她自个挑选再格外赏赐宅院土地奴仆等恩典颐养天年也行。但安休林既然自诩仁孝这事就不能这么办必须得迎入正宫敬告宗庙和社稷尊奉称号只不过到底尊为皇太妃还是皇太后这里面区别大了去摸不准安休林的真正意图谁也不敢轻易进言哪怕安子尚也没这个胆子。

    “七郎颜参军说的对此事还得仰仗你出马。不管老六到底要怎么做我们都支持眼下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必须抓紧登基否则悔之晚矣。”

    徐佑等的就是安子尚这句话故作犹豫了良久道:“好我这就去见殿下!”

    是夜经过徐佑的劝说安休林勉强松了口并决定入主金陵之后将尊尤媛为皇太后这摆明要视若嫡母代江夏王膝前尽孝。消息传出让那些尚有点忐忑不安的江夏王旧部再无后顾之忧荆州军上层的主要将领彻底归附。

    一切安排停当翌日凌晨檀孝祖对外宣布了江夏王的死讯由于事先和幢主以上的主官都通了气加上檀孝祖对荆州军的掌控力极强虽然军心浮动却没有引起太大的震荡。

    同日接到江州刺史朱智上表说白龙出余水朱草生上饶有青云如盖笼罩临川王府;第二日湘州刺史庾瀛上表说岳麓山顶闻听凤鸣沩山脚下白虎现踪祥风从璇玑而下应;还有扬州刺史顾允上表说金星凌空并五虹贯穿白日必有圣主出……当然了这些祥瑞的真假没有人在意甚至连刺史们的上表也都是颜婉领着人鼓捣出来的西贝货——真要等各州上报祥瑞时间上来不及反正这是天大的好事代你上表是看得起你没人会觉得被冒犯。

    然后谢希文、魏不屈等也从京口赶来各自具名上表劝进安休林三辞不受。众人焦急再去找徐佑却被告知徐将军去了江边垂钓于是簇拥而至。

    徐佑穿着蓑衣迎着江风坐在江边的石头上远远看去仿若登临仙界不在俗世之中。颜婉等面面相觑来到身后魏不屈正要开口见徐佑竖指嘘声一条青头黑背的大鱼挣扎着上了钩看体态近两米长估摸着最少也得一百九十来斤。

    哪怕是在长江这也是难得的大鱼了!

    “清明!”

    钓线几乎要被青鱼拉断清明纵身入江足尖在江面轻轻一点那青鱼被激起三尺手出如电扼住了鱼腹再翻了个跟头落回原地和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分毫不差。

    清明突然咦了声道:“郎君鱼腹里有物!”

    “哦?”徐佑奇道:“剖开看看许是吃了渔民扔的杂物克化不动淤积腹内。”

    这是江河中常见的事并没人怀疑清明指尖划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出了一枚玺印颜婉和谢希文同时色变还是颜婉手快一把抢了过去仔细凑看眸子里逐渐露出惊骇之色:“这……这是传国玉玺……”

    谢希文也急忙凑过去再三确认之后肯定的道:“不错确实是秦玺。金陵有传闻说安休明弑父后在宫内没有找到秦玺诏书用印都是伪造的如今看来传闻非虚。”

    传国玉玺方三寸若非这鱼个头大还真的吞不进去但也因此没人怀疑是人为的颜婉喜形于色竟抓住了徐佑的手臂道:“将军钓矶青鱼负玺此乃天数天数!”

    顷刻间传国玉玺失而复得的消息传遍了新亭三军振奋徐佑领衔再次上表:“君子于其所不知盖缺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顾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时乘在御必待先天之业;神化为皇乃叶应期之运。臣闻天之去就固有常分圣人当之昭然不疑。殿下受天之命符瑞告征丁宁详悉反覆备至……今既发诏书玺绶未御固执谦让上稽天命下违民情。臣谨按古之典籍参以图纬楚之行运及天道所在即尊之验在于今年此月昭晢分明谨条奏如左。唯陛下迁思易虑以时即位天下幸甚……”

    安休林也被传国玉玺的出现吓得以为是天命所归不敢再推辞终于点头同意。

    九月三日登基大典开始安休林身穿天子衮服登台而上虽然鉴于形势一切从简可事莫大于正位礼莫盛于改元仍旧繁琐的折腾了将近两个时辰。祭拜天地、宣读策文之后安休林正式即皇帝位大赦天下晓谕金陵除元凶首恶如安休明、东宫旧部曹淑陈述等以及萧、沈两家从逆者余者皆不追究。

    扬州、荆州所部文武各赐爵加一等其余各升一级赏钱帛无算。改大行皇帝安子道的谥号为文取消安休明给定的景帝庙号太祖。授竟陵王安子尚为太尉录尚书事兼领军将军徐佑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兼徐州刺史都督青、徐二州内外诸军事荣升二品檀孝祖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兼荆州刺史张槐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狄夏为护军将军谢希文为尚书左仆射陶绛为尚书右仆射顾允为吏部尚书兼扬州刺史颜婉、魏不屈为侍中王玄莫为征东将军兼雍州刺史等等等等凡从龙有功全都加官进爵。

    当晚饮酒作乐通宵达旦喝得迷迷糊糊的颜婉被两个婢女搀扶着进了房忽见三步外的黑暗中站着一人醉眼惺忪的斥问道:“何人如此大胆敢擅闯我……呃当朝侍中的卧榻……”

    短刀如毒蛇般刺入颜婉的口中透脑后而出惊愕之色就此凝固在眉眼间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到了衣襟滴答滴答声仿佛僧人敲响了万古不灭的钟鼓。

    身后跟着的婢女尖叫者跑开侍卫闻声赶到如林的刀剑之中杀死了颜婉的人缓步出了房间借着天际边的那一缕晨光照出了他那苍老又枯瘦的容颜。

    郭勉。

    徐佑、檀孝祖、谢希文等人也赶了过来郭勉并没有看徐佑微微笑道:“颜侍中早在江陵时就多次想要杀我小老儿只为报私仇而来顺祝新皇业固盛汉声溢隆周。”

    然后横刀于颈自刎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