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

    所以他们俩对峙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在这个房间的另一张病床上躺着的人手轻轻的颤了颤。

    虽然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丝动静了以至于让他们二人根本没有发现的机会。

    商临均看她这么激动压下心里的怒火指了指一旁。

    “谢谢。”岑乔感谢的和商临均道了声谢。

    虽然奇怪又一怎么会和她在一个房间但是却没有想这么多她直接就想走下床。

    商临均拽住她的手蹙眉:“你还在打针又一又不会走好好的给我躺在这如果你不听话我就直接让人把你调去另一间。”

    岑乔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好在她还算了解商临均自然知道他说这些话绝对不是说笑他绝对干的出来这种事。

    顿时不敢在乱动安安静静的躺下来只是眼睛却一直看向又一的方向紧紧的盯着生怕他会消失一般。

    整间病房气氛安静下来倒是难得的温馨。

    只是往往温馨的事都是用来打破的。

    商临均想了想已经被老傅送到警局的岑茵问起岑乔的意见:“岑茵她想撞的人是你所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做。”

    本来全副心思都在又一身上的岑乔一听脸上的神色顿时沉静了下来。

    她安安静静的不说一句话。

    商临均以为她是不想追究岑茵的责任眉峰紧蹙。

    “按程序办吧。”过了好久岑乔才哑着声音说道。

    说出这句话岑乔发现她的心里竟然平静的如同一面光滑的镜子什么过往的回忆也没在出现。

    她不是圣人第一次被她算计她没有成功她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算是为二人二十多年的姐妹情做了一次选择。

    可是岑茵却没有停住她对她的恨她为了自己的私欲连杀人这种事都能够做的出来岑乔不理解她的那种得不到就要毁掉另一个人的偏执想法。

    可她不会在原谅她。

    因为她已经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你原谅她别人就也能够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们只会更加猖狂因为没有得到她们应有的惩罚。

    商临均冷淡的眉峰微微松开。

    他答:“好。”

    又一出车祸的事没有瞒多久下午的时候所有的亲戚都涌了过来。

    好在在他们进来病房之前商临均就说了一次只能进来一个人。

    那些只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思的人自然都是留下东西走了人。

    到最后进来的时候也只有商老夫人一个人。

    她一进来病房看到岑乔和又一一人躺在一个病床上直接坐在隔座的凳子上担忧的说:“你们一大一小真是多灾多难等出了医院你们可要和我一起去拜拜。”

    商老夫人信奉佛教重视因果。

    岑乔点头毕竟是老人家的好意她也不好拒绝。

    更何况为了又一的运道更好一些就算她以前是一个唯物主义的人也可以偶尔探出头去佛祖那拜拜。

    老人家都是喜欢比较听话的人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

    商老夫人见岑乔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答应了。

    心里自然对她更添了一丝好感。

    至于这次罪魁祸首是她妹妹而且又一是为了救她才出了事的那一丝怨念消去了许多。

    商老夫人毕竟不是那样不讲道理的人这件事纠结起来和她那个沾花惹草的儿子也脱不了干系。

    商老夫人身体这些年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所以坐了一下午陪她说了一些话就回去了。

    等到商老夫人离开了之后看着重新坐回来的商临均岑乔这两天都没有笑过的脸“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她掩着嘴把声音压低可是从她不断摇晃的身体看来也知道她正在忍笑。

    商临均自然知道她是在笑什么。

    刚刚坐在一旁的时候他亲耳听着母亲说他在婚礼上被老头子拿着扫把打的笑话。

    心里不免郁闷起来他这些年的面子里子都丢没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把婚礼上的事情给外传了。

    “别笑了在笑我会以为你是为自己逃婚的事情感到很荣幸。”他阴着脸整个人看着很不高兴的样子但是看着他嘴角那一丝无奈的微笑却能察觉到他对她浅浅的宠溺。

    无论他怎么生她的气最终妥协的人都是他。

    这令他无奈却又不得不承认面对岑乔冷静故作高冷都是没有必要的。

    岑乔被他的话呛到了她瞪着他字字认真的道:“什么叫逃婚啊我那根本就是被人抢婚好吗?如果不是...”

    岑乔的话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旁边还在沉睡着的又一眼神里满是怜惜:“如果不是又一救了我或许你的新娘换了人你都不知道呢。”

    她最后一句话故意想要说的俏皮一些。

    但是她很显然不会幽默嘴角怎么都扬不起来。

    反倒是眼泪开始迅速的盈眶一滴滴掉下来。

    她絮絮叨叨的说:“又一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如果他不醒来的话我该怎么办啊我好难过啊心好痛。”

    她捂着胸口处她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她的胸口在发痛痛的她要窒息。

    这一辈子她从来没有这么痛过。

    商临均看着这样脆弱的岑乔直接坐到她的身边一只手环住她的肩拍了拍她安慰她:“又一一定能醒过来的等他醒过来我们一起去旅行补那一场没有开始的蜜月乔乔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我也想和你说呢以后我们去哪也都不要在丢下他一个人了又一这么爱热闹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岑乔破涕为笑擦了擦眼睫下的泪珠看着又一安静的睡颜眸子浅笑美的如同一幅画。

    躺在病床上的又一脸色已经没有第一天失血的惨白了他闭着眼睛白嫩的包子脸微微鼓起就像和以前一样故意做着假睡的恶作剧。

    只是没有一丝颤动的眼眸却让人明白他这一觉实在睡得太沉了。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