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 > 第344章 死缠烂打
    最快更新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

    不错。

    当初的他就是为了长远考虑才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老头子不过商临均始终觉得老头子不可能对此事一无所知。

    说不定早在他遇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关于那个女人的所有背景就已经被老头子查的一干二净了。

    毕竟老头子钟爱算计他不可能让一个随便出现的女人缠上他身家清白的倒是有可能。

    岑乔愣了愣神恍悟了。

    她本来在知道夫人和她的关系之后心里就一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在仔细的思考了商老先生的性格后立马打了一个寒噤。

    她很清楚一旦这件事被揭开她和临均两个人也许真的要就此分开。

    当然也许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不会。

    但是另一个人呢。

    说不定她会直接被弃了吧。

    想一想她这个下场后岑乔就迅速的止住了继续往下伸缩的想法。

    回头冲临均亲密的拉了拉手随意找了个话题就转了过去。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就在这天夜里岑乔突然来了亲戚于是晚上本来想和岑乔亲密一番的商临均只能临时放弃下楼给岑乔倒了杯暖身体的红糖水后岑乔扯开被子直接下床。

    商临均拉着她的手拧着眉头问:“乔乔你起来干嘛都这么晚了。”

    岑乔三两下扒拉了下头发手拿出放在边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才凌晨不久压着嗓音说:“我想去看看萌萌不知道有没有盖好被子。”

    岑乔每次是把孩子哄睡着了才来陪商临均。

    但是因为孩子偶尔会提前谁那时候就会需要半夜起来。

    毕竟孩子很容易醒萌萌昨天睡得太早大概是因为有新伙伴来闹得有些欢说不定现在已经醒来了。

    “我陪你一起去吧。”商临均不容置疑的说。

    岑乔想了想找不到理由拒绝他便也同意了。

    去到隔壁的房间后躺在床上的萌萌被子已经掉在了床边岑乔立马走上去给她盖好。

    商临均更是站在女儿左边的一侧细心的给孩子掩了掩被角。

    然后望着睡着嘴高高的嘟起的女儿轻轻的在额间亲了一口才拉着岑乔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岑乔开始准备过年的年货毕竟年关即将来临了。

    本来按往日的这个时候商临均是带着又一去姜一凡那儿蹭饭吃也许听起来不太适合他的画风但是没有岑乔的那几年他和姜一凡几人常常混在一起当然更多的是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包厢里喝酒。

    言封属于自得其乐的类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没心没肺的样子。

    陆弥则经常被陆老爷子叫回家没事的时候自然也是和他们凑在一块。

    相反那时候的姜一凡就比较惹人讨厌了。

    三天老头的出去逛街约会还美其名曰陪妹妹到底是陪妹妹还是情妹妹不都一个样。

    所以言封总觉得一定是前两年老天听到了他们的抱怨才让老姜今年遇到了这种事。

    不过就算老姜今年倒霉连过年都不回北城但是很快他就被打击到了。

    “小和尚快敲门关紧我的门不给你进要想进掏钥匙呦呵嘿呦呵嘿。”

    “呲言封你够了怎么铃声弄个这么黄的铃声赶紧给我换了不然我非得告你性骚扰。”本来躺在沙发上悠悠哉哉的打游戏的陆弥耳朵一听到这高亢嘹喨的铃音嘴里塞的一根棒棒糖直接吐了出去。

    他随手把显示ko的手机放下说完就开始去抢言封的手机。

    言封一点也不以为怵相反还得意的挑挑眉说:“陆弥我就知道你觊觎我很久了不过老子对你没兴趣哎哎哎别抢我手机我靠。”

    被拥有巨大武力的陆弥一只手就给扣住的言封本来还得意的笑在亲眼看着陆弥开始把他手机里的铃声给删掉后立马就目呲欲裂的回抢了过去。

    商临均带着岑乔走进包厢的时候就看着言封和陆弥翻滚成一团。

    这几天终于恢复了好情绪的岑乔立马抛过去八卦的眼神。

    而在门打开之后就意识到不对的陆弥立刻就想把身上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着他的人给挣开。

    但是别看言封比陆弥要矮上一些但是真纠缠起来力气还是不输多少的。

    努力了好一番陆弥在把人弄开然后躲得远远的解释:“老商嫂子你们可千万别误会我和言封刚刚就是无聊的打打闹闹了一会谁知道这小子和猴子一样死缠着我不放。”

    陆弥抛理由还是抛的很快的。

    但是对于商临均来说却是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说:“我和乔乔有说什么吗?陆弥你这么着急的解释反倒是让我们以为你们俩真有什么关系。”

    陆弥这才懊恼他的嘴太快要是不这么解释还不会越描越黑见面子彻底挂不住了陆弥干脆的说:“我刚还不是被言封给气的老商你可不知道这臭小子竟然在我面前放黄歌。”

    “我没有。”言封信誓旦旦的反驳。

    “没有才怪我手上还有证据呢。”陆弥手上拿着的手机被他咧开嘴一只手点开屏幕然后不停的小和尚就开始冒了出来。

    站在一边的岑乔听的嘴角直抽最近这首歌确实挺火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每一个人都能哼上几句简直就是一个魔性的快餐曲而最让人无法直视的是那欲露不露的歌词。

    商临均却是没听过也没听出歌词的韵味一脸不耐的说:“就为了这么一首曲子你们俩就闹起来了没点见识。”

    说着陆弥和言封没有见识的商临均错过了对面两个人这时相互对过的眼神。

    陆弥握着手机朝着商临均他们走上去然后站定在他们跟前的时候看着岑乔说:“嫂子我们先借一下老商等一下就还给你。”

    岑乔很是淡定的一挥手:“没事尽管用今天还不了可以明天。”

    商临均眼神一闪闪过一丝趣味。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