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 > 第387章 烽火已起
    最快更新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

    黑手党的宴会自然不会和平常的晚宴和酒宴一样。

    来往的人高矮皆有各个身穿黑色西装有的脸上还带着乌青的伤疤眉毛都被削断了一半。

    沈郁带着身边的女伴走在商临均的身侧每进来一个客人都会为商临均解释一番。

    他的细致解释导致商临均心里的疑惑更重他不解为什么沈郁要对他这么好毕竟他们以前虽然认识但是他们的关系说透了不过是商场上正常的应付他虽然也敬佩过他在公司闪的建树但是生活上的事情虽不参与但真说不上赞同。

    在看到宴会上有认识沈郁的男人和他打招呼后心里反倒更轻松了一些他站定不动和沈郁轻说:“既然沈先生有熟人在我就先不奉陪了。”

    商临均不会忘记他来这的目的既然已经进来了虽然不能直接去找但是私底下去探探总比什么也不做要好。

    在他要走的时候沈郁直接修长的手直接攥住了他的胳膊。

    被不熟的人近身甚至握住了手腕商临均眉头一蹙心里的不耐几乎无法掩饰手轻轻的往旁边一移把手从沈郁的手里挣出面无表情的说:“沈先生虽然我很感谢你带我进来并告诉我那么多对我有帮助的事但是这不代表我们的关系到了能够手拉手的程度我想沈先生也不想被人误会吧。”

    意大利是浪漫之城这里gay的密集程度可比其他的地方多的可怕。

    要是被人误以为他也是同好暗地里给他下点不知名的药物或者被人缠上就算他在国内拥有极高的财富与地位也无济于事。

    毕竟这里的人拼的是命钱在多与命相必差的不是一厘米。

    沈郁轻笑了一声不过是瞥了一眼商临均看着他的眼神他就已经看出来他的眼神里所代表的意思了。

    无奈的说:“商先生你恐怕是误会了我拉住你是想告诉你在这个地方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既然乔治.布尔举办了这场宴会想必他就已经有了严谨的准备你看这场地是不是很松散但是按我曾经来过此地的经验你的斜对面的窗户里此时有十杆狙击枪摆放在窗台上这不是我故意的危言耸听事情的真相如此我也不过是看你顺眼才提醒你。”

    商临均顺着沈郁和他说的方位看过去那被窗帘遮盖住的窗户外虽然看不出人影背景但是仔细一觑却能够看到窗帘被微微怵起大概是不小心触碰到的。

    商临均这才真正感觉到了危险转过头面对还在朝着他微笑的人他突然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好。

    最终只抿了抿唇说了句:“多谢。”

    沈郁眉一挑算是接受了。

    而此时和沈郁打招呼的男人已经走到了两人跟前。

    “卢布思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沈郁送开放在女人腰间的手双手抱住走进他的高大男人。

    卢布思显然很是享受沈郁对他的热情脸上笑得皱纹留下深深的印子。

    他们互相的寒暄了一番后沈郁为卢布思介绍了一下商临均。

    “卢布思这是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mr商。”

    “嗨mr商真没看出来你竟和mr沈是好朋友这难道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互补。”卢布思一边伸出手和商临均交握一边表情夸张的拍了拍沈郁的肩。

    商临均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沈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和他解释反倒是打趣的说了声:“你和乔治不也是这般。”

    听到这句话的卢布思顿时脸色一变东张西望了一会见没有人注意他们说了什么才拧着眉不太高兴的说:“别提那个不礼貌的家伙他最近为了个黄头发小子都和乔尔森他们干起来了。”

    沈郁一直舒展的眉头在听到这件事时才终于皱了起来。

    乔尔森是黑手党的二把手也是前任黑手党首领的弟弟。

    当初乔尔森年纪很小的时候他哥哥的位置就被乔治给替代了按照以往的换届一般首领既然被换掉了他的家人往往会被牵涉其中论以同罪。

    当然这里的同罪指的并不是真正的犯罪而是本应该会被处以极刑。

    但是作为画风清奇的乔治却把人留了下来不但如此还把人留在身边亲自教养。

    甚至还成为了乔尔森的教父。

    作为教父的乔治对乔尔森算是极为不错了不论是生活上学习上都给他最好的。

    可是乔尔森从小就知道他的大哥是死在乔治的手里的自然对他不可能是真心的敬爱。

    甚至布尔之心的丢失与他或许也脱不开干系。

    布尔之心丢失的时候正好是乔尔森的势力羽翼丰满的时候但是这不代表他就能够轻松打倒乔治毕竟乔治在黑手党里有很大的威望这是乔尔森所比不了的。

    现在几年过去布尔之心突然被找回来乔尔森也与乔治产生了纠纷就好像准备已久的战役终于要点起烽火展现血战的开端。

    这些事沈郁了解的很清楚他是不想掺和在这些事里的。

    如果早就知道乔尔森会在这个时候和乔治摊牌他是绝对不会这个时候来意大利的。

    商临均看着沈郁面色一变也知道事情只怕是大发了毕竟他认识他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沈郁变过脸。

    他对意大利这些黑手党到底是不了解虽然问过别人但是意大利的那些散客是不可能把他们的事完全的说清并告知不是他们国人的人。

    所以商临均不知道乔尔森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纠葛。

    看到商临均不解的眼神沈郁低声叹息了一声苦笑道:“商先生我们只怕要倒霉了。”

    沈郁在和卢布思在细致的了解了一番事情经过后等卢布思一走开就和商临均去了大厅的角落处此时角落所在的位置空无一人正适合他们俩谈事。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