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萌宝甜妻:傲娇爹地霸道宠最新章节!

    男人的话仿佛是最有效的镇定剂让商怡的心绪平复下来“反正有你在我不信她还能抢走你不成?”

    “我的心被你藏起来了她是注定找不到了。”楚迹落下一吻在她雪白光滑的额头上眼里带着极为温柔的光商怡的心头忍不住悸动男人刀削斧砸般的轮廓印在她的脑海里那醉人的目光比最烈的酒还要更加迷惑人的心思。

    商怡还是不愿相信嘉欣真的变了也许只有时间才是见证一切的最好答案吧。

    “总裁这是报告表请您过目。”余峰礼貌地敲了门才呈递上来一份文件。

    楚迹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放桌子上吧。”

    余峰经过楚迹的时候采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李嘉欣和瑞斯在一块儿呢。”

    楚迹的眸光变得更加幽深里面仿佛藏着最为危险的旋涡“调查清楚。”这件事绝对和当年母亲的那件事拖不了干系瑞斯家族掺手了自然要付出代价至于李嘉欣他掩去眸底的波涛汹涌如果她真的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她。

    李嘉欣和瑞斯有关系既然如此两个人相处了多久?一开始就认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商怡似乎察觉到楚迹片刻的情绪波动想要伸手抚平男人的眉目不让男人皱眉楚迹却突然起身“走跟我去公司。”

    他迫不及待想问问楚金正当年的具体情况当年的事情就不简单他不希望自己有丝毫的被隐瞒。

    余峰连忙急匆匆跟着楚迹离开商怡也只好将重要的文件放起来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总裁您这是怎么了?”余峰不解一边小跑着跟在总裁身后一边问道。

    楚迹迅速上了车眉头紧皱“我问你当初循回演出我和商怡碰巧见面的那次你们怎么会被跟丢?”

    余峰面露尴尬“当时人太多了我们的人跟着挤不进去那群粉丝太疯狂了。”

    楚迹的脸色十分冷淡“倒是凑巧。”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只是不知道这冷哼是对谁发出来的。

    余峰以飞速般的速度驱车赶到了楚氏集团这座集团矗立在全市最为繁华的地段车水马龙寸土寸金。

    楚迹下了车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快要破土而出答案仿佛呼之欲出。

    他迈着沉稳的箭步上了楼梯直接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连门都没有来得及敲他推门而出看到那个明显苍老了十几岁的男人薄唇缓缓开启:“我有些事想问你。”

    楚金正不悦但是这几天一直忙着调查当年的事情他想了想便压下了脾气“你说。”

    “当初和我母亲上床的你可记得还有谁?”他逼视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楚金正被这句话问得脸是又青又白可谓是精彩十分“你问这个干什么?”

    “自然是调查。”楚迹惜字如金连多个字都不愿多说。

    楚金正缓缓垂下了头“非富即贵我记得还有一个是个官场上的一把手。”

    楚迹眯紧了眼睛“所以你没有找那些男人算账而是把这些账都算在我母亲头上?”他咬紧了牙从牙齿缝里好不容易才蹦出这些词。

    “你懂什么?”楚金正最是见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露出来这种轻蔑的态度和自己这是和自己老子讲话的态度?

    “高美雯又做了什么。”楚迹见楚金正不肯回答便继续下一个话题。

    楚金正憋着一肚子怒气“这件事我来调查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你一律不用管。”

    楚迹眯紧了双眼“瑞斯你认识么?”

    楚金正动作一滞“当然认识。”

    “那他们又是扮演的什么角色?”楚迹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

    楚金正闭上眼睛带着几分痛苦“当时我的公司被瑞斯家族打击得很惨再后来你的母亲跟了掌管瑞斯家族的瑞斯谢尔公司的不少机密文件都是你母亲盗走的。”

    楚迹阴鸷的眼眸简直要吃人似的“你当初就没觉得一丝异样?”

    “觉得有什么用?你母亲亲口承认了”楚金正双手颤抖着“如果她不承认我可能还会抱有希望。”

    正说话间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喂老三你还跟别说我还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老六在另一头汇报道。

    楚金正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都被遏制住了他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的声音“你说……”

    老六看着手里的一堆资料唾了一口“还真tm不简单这群人可真是在耍人。”

    “老三你有时间来我这儿取资料吧太多东西我也不适合在电话里和你说。”

    楚迹刚想问些什么哪知道电话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楚金正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情虽然冷漠但是一旦对什么东西认真也绝对是义无反顾的好。

    “你和商怡的事我是不会同意的”楚金正揉着疼痛的太阳穴“楚家只有你一脉单传你自然要听从我的安排别再任性。”

    楚金正最近的公司明显是被人下了黑手业绩一路下滑他虽然采取了补救措施但是效果却并不大。

    “所以一开始你是不是就怀疑我母亲是别人派来的人?”楚迹沉住气那双鹰眼透露着最为锐利的光芒。

    楚金正眉头紧锁抿着唇并不回答。

    “你害怕我重蹈覆辙?”楚迹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给了他生命他真想不顾一切的抡着拳头朝这个男人身上砸过去。

    既然一开始就没有信任又何必娶她宠她却在她被诬陷的时候狠狠地踩了一脚?

    楚金正回答不上来他确实生性多疑楚迹多多少少也继承了他的性子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便忍不住多想。

    这与爱情无关纯属是多疑的人的习惯只要有一点怀疑便会警备着筹划着他们几乎是不存在完全信任的人。港臺言情文學網 m.128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