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一眼一世界 > 第十八章 白字县官的故事
    回到学校,胜丽收到胜阳的来信,说他最近在空闲读书认字,感觉见识了不少,让她珍惜在校学习的机会,信里还抄写了很多名人名言。从字里行间感觉到二哥比以前更开朗了,她不会让他失望的。

    她回了信,希望他在外面能认识个嫂子,这样家里人就不会那么操心了,队里人肯定也是另眼相看。他们一定要比村里的每家每户都过得好,嘱咐他照顾好自己。

    学无止境,他们能在空余时间选择识字,干得漂亮!包子有肉,不在皮上;人有学问,不挂嘴上。虽和建筑无关,却能提升人的修养和认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以后与人沟通时也多一些自信。其实,胜阳不提秀娟她也懂,估计是遇上了恋爱对象,否则,每天那么累,瞌睡都不够睡,哪还有心情学习。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表现欲,胜阳只是委婉了一点。

    一个星期后,胜阳收到胜丽的信,他把信递给秀娟看,让她读给自己听,如果有不认识的字就立刻教给她。秀娟在灯光下仔细看着信,不像女孩的字,刚劲有力,话语透着干脆,信心满满。

    “你妹妹真懂事,读着信能感觉她是个开朗的人,有种想认识的冲动。不像我的家人,他们总是说我赚钱赚少了,说谁谁出门回去盖新房,坐轿车,而我回去只能坐火车。”秀娟以前找别人读信,现在竟然也能把一封信读完,心里感谢胜阳。

    “姐如果想认识胜丽,我下次跟她说一声,她肯定高兴。”胜阳总结了一下,人处的环境非常重要,胜丽的变化让他感觉更有干劲。

    “不用,我只是羡慕你有这么个好妹妹。”她家弟妹还小,不懂事,主要是父母,他们恨不得让她抢银行,钱哪有那么好赚。

    “姐不要因为家人的话而改变了自己,有些女孩做的不是正当事,其实我们区上也有,很多人都瞧不起。我外公说,任何环境下,都不要丢了德和善!做力所能及之事,交可交之人。”他劝说,相对于父辈来说,他们已经很幸运了,苦,只有前辈们才更苦。

    “你没听过笑贫不笑娼吗,老家人见到有钱的点头哈腰,见到贫穷的撇嘴讽刺,他们才不介意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干工地的活才是被耻笑的。家人在外面说,我在公司做文员,你说可笑不,只读了个一年级,骗鬼都不信。”秀娟也不在意这些,只要良心安稳就好。

    “姐,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你的家人,听说你家有很多弟妹。”胜阳其实很羡慕兄弟姐妹多的家庭,过年的时候坐一满屋,各自分享不同的趣事,笑声满堂,谁听着都觉得幸福。《弟子规》里说: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

    “我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父母盼儿子,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后有计划生育政策才没继续生。我是老大,所以就得负责养家糊口,二妹已经嫁了人,三妹在家照顾生病的奶奶,四妹和弟弟在读书。父母务农,勉强维持温饱。”秀娟愿意付出,只是总被父母嫌弃,他们一直在老家给自己张罗有钱的对象。

    “姐,你真了不起,等我以后赚大钱了,就帮你一些。”胜阳发自内心的说了这句,一个女孩这样实在是不容易。

    “行,等你做包工头的时候,姐就做你的助手。”秀娟看到他有奋斗的目标和欲望了,开始开窍,这是好事。又问他信里“言传”是什么意思,他说是“告诉”的意思,这个方言读“niánchuan”。小时候柳生总用方言考他,很多都不会写,他用长烟袋在地上划出来一看又是自己认识的,一脸蒙圈,外公和柳生看着他直乐呵呵的笑。

    柳生还讲了个白字县官的故事,可谓是家喻户晓。说古时候有个人不学无术,认识不了几个字,但因家里有钱,买了个县官来做,断案看状子都得靠他的师爷。

    有一天,有人击鼓,升堂断案了,可是那师爷却拉肚子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县官没办法,心想,既然鼓已经击了,只得硬着头皮开审。

    这个案子的被告叫金止未,原告叫郁卞丢,证人叫于斧。等了好一会儿,县官见师爷还没过来,于是就看着状子上的名字,想找他们一个个单独谈谈案情。

    他看着状子想叫被告上前问案,于是叫着:“全上来!”三个人互相看看,就全都走上前去。县官一看,心里直纳闷:我只叫被告,怎么他们来了仨。又改叫原告:“都下去!”那三个人一听,又互相看看,不明白怎么回事,但都走下去了。县官急了:“全上来!都下去!”地乱喊一通,那三个人只好走上来、走下去地来回跑,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不知所措。

    师爷在茅房里听到公堂里乱哄哄一片,心里甚是惊奇,赶紧提着裤子往公堂跑。到了公堂,听到县官的叫唤,心里明白了十分:这白字县太爷铁定又念白字了!接过状子一看,果然如此。

    于是俯耳悄悄的对县官说:“大人,人家被告叫金止未不叫全上来;原告叫郁卞丢,不叫都下去;那证人叫‘于斧’!”县官忙抹了抹额头汗说:“师爷,幸亏你来了,不然我要叫于斧为干爷啦!”

    胜阳把几个人的名字写给她看,她和白字县官一样根本认不全。在学字之前,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认为开塔吊挺好,只要注意安全,听从口令就行。可和真正有文化的人在一起,显得多么的渺小,就像这“卞”字,就是“下”字多一点,读音相差那么大。还有胜阳的老家“汆籴”,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两个字。

    两人再次意识到,知识浅薄太可悲。向前看和向钱看是有关联的,不向前看,向前走,永远不晓得自己能走多远,爬得多高。只有努力才能跟钱讨价还价。他们学的不仅仅是几个字,还是一些道理的验证者,真是不吃饭则饥,不读书则愚。他们的年华,错过和浪费得太多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