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一眼一世界 > 第四十五章 胜丽再次扬名
    胜丽五分钟之内作诗的事硬是传到了庭亮的耳朵里。她觉得丢人没有告诉他,结果还是被他戏谑一翻。

    “你们班主任肯定还会为难你,不过他真的是很聪明,让你措手不及,却又能给你挽回颜面。”庭亮这样讲,胜丽也认同。

    “我知道,所以特意写两句诗感谢他,要不然,这首诗肯定不是这个样子。”

    “大姐,你还能狂上天么,自从认识你之后,我都在江湖销声匿迹了,已不做大哥很多年。”

    “抬举!因为那时候的心境就是那样的,如果现在写,肯定会变的。所以,那篇诗经不起推敲,想起来有些丢人现眼。”

    “你可以封神了。”

    “什么神?”

    “嘲天神(二百五)!”庭亮说了就跑,胜丽在后面追赶几步,智商有所下降,竟然被他耍。她个性从小就这样,要想被改变比登天还难。

    庭亮回到教室,他本来是下去表扬她的,一见面就变成了闹剧。估计胡老师也一样,对她是又厌又喜,她是那种做一件事就会全力以赴的人,狂妄不羁也只是表象。

    昨天打电话给教育局主任道了歉,顺便把这首诗朗诵给他听。请他千万别告诉他父亲这件事,保证以后再也不给他增添麻烦了。主任说没事,挂了电话,感叹他们这一代年轻人真好,自由,敢想,敢做!

    强子试着跟给他写信的女孩见面,温柔的、泼辣的、漂亮的,甚至是和胜丽一样性格的人都主动约他。越是这样,越是觉得没意思,连他自己都没发现有什么过人之处。一张脸确实胜过很多男生,这是爹娘生的,没什么可骄傲的。

    半月过去了,没去骚扰胜丽,心里有些发痒痒。她寄宿在学校里,只有周末出来溜冰。于是他逃课也去学,让会的同学教他,感觉能和胜丽对抗了,就等着周末见。

    胜丽和庭亮一起来到溜冰场,看见强子在那里,他们去打完招呼就溜走了。强子在后面追赶,他们就开始滑跑。三人你追我赶,暗暗较劲,他起码不能输给庭亮。

    庭亮看强子紧追不放,立刻加速,跑到了最前面,强子也不示弱,紧跟其后。他喊话,“你是不是喜欢胜丽。”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她同学,关心关心。”

    “那我是她师兄,大家是朋友,你可别打歪主意。她可是未来的高材生,要是想追她,就等她大学毕业之后再说。”

    “够坦白,那你能保证不喜欢她吗。”

    “这就轮不到你管了,别把职中那些坏风气影响到高中校园。”庭亮知道职中的学生根本就是恋爱的乐园,认真学习的没几个。就算高中校园有,也没有那么多,更不敢明目张胆。这也是他喜欢胜丽而不向她表白的原因,不想影响她的学习。

    “你俩干嘛跑那么快。”胜丽从后面追上来问。虽然跟着庭亮一直练习长跑,但还是跟不上他们。俩人笑了笑,说没事。胜丽担心强子因报复而图谋不轨,为难她无所谓,不想他祸害身边的朋友。

    “我看这溜冰场都成了我们三人的主场了,不如好好的给大家表演一翻。”强子只是嫉妒他俩单独溜,引起众人围观,像看金童玉女似的。

    “可以!”庭亮和胜丽同时说,强子显得好尴尬。三人转着圈,上下台阶,进退自如。尤其是庭亮和胜丽从旁边高台阶跳下来,让很多孩子羡慕。庭亮突然发现他真的是大孩子了,好像这种场合已经不适合他。强子练一星期,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跳,心中有些失落。

    庭亮去买水,胜丽坐在那里质问强子,“你先前跟师兄说什么呢,我可警告你,报复我用什么手段都行,不要牵扯到我身边的朋友。”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管不了。”

    “丑人多作怪!”

    “你是不是喜欢那小子呀。”强子想打探敌情。

    “你以为都跟你们学校似的,不务正业,花前树下,恶不恶心!”胜丽回答的很干脆。

    “可是我好像喜欢上了你。”强子见两人都没这个打算,干脆先自己说了,这些天发现寝食难安的。

    胜丽听着恨不得一耳光给他,“你疯了吗,报复至于这么恶毒吗。警告你,什么方法手段都行,就是不要这么龌龊!”强子内心一紧,原来她根本不相信。

    “当然,连我自己都不信,估计是吃枪子儿了,把我恨你的心枪毙了,剩下了好感。”

    “这样,我们以后也不要斗了,因为我高中的课程很紧张,等会儿,我请你吃饭,作为道歉,从此一笔勾销,行否?”胜丽真是遇见了难缠鬼。

    “晚了,我本来也只是说玩笑话,可见你拒绝,就更加有征服你的欲望。”

    “那和流氓有什么区别。”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流氓也只针对你,我要全心全意的追你!”强子一脸痞子像,胜丽真是搞不懂,已经道了歉,这么点恩怨怎么就扯不清楚了。

    庭亮买好水,走过来,看胜丽脸色不是很好,就问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胜丽说刚才看见一只蟑螂,踩不死,撵不走,有些心烦。强子本想插话,被胜丽的拳头堵了回去。

    胜丽说自己不玩了,要回宿舍,庭亮跟着回学校。强子心里一股怒火,只是说喜欢她,又没有过分要求。他到底怎么做才能征服她的心,女人心海底针。

    胜丽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有战斗力,一味的维护庭亮,仿佛自己随时要伤害他似的。可这样做就太明显了,她喜欢庭亮,那小子对她也是无微不至。男才女貌,羡煞他的眼和心,痛死了,学管理却管不了自己的心。

    胜丽和庭亮走到宿舍楼下,今天被强子这么一闹,两人之间这层窗户纸估计是保不住了。庭亮虽然叛逆但心地善良,强子完全就是一个无赖,以后的日子真的是担惊受怕。

    “以后,我再也不想滑冰了,你就和你的哥们儿去吧。”胜丽这样说,刚好合庭亮的意。

    “其实我也这样想,我站在里面,显得好老噢,感觉太幼稚了。以后周末,我们可以骑自行车去野外玩,看看山水,走走乡村人户。”

    “好啊,可以去女娲山,千佛洞。”胜丽赞同庭亮的想法,去野外,强子肯定不会跟着。

    “他是不是之前戏弄你的人。”庭亮突然问,“我不是追问你的过去,我只是想替你分担。”

    “恩怨不是无缘无故的,错在我。我之前把他从桥上推下河里,估计吓破了胆,顺便把脑子也摔进水了。”胜丽瞒不住了,就索性说了出来。

    “那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转学到县城,相当于被学校开除了。”庭亮推断,胜丽点头,这可是第一次告诉别人她的过往。

    “他是来复仇的,所以我让了他三次,结果他现在改变了策略。”胜丽想起他的话就觉得厌恶。

    “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心胸怎么那么狭窄呢,既然知道了,我就不会不管。下次再来骚扰你,我替你收拾他。”

    “你千万别插手,高三很关键,再说,我惹不起还躲得起。”她懂,越是被呵护越是招来祸端。

    “你是怕他吗,有我在呢。”

    “小人难养,瘟神难除,拜托你,不要管,我可以应付。”

    “好,一有动作就上去找我。”他知道她能应对,多么希望她能成全保护她的愿望,这样显得自己对她还有点用。

    “得令!”胜丽到底是虚荣心作祟还是真的喜欢他,想保护好他。庭亮心想,一定到职中找几个熟人看住那小子,不能让他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