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媒婆萧九娘 > 153:安心离世
    凌晨,赵婆婆的儿子儿媳赶了回来。

    赵婆婆快四十生的儿子,两夫妻也三十几了,孩子都快成亲了。

    悲哀的是,那些祖孙们已经各自成家十几年,重孙都已经出来了。他们在各个地方生活,早已忘记了还有一个祖母。

    “在哪呢在哪呢?”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是梅大娘领着两夫妻过来的。

    一进门,赵婆婆的儿子张才和儿媳牛氏就看见躺在床上的老母亲。

    牛氏最先会做人,假心假意装着哭腔跑过去跪到床前,“娘!娘!娘您怎么就丢下儿子儿媳走了啊!娘啊——我的娘啊!”

    “赵婆婆还活着。”一旁坐着的萧九,看都不想看这些虚假的人,冷冰冰的来了句。

    原本张才也准备过去哭丧的,结果萧九来了这么一句话,瞬间停住脚步,有些尴尬。

    要说牛氏才是真的尴尬,她和张才接到消息的时候,是以为赵婆婆已经去世了,过来形式的办个丧事,说不定还能收些亲戚的份子钱。

    结果现在......

    牛氏连忙擦擦虚假的泪水,故作庆幸地追问:“真的吗?!娘还活着!”

    “听你的口气,怎么有些失望呢?”萧九已然看透这两夫妻。

    可赵婆婆终究只剩下张才这一个儿子,按照古清的话来说,人老之后不是儿子女儿办的丧事,下辈子就投不了好胎。

    封建是封建,大概就是希望所有儿女能为父母尽最后一份孝道吧。

    萧九尊重古清镇的规矩,莫不然,她怎会待见张才和牛氏的到来。

    “这位姑娘误会了,我们只是...”牛氏就是个妇人,自认为揣着小心思,实际上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萧九很明显对她不善,这不,瞬间就不敢说话了。

    张才见情,忙过去解围,拉起牛氏,客气地对萧九问道:“敢问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啊?”

    “不需要知道,反正我跟你们也没什么好讲的。”萧九站起身,“既然作为儿子儿媳回来,那么现在去烧热水,过会给那么的母亲擦擦身子吧。”

    其实萧九在此之前已经给赵婆婆擦身换过衣服,不过她就是要张才和牛氏亲自再做一遍。

    这本就是他们的本分。

    牛氏听言,脸上立马浮出嫌弃,她不乐意地看了眼张才,小声哼了句,“都这样了,有什么好擦身的......”

    声音很小,她以为萧九听不见。

    然而非也。

    萧九内心又是一阵嘲讽。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和儿媳。

    明明人心都是肉做的,这两人怕是屎做的吧?

    张才好歹是儿子,稍微比牛氏这个儿媳稍微有一点点良心,他看着自己的老母亲躺在床上,说是还活着,然而看着一动不动,就像是已经死去一般。

    他内心有一丝过意不去,便道,“走吧,咱们去烧水,给娘擦擦身,换件衣服。”

    “我才不去!要去你去!”牛氏从来没有伺候过赵婆婆,也不愿意伺候这么老的老太婆,嫌脏。

    她坐到凳子上,撇过头。

    “我允许你坐着了?”下一秒,萧九冷冰冰的声音从牛氏身后飘来。

    语气之中,只有不断升涨的怒气。

    牛氏是纸老虎,从一开始就有些畏惧萧九,萧九这么一说,立马跳了起来。还下意识回头用袖子抹了抹凳子。

    后,躲到张才身后,不敢说话。

    张才难为情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

    萧九板着个脸,直接提起牛氏刚刚坐过的凳子往外猛得就是一扔,发出了沉重的落地声。

    “砰——!”

    牛氏吓得身子一颤。

    可怕,太可怕了,自己不过是坐了下凳子,这个女人就直接把凳子给扔了?!

    张才也没想到萧九会如此过激。

    “天要亮了,快点去烧水,我回去睡会,你俩好好照看赵婆婆。”萧九一天没有睡觉,就守在赵婆婆身边。

    虽然她不是很相信张才和牛氏,但是她的身体熬不住一天一夜不睡觉,她必须补充点睡眠,才能继续照顾赵婆婆。

    张才牛氏听言,狂点头,“知道了知道了,麻烦姑娘了!姑娘快先回去休息吧!”

    萧九这便走了,临离之时,最后还瞪了眼牛氏。

    这是她给牛氏最后的警告。

    警告她认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应该做些什么!

    ......

    洛流苏还在熬制草药。

    这是他费尽脑筋想出的药方,应该可以让赵婆婆醒来一会。

    老人死之前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容易睡觉,有事没事都会睡着。

    以前赵婆婆也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这次太严重了,已经睡了大半天,照这样下去,绝对是不好的情况。

    这个草药必须熬上五个时辰才能作效。

    “赵婆婆的儿子儿媳来了。”萧九精神有些透支,回到屋,顿时有气无力,整个人都提不起劲。

    “快去床上睡会吧,辛苦了。”洛流苏对张才和牛氏不感兴趣,他们回不回来和他也没关系。只是看到萧九如此卖力,着实心疼。

    原本,这个赵婆婆只是认识自己。

    可现在,又让萧九费神费力了。

    “洛流苏,草药还有多久才能好?我...我想看着赵婆婆醒过来。”不知为何,萧九这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甚至,这个预感越来越强烈,让她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还有半个时辰就好了,你乖乖睡觉,等草药熬好,我再唤你起床。”其实洛流苏也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但他是男子,比萧九来的坚韧一点。

    萧九点点头,缓缓去到床上,一躺下,立马睡了过去。

    洛流苏见萧九被子没盖,又放下手中的事给萧九盖被子。

    半个时辰后,草药熬好。

    但洛流苏没有唤醒萧九,毕竟她一天一夜没睡了,这才睡了半个时辰怎么够。

    洛流苏将药盛好,带去给赵婆婆。

    ......

    这边。

    笨手笨脚的张才和牛氏刚刚给赵婆婆换好干净的衣服。

    结果牛氏突然手臂无力,没扶稳赵婆婆,赵婆婆直接倒到床.上。

    好在床是软的,但还是感受的到有些重...

    牛氏吓了一跳,“啊......”

    张才也没想到牛氏如此粗心,他皱了皱眉头,准备重新扶起赵婆婆换个姿势躺着。

    但...

    奇怪的是,当张才抱起赵婆婆的时候,却感觉不到赵婆婆的呼吸...

    张才心一抖,下意识伸手探了探赵婆婆的鼻息......

    “娘......”下一秒,张才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从嘴里吐出,“娘...娘没气了......”

    “啊!什么!刚刚换完衣服就死了?!”牛氏听言有些害怕,毕竟刚刚是她失手摔了赵婆婆...

    而且妇人之心,一人本是活着的人突然在她眼前悄然无声的死去了,可想而知还是有些害怕。

    “让开!”紧接着,两人身后传来洛流苏的吼声。

    方才,洛流苏刚刚提着药过来,结果一进门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张才和牛氏不知道来者是谁,但凭感觉,应该是和刚刚凶狠的姑娘是一路人。

    两人立马有眼见的往后退了几步。

    洛流苏放下盒子,急忙给赵婆婆把脉。

    一秒...两秒...

    他真的感受不到赵婆婆跳动的脉搏了...

    赵婆婆真的...就这样悄然无息地离开了这个人世......

    或许这是对赵婆婆的释放...

    但是对于洛流苏而言,却是悲伤。

    “大哥...我娘她是不是真的......”张才居然还敢问出口。

    洛流苏没有萧九那么过激,他没有回头,冷冷地问道:“她可是你们的母亲,为何你们可以如此的狠心?”

    这话问的,让张才牛氏真是无颜以对。

    二人有些心虚。

    牛氏自作聪明居然还回了句:“这生老病死都是常事,我们有什么办法?!”

    好死不死,下一秒,一根银针飞过了她的肩头。

    没有出血,但会使人短暂的感受到断骨般的疼痛。

    牛氏吃痛大叫一声,“啊——”

    一手握着肩头,直接给跪下了。

    张才见情,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立马也跟着跪下。

    这不是怕洛流苏而跪,而是跪给已逝的赵婆婆!

    “尽快给婆婆入土,所有该做的丧事,少一分都不行!”事到如今,洛流苏能做的,就是让赵婆婆死的风光一点。

    生前受尽委屈,死后希望可以在天上过的好一点。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安排!”

    *

    就这样,红事刚走,白事便来了。

    醒来后的萧九得知赵婆婆去世的消息,差点没晕过去。

    她跪在赵婆婆的棺材前哭了好久好久。

    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老人去世,一个被她照顾过的老人。

    或许,赵婆婆就是在等他唯一的儿子儿媳回来后,尽了最后一份孝道,才安心离开的吧。

    亲人还是亲人,张才和牛氏放弃了自己的老母亲,可是他们的老母亲却从未忘记过他们。

    赵婆婆一直在期盼张才回来看望她的那一日。

    大概赵婆婆知道了自己儿子回来,知道了自己儿子尽了孝道。

    这便足够了。

    这个年纪,她大概也活得无趣了。

    死对她而言,就是释放。

    感受到人死的悲伤,萧九忽然回头抱住洛流苏。

    “让我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