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媒婆萧九娘 > 218:王室之争
    “是,本王知道南城是为何地,本王没有糊涂!”三王的语气十分的坚定,分毫听不出玩笑的意思,“本王同你们道了此事,不是为了让你们来与本王商量的,本王今日将你们喊来,是要告诉你们,京城三王府是要易主,这易主为何人,你们心里可有想法?”

    “父王这是何意?!”拓拔远虽心无抱负,一事无成,但好歹是三王府的嫡长子,不表现出担当,实为没面子,“父王年岁大了,现又身体抱恙,本该留在王府好生养身,那南城之地最为野蛮,莫说有人主动请命,就算是皇上下命,也少人服从。父王若是有什么心事,大可同孩儿们诉说,何必要如此冲动呢?!”

    连氏是拓拔远的生母,闻言,更加紧张。要说拓拔远也快三十了,再过几年或许是要当祖公的人,但这脾性依旧难改,遇事不看全面,总局限于表面。

    连氏与其他人一样,是今天才知道三王有此打算,或许了解近日发生了什么,连氏多多少少猜出了三王的本意。

    怕是三王有意让洛流苏回来继承王府,却也觉得对其他孩子略有不公平,于是想借此看看哪些孩子有能成为三王的继承人。若是能有,三王便放洛流苏自由,但若没有,那洛流苏必定被三王抓回王府。

    三王的做法虽是极端,可这个时候了,是该考虑继承问题。

    皇上的心思半分猜不透,近些年封王不少,却迟迟没能轮到三王底下的子嗣。三王看淡王室,不愿提及,时间长了,又可惜自己的孩子。

    “父王,怕不是您看不上孩儿们,才有此决定,是已经放弃了儿等,是吗?”听这言语,除了拓拔明说得出口,还会有谁呢。

    拓拔明不是连氏所生,生母难产而死,算是连氏抚养长大。但拓拔明因为没有亲娘,从小被同龄孩子笑话,偶尔还会被一些嫔妾针对。时间一长,让拓拔明心中积累了许多怨气,至此,才会对王府上下很有成见。

    “明儿,不得无礼!”连氏好歹是拓拔明的养母,便训了声。

    拓拔明却表现出不以为然的态度。

    三王已经没有精力与这些人争辩。

    他冷声:“本王不想听取你们的意见,如若你们对王府无心,但易主他人便是!”

    话已经放得如此明显了。

    除了拓拔远和拓拔明还在闷气当中,其他郡主和年轻一点的世子心中已经开始做了盘算。

    其中一个庶出的世子,畏畏缩缩,不断注意其他人的神色,支支吾吾来了句,“父王莫气,儿等怎么可能愿意王府拱手让人...只是儿等现在没办法直接做出决定......父王的消息实在有些仓促...”

    这世子还未及冠,目前在学府读书,算是书香子弟。

    话出,一些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三王冷哼一声,“你们如何决定?”

    王府的主位只有一个,决定?岂不是要互相残杀?

    三王从不希望自己的子嗣落到这种地步。

    “本王早已做了决断,过几日本王会去皇上面前请命,并且说出本王的意愿,一个月之内,你们谁受皇上器重,封了王,日后安定京城的,就是那个人。”三王说得很是明白。

    “父王...那...若是哥哥们都没有...”一个刚刚嫁入官家的郡主,有所意图的来了句。

    话出,几个世子投去了犀利的目光。

    显然是觉得这郡主多嘴了。

    那郡主闭了嘴,等了三王回答。

    三王冷笑一声,“他们兄弟未封王,你们几个嫁出去的姐妹,若是夫家受了皇上赏识,不小心封了个异姓王爷,也一样可以继承王府。”

    话音刚落,一些人表现出欲望,一些人表现出厌恶。

    在京城落户为王,可谓尊贵无比,多少人望尘莫及。

    现如今大好机会摆在自己面前,这些个世子郡主已经蠢蠢欲动。

    要说三王心大,从未想过嫡庶之分,只要有能力,都可以继承他的意志,坐上他的位置。

    封王不比皇家,若是一脉断了,那便世代与王室没了联系。

    三王为王,深知王室的复杂,所以从未想过要培养自己的子嗣延续。

    到了一定时候,给他们自由选择。

    但其实,他一方面又希望有个孩子可以像他一点,但...

    但那个他自认为有点像他的孩子,现在却......

    “父王,一个月之内让皇上封王,可是皇上的意愿儿等怎能知晓?儿等做好本分,可是皇上看不见,儿等总不能逼了皇上吧?”拓拔远的口气有些责怪三王想法的样子。

    其他几个世子听言,下意识点头同意拓拔远的说法。

    三王便回,“皇上若是考验你们,早就考验够了!你们为什么迟迟得不到皇上的重视,何不自己想想?!”

    话落,几人沉默。

    连氏听的有些心累,安抚三王,“王爷,好好说...孩子们会好好听的...”

    ......

    约莫讲了一个多时辰,三王总算说完了。

    几个世子和郡主在王府留了便饭,一桌子,闷声不说话,气氛实为尴尬。

    三王也不奢求这些翅膀硬的孩子能说些什么好话,他现在只想放手这个王府,独自安居乐业。

    若不是这个王府是自己一手撑起来的,有些感情,他大可不需要废话那么多,直接拱手让人。

    要说在他心中真正能继承他意志的,也只有那个臭小子了。

    吃完饭后,几个世子郡主结伴谈话。

    拓拔明主动找上拓拔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

    拓拔远还在闷气当中,转过头,皱了皱眉头,“干嘛?”

    “大哥,最近王府好像出了些有趣的事情。”拓拔明看了眼四周,确定无人走动,神情奇怪地同拓拔远说道。

    拓拔远不解,“什么事情?”

    “那秀娘好像疯了,整日胡言乱语的。”

    “秀娘...哦就那个女人...疯了就疯了,这有什么有趣的。”拓拔远听言没什么想法,这种小人物,死了都跟他没关系。

    “大哥不好奇那个女人说些什么疯言疯语吗?”拓拔明挑了挑眉,神神秘秘。

    拓拔远不喜欢吊胃口,语气不好地来了句,“要说快说,卖什么关子。”

    “大哥莫动怒呀,我这不是和大哥好好说话嘛。”拓拔明强颜欢笑,其实内心根本不想理会拓拔远,“大哥可还记得...拓拔修?”

    名字一出,拓拔远的神色都变了。

    这个比他小上几岁的弟弟,他怎么可能忘记!

    还记得年少之时,明明自己是三王府的嫡长子,可是所有好处都被这个弟弟占了去!

    什么童才子,什么天赋异禀,都是显摆出来的噱头!

    就连父王母妃的爱,也全给了那个小子!

    十年前,拓拔修离开了王府,瞬间销声匿迹,像是在人间蒸发,那个时候,刚刚及冠的拓拔远不知道有多高兴!

    这一走还是十年,十年间,就算拓拔远无心三王府,但是见不到那个人,对于他来说,就是好事。

    现如今,这个人的名字重新出现在他的耳朵边,让拓拔纪有些反感。

    “突然提及他作何?”拓拔远沉声。

    “因为...秀娘整日喊的念得,就是他的名字!”

    “什么?!”拓拔远闻言吃惊,“秀娘怎知他的存在?!”

    “是啊,我也不清楚秀娘怎么知道拓拔修,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呢!”拓拔明语气有些圆滑,像是有话不说完的样子,接着还来了句,“或许...是这个秀娘在哪里听说了...亦或者是见到...”

    “不可能!都十年了,若不是王府的人,谁还记得他?!本世子都不相信...都不相信他还活着!”拓拔远情绪有些激动。

    “是啊,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的。”拓拔明相对沉稳,可是方才所言都像是故意激怒拓拔远,只听他又道,“可是那个女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出这个名字,肯定是有原因的呢!”

    “你可有听到她为何疯了吗?”拓拔远对拓拔修的成见是从小积累的,现如今又是关键阶段,拓拔远根本不希望这个人的名字在他耳边出现。

    拓拔明摊手,“不知。”

    “他不可能还在,也不可能出现!”拓拔远握紧拳头,眼神带着恶意,“他若是敢在这个时候出现,本世子必要他后悔!”

    *

    洛流苏听闻了三王叫所有世子郡主回府的消息,并且听说了三王把这些人喊回去的原因。

    心里也有了底子,大概知道三王想做什么。

    萧就端着果茶走来,见洛流苏已经好几日思了走神,便打断他的思路,“休息休息吧,别想了。”

    洛流苏这才回神。

    他看着萧就,不禁脱口而出,“阿九,若是我留在京城,你愿意陪着我吗?”

    这个问题,洛流苏这几日已经问了不下十遍。

    为何反复询问,那时因为萧九迟迟没有给他答案。

    就像现在,萧九也只是笑笑,说了句,“尝尝果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