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媒婆萧九娘 > 230:萧九被绑
    “公子这是何意?莫非是不想让小女子走?”萧九心理斗争好一会,决定让自己稍微刚一点,莫让这男人觉得自己好欺负,有意逼迫自己,她涨了声音,又道:“小女子很感谢公子相助,但是小女子与公子并无瓜葛,公子如此放任属下,小女子真的很好奇,公子是想怎样?”

    拓跋明见萧九的态度变得有所强硬,轻笑了一声,摆摆手让侍卫退一边去,负手上前,看着萧九的眼睛,回道:“姑娘觉得在下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在下行的端做得正,姑娘要怎么想,请便。”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没别的要求,就此别过吧!”

    “姑娘难道真的是去寻亲的吗?!”萧九刚一转身,拓跋明就来了这么一句,后又道,“姑娘,河都在灾乱,可不是姑娘随便嬉闹的地方,若是姑娘有难题,不妨说出来,或许在下可以帮姑娘解决呢。”

    “我哪有问题!我就是寻亲的!”萧九坚定自己,若是如今怯了场,岂不是坐实在客栈扯了谎,倒是后果更不堪设想。

    拓跋明不追究,也不再多问,冷笑一声。

    须臾,萧九也不想再多纠缠,快步离开了。

    拓跋明勾唇,眼神之中慢慢浮现出坏意。

    “大哥哥,你们还要去看我们的阿婆吗?”大男孩上来,拉了拉拓跋明的衣袖,眨着天真的大眼睛,问。

    拓跋明回神,蹲下身,摸着大男孩的脑袋,笑道:“哥哥还有事,就不去了,小朋友,你们想要更多的粮食吗?”

    ......

    “必须赶快找到洛流苏和纪王,否则再遇到那两个男人可怎么办!”萧九马不停蹄,根本不敢停下脚步。

    倒不是怕了拓跋明,而是她真心觉得自己碰到的这两个男人有些古怪,若是自己扯上关系,怕是大.麻烦!

    她可不想再倒了霉碰上他们!

    可是,如此迷茫地走着,也不是个办法!

    这时,萧九心中生出一计,拍手,“有了!”

    一刻钟后。

    萧九心狠用了自己身上最后不多的银两,买了许多食物。

    她将食物碰在怀里,很明显是故意让人看见她有吃的。

    很快,萧九吸引了许多路人和乞丐的目光。

    那些本是饿急了的乞丐,更是用狼一般的眼睛盯着萧九,似乎随时就会像方才的小孩子们一样会扑上萧九一般。

    萧九咽了咽口水,不断得告诉自己别怕。

    “你们谁饿了,谁要吃的,到我面前来!”下一秒,萧九拿起一个大馒头举高,朗声道。

    瞬间,一群乞丐争先恐后地跑到了萧九的面前。

    “给我给我!”

    “我要我要!”

    萧九往后退了几步,不让乞丐们撞到她。

    后说:“你们想要吃的,我可以给你们,不过我有个忙,若是你们其中谁能帮到我,这些食物都是他的了!”

    要说古代街坊,消息灵通的,乞丐堆可是占了名头。

    萧九便是想到了引.诱乞丐来打探洛流苏和拓跋纪的消息。

    虽说这还是有些风险,毕竟她花光了所有的银两买了不多的食物。

    若是此计失败,自己怕是真的要留宿街头了。

    乞丐们听到萧九的话,互相疑惑的看了看。

    随后,萧九抽出身上的画像,扔到了他们的面前,道:“这上面画的两人,你们谁有见过?可有人知道他们的住处?”

    那些乞丐抢过画像,各各细细一瞧。

    片刻,一个说话不清的乞丐猛然激动起来,结结巴巴喊道:“我...我...我见过!”

    萧九听言心中一喜,忙跳下台阶,推开其他乞丐,欣喜地盯着那结巴乞丐问,“真的假的?!你在哪见过?!何时见到的?!”

    “城...城...城门!今日午时...有...有人...押送...被关...被关之人...正是画像之人!”那结巴乞丐努力把话说得清楚。

    “午时...押送...那定是洛流苏不错了!”想到这,萧九高兴不已,继续追问,“那你可知他被押送何处了?!”

    然而...

    “这个...不...不知!”

    萧九抽了抽嘴角,“啊......”

    “姑娘若是要找人,我等可以帮助姑娘!”后面一个乞丐举手。

    接着,其他乞丐跟着应和。

    “对!我们人多,可以帮姑娘!”

    “只要姑娘能把食物给我们!”

    “对对对!食物换人!”

    萧九见状,再次生出希望,用力点头,“好!只要你们帮我找到,这些食物肯定是你们的!”

    ......

    “下官参见修世子!”

    河都的县令知晓皇帝派来洛流苏治理粮灾,立马扶稳乌纱帽过来迎见。

    洛流苏还是戴罪之身,不知道皇帝是怎么和河都县令说的,现在看来,皇帝该是把自己的身份提高了。

    洛流苏咳了咳嗓子,看了眼皇帝派来看守他的护卫。

    “我是被押送过来的,卜大人如此,礼过了。”

    河都县令其实也没想到洛流苏会是光明正大从城门押送而来,可是他从皇帝那儿得到的消息确实是三王府修世子过来帮忙治理河都的。

    “世子言过了,不论世子怎么来的,都是为了河都百姓,下官作为河都父母官,理应替河都百姓们谢过世子!”卜大人很会说话。

    洛流苏不想太过理会这些规矩,摆摆手让卜大人起来说话。

    后,洛流苏随便在卜大人口中了解了河都近来的情况。

    先不说河都的土囊不宜种植,要说真正害得闹了粮灾的,就是那北域飞来的蝗虫。

    拓跋国的地域比较富态,少有此等情况,河都这次闹得,算是最严重的一次了。

    “世子可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卜大人小心翼翼地问。

    “目前没有了,过几日若是有不方便的地方,怕是还要麻烦卜大人了。”洛流苏的态度十分的友善。

    “哎哟世子说的哪里话,这为了百姓之事,何来麻烦一说,只要下官帮得上,世子尽管提,下官绝对义不容辞!”

    “如此,甚好。”

    “大人!大人!”突然,来人有报。

    洛流苏在,卜大人担心扰了贵人,忙起身皱着眉头,“有话就说!一惊一乍的,没看见有贵客吗!”

    那通报之人立马缓了缓,即道:“大人...外面有人求见,自称是...是纪王殿下!”

    “什么?纪王殿下也来了?!”卜大人一惊,皇上可没说还有王爷要来啊!

    洛流苏听言,没有多大反应。

    最多是没想到拓跋纪这么快就赶来了。

    “我出去。”洛流苏起身。

    ......

    客厅。

    “下官不知纪王殿下而来,实在是有失远迎!”老远的,卜大人的声音就传来了。

    拓跋纪回头,见到洛流苏,心中落了一口气。

    好在皇帝没有为难洛流苏,当真把他先安排在了县令这。

    “下官参见纪王殿下!”

    “卜大人请起。”拓跋纪扶起卜大人,“本王冒昧前来,是本王的欠考虑,卜大人不用如此多礼。”

    须臾,拓跋纪走向洛流苏,“本王还一直担心你,现如今看来,皇上并不是那么的狠绝。”

    “皇上一直都是宽宏大量的,纪王多虑了。”

    “如此便好。”拓跋纪拍拍洛流苏的肩膀,“修啊,方才本王接到本王王妃的信,说是萧姑娘私逃王府,好像也来寻你了...”

    “什么?!”

    “你莫要着急,本王收到信后立马就派人回去沿路寻找萧姑娘,一旦找到,立刻把萧姑娘安全送回王府!”拓跋纪本是想瞒住这事,自己解决,可思来想去,萧姑娘毕竟是洛流苏的人,还是得和洛流苏说明一下情况比较好。

    “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洛流苏听到后确实担忧至极。

    他本以为纪王府可以看好萧九,谁想到这丫头狡猾机灵,还是没能守住她。

    依照萧九的脾性,必定执意过来。

    “本王只是和你说一声,并不希望你为此分心,你只有十日的时间,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粮灾!”拓跋纪提醒。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快想出良策。”

    ......

    “你们确定消息无错吧?!”

    现如今天已经黑了,萧九左等右等,总算等到了乞丐们的消息。

    要说那些乞丐还真有些用处,当真打探到了洛流苏暂住县令家的消息。

    “姑娘放心,消息肯定没错!姑娘想想,这押送而来的人,且不说是何身份,肯定第一时间通报给县令大人的啊!”一个乞丐解释。

    萧九想来也有些道理,拍手笑道:“找到了就好!”

    “那姑娘答应的......”

    “都在这呢!你们自己分吧!谢谢你们了!”萧九拍拍身旁的粮食包裹,站起身,准备去找洛流苏。

    而下一秒...

    不是何人在萧九肩上敲了一掌,瞬间把萧九敲晕了。

    乞丐们本在分着食物,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去。

    然而,根本不见任何踪影......

    *

    翌日。

    萧九被阳光刺醒。

    当她睁眼之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堆满稻草的屋子。

    屋子脏乱,满是灰尘和蜘蛛网,惹的萧九鼻子一样,打了好几个喷嚏。

    肩膀好生疼痛,萧九坐起身,才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绑架...

    “这是哪...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