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926章 芙蕖沙海
    最快更新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

    脱俗的依旧脱俗比如赢若若进步速度堪称那三人之下最恐怖如今云出岫三人都自觉看不透她了。

    虽然此时跟解疏泠、颜召跟湛蓝一起上来的赢若若嘴里说的话大多还是跟题目有关。

    “见过三位师兄师姐。”

    到底是一起爬过墙钻过衣柜一起抄书的交情四人这些年一直是个小团体如同云出岫三人是一个小团体一样他们是秦鱼三人之下的两个阶层如今照面也是很有感慨。

    云出岫先问的赢若若“若若最近都是方师姐带你么?”

    他们还是习惯性喊师姐好像这样更亲近一些。

    上面也是默认了。

    赢若若点点头“方师姐大多数比较忙但偶尔会带我不过论方向我还是在青丘师姐那边学的多但经常是师姐留了手稿给我一份手稿就得我研究好久都见不到青丘师姐人的。”

    她是一个实诚的人有一说一对自家人也信任所以坦然告之却也切实见到了众人那复杂的神色。

    他们都以为赢若若是被手把手教的呢却没想她也很少见到那三人也是不说第五刀翎跟方有容一堆事务又得顾自修炼肯定脱不开身而青丘嘛...孤道峰已封闭很多年了少有人见到也只有赢若若偶尔出入。

    不过嘛今天大概都会见到了。

    “都?”颜召还是没能跟上云出岫的思维云出岫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走吧时间快到了先去开会开完再下来参悟诶这年关快到了又可以拿红包了想想都开心。”

    云出岫还是老不正经后面那些人闻言也都笑了。

    这些年宗门品阶提升开疆辟土资源也赚了许多真传弟子的资源直线上升自然过年红包也丰厚咯。

    木屋还是那个木屋。

    一开门却见屋子里已经有人了。

    一个女人正在煮酒。

    这一见面众人就想到了此前接到的传讯里面也就一句话。

    “来不来喝酒啊?”

    惫懒又纤软寒冬雪色了尤显得旖旎动人但见到了人才更明白某些话的深意。

    千里飞剑百里听声十里便是不留人。

    但某些人大概是千里飞剑也不忍杀的。

    当年尤在方大师姐女神光辉之下无限吸仇恨的青丘师姐如今道行明显提升了。

    只一照面向来只屈从利益跟强弱的云出岫就有一种感觉。

    无阙当代让人恨得牙痒痒又舍不得杀的女人又多了一个。

    ————————

    人很快基本都到了包括新入门的白泽等人真传弟子替补了五六个最厉害的自然是白泽。

    他比云出岫他们都厉害得多此前说新的大师兄无阙内外都以为他会上位结果这人也是个奇葩说自己不是第五刀翎对手什么时候赶上他的水平了就接这个位置。

    无阙也就随他了。

    酒香出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谈事秦鱼也不问这些人这几年干嘛了她只提及以后的事。

    主要是两件事1接下来天藏之选分部赛方有容、第五刀翎跟秦鱼白泽还有赢若若五人都会前去参加分部赛加上比赛期间各个势力的关系可能会起伏比较大这些弟子最好都留守宗门不要外出免得被暗杀了。

    2变强活长久一点。

    第二点她轻描淡写众人却都听进去了酒水正酣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都散了因为都是刚回来急于去下面参悟壁纹。

    无阙的弟子们大多傲气且很有上进心。

    他们一走剩下两个人秦鱼跟白泽秦鱼抱着娇娇继续窝在炉子前面喝小酒喝了大概一会寡言沉默的白泽才开口:“这次我们是一起走?”

    秦鱼反问他“你想单独?”

    白泽搅动着炉子里的炭火表示无所谓“反正我都可以看你们。”

    “不过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来?”

    “他们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估计也快了。”

    才刚说完人就来了。

    也是巧两人一起来的还带着刚下去的赢若若一起上来。

    说起来秦鱼也有一年多没跟这两人照面了再见面秦鱼打量了下两人第一句就是:“在如此高压的政务之下师兄师姐你们竟没变沧桑?”

    这说的是人话吗?

    方有容睨了她一眼坐下去“师妹如此贴心莫非想替我们分担?”

    秦鱼:“师姐想喝什么酒?”

    方有容:“你还给我留下什么酒了吗?”

    额...秦鱼顺着她的目光去瞥空空如也的酒架子她淡定自若厚颜无耻地说:“失去一些酒得到一个善良可爱的师妹师姐你赚了。”

    白泽忍不住抬头看着秦鱼。

    这么清新雅致的人不要脸起来...好像依旧挺清新脱俗。

    但本质还是不要脸。

    让他奇怪的是方有容跟第五刀翎竟然都纵容她。

    嗯他感觉到是纵容因为方有容说了一句:“你若是有本事便把底下酒窖里的都喝完。”

    秦鱼:“我又不是酒鬼喝不完的不过可以喊上大师兄跟白泽师弟。”

    她喊白泽倒是颇为顺口半点都不陌生方有容两人都察觉到她对白泽的态度没说什么。

    五人会面酒可以喝好几轮他们谈的自然是四部考核的事情。

    “这次跟上一次不一样东部考核定在百里王国但出于百里王国对此生出的一些异心天藏境认为一旦天藏之选跟某些王国或者势力挂钩会生出一些波澜所以这次四部之选不选在任何一部势力范围所以定了四部疆域交染之地芙蕖沙海。”

    第五刀翎提及芙蕖沙海语气虽冷淡却也考虑到秦鱼跟赢若若年纪轻未必知道所以特地解释了芙蕖沙海的特殊性。

    “战场?”赢若若是一个有问题必问的人十分惊讶。

    “是冽鹿大境州曾经的冽鹿之地冽鹿什么意思你们都知道。冽鹿大境州崛起于圣人时代辉煌终结在黄金时代末期而黄金时代的那场冽鹿之战就在芙蕖沙海。”

    “强者陨落的地方鬼雄无数杀戾之气横生很是凶险在往后几个时代都是让人很避讳的地方少有人去也就少数胆大的淘金者敢去。”

    淘金者在修真界就是淘宝修真资源的人宝物丹药功法等等死人财。

    “天藏境选这个地方有点凶性。”方有容对此评价简短但隐有深意。

    “加重竞争性或者说他们预感到参选者的水平比往届的高?”

    赢若若本就很聪明很快举一反三“对了其实上次东部考核的时候师兄你们跟伏夏他们的水平就比往届的高出一些但主要还是因为百里纤裳这些人参加...难道其他部其他大境州也一样?”

    不仅当代年轻一辈水平超过往前一届也有资历高的修行者打破陈规也参与其中?

    原来以为是上次天墟九宫的意外难道所有考核地都有这样的意外?

    若是那样这正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