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十一章 战斗和厕所中的男生
    阮清夏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路只有她一个人走了,她拨弄手表让立柜出现,她先从里面拿了几包薯片垫肚子,同时也打开了装道具的抽屉。

    她拿出在玩偶镇得到的替身玩偶,脑海里自动浮现了文字。

    三级道具替身娃娃

    拥有者阮清夏

    作用可化作拥有者模样,自动模仿拥有者动作说话语气,持续十分钟,百分之20可能性被识破。

    限制一次性道具。

    虽然是一次性道具,但关键时刻应该会起到不错的作用。阮清夏满意的点点头,又拿出了另一个道具棒球棒。

    二级道具眩晕球棒。

    拥有者阮清夏

    作用与普通棒球棒有同样的攻击力,同时敲击敌人头部有百分之60可能性将其击晕30秒。

    阮清夏有些惊喜,30秒在战斗中其实是很长的,如果真的能在战斗中击晕对方,想要胜利还不简单?看来以前的自己获得的道具都还不错啊,念及此处,她把一旁的红绳也拿了出来。

    3级道具月老的红线

    拥有者阮清夏

    作用将红线套在某人的手上,对方将会永久对拥有者增加一定程度的好感。

    限制一次性道具。

    这什么鬼,恋爱道具吗?阮清夏摸了摸头,从抽屉里拿出最后一个道具。

    3级道具对讲机

    拥有者阮清夏

    作用时刻显示绑定者位置

    注释已与谷时绑定且不可解除。

    阮清夏按了一下对讲机的说话键,面前居然真的出现了一张悬空的重庆地图,一个小小的红点在上面移动着,她试着碰了碰那个红点,地图放大了变得更加详细,能看到红点走在哪条街上。

    “牛皮。”

    阮清夏忍不住感叹,这个对讲机在现在手机已经没用的情况下确实很有用,但只能绑定一个人并且不能解除绑定,失忆前的自己应该确实很信任谷时才会跟他绑定。

    她又打开最后一层,大致数了数有108个雾晶,唐跃曾经提到过雾晶除了使用贩卖机之外还可以直接用来增强体质,只是不知道到底要如何操作?

    她试着把雾晶拿到手上,心里想着增强体质,然而雾晶并没有出现什么反应。

    看来这个只能以后再探索或者问问其他人了,该知道刚刚应该拽住谷时问清楚的。

    她再次叹了一口气,既然道具都弄清楚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她的异能了。

    上次她在慌忙之中使用了出来,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用出来的,她必须熟练的掌握自己的异能才能出发去西明。

    她试着摊开手,努力回忆着上次的感觉,好像是一股热流从心脏涌出去蔓延到手臂,然后再从手心里破土萌芽…

    “刷。”

    奇异的感觉这次顺利的涌了出来,阮清夏只感觉手心一热,一根婴儿手臂大小的藤蔓钻了出来,再长长的同时无数钢铁般坚硬的绿叶也长了出来,藤蔓在长大一米左右的时候停止了,任凭阮清夏再如何努力也没有用了。

    “看来目前我的异能就是这个藤蔓,可以随意掌控,不过只有一米…”可是唐跃和谷时都说过她的异能攻击方法很多,不应该只如此简单啊?

    “再试试吧。”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天,她在母婴室里熟悉着自己的异能,也好好休息了一下补充了体力,接下来,她便要出发去西明了。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阮清夏准备好了一切,在她来到母婴室的第三天她整装待发的打开门。

    在她打开门的一瞬间,黑暗的商场中,一只微微发着荧光的鸵鸟人转过了头来,用一张平平无奇的中年大妈的脸盯着她。

    “…”

    “我去!”这也太点背了吧,虽然鸵鸟人看不见,但她刚刚开门的声音已经让鸵鸟人知道了她的位置。

    “嘎——”鸵鸟人此刻用人类的嘴发出类似鸭子的叫声,它在看到阮清夏的下一秒便迈动长而有力的腿向她冲了过来,速度惊人的快,阮清夏甚至没反应过来它已经冲到了前者的面前。

    它扇动翅膀微微腾空,一双大而有力的双趾脚带着破风声直向阮清夏的面门而来。

    阮清夏脸色一沉,后退已经来不及,她只能就地一滚勉强躲过鸵鸟人的攻击,她毫不怀疑刚刚那一下要是打到了她的头,她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逃跑是不可能了,鸵鸟人的速度太快了,念及此处阮清夏把手对向鸵鸟人的腿,藤蔓在一瞬间挣脱皮肤长了出来,直缠着鸵鸟人的腿而去。

    这一击太过突然,鸵鸟人来不及躲过的双脚被缠住,坚硬的树叶在藤蔓上生长出来,却并没有阮清夏意料之中的效果,树叶只微微割破了鸵鸟人的一点皮肤,双脚被缠住的鸵鸟人也只是动作被束缚住了一会,它很快就靠蛮力直接挣破了藤蔓。

    然而在它挣破藤蔓的这几秒,已经足够阮清夏重新跑进母婴室,它当然知道鸵鸟人可以穿门,所以她在进去的一瞬间就拨弄手表,从立柜里拿出了她的眩晕球棒。

    而在她把球棒拿出来的同时,鸵鸟人已经穿墙而入,它这次没有再用脚攻击,而且使用了人类的上半身。

    那双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手没有拿任何武器向她抓来,而那巨大力量带来的破风声却让阮清夏不敢小觑。

    她使用藤蔓再一次想缠住对方,鸵鸟人却似乎学聪明了,那只手臂突然弯成了人类不可能做到的角度,躲开了阮清夏的藤蔓。

    阮清夏一惊,却没有时间再防御,带着破风声的手一掌拍到了她的小腹,她只感觉小腹好像被千斤巨石压了一下,身体退后的同时嘴巴一甜一口血已经涌了上来。

    鸵鸟人一击得逞,乘胜追击的再次迎了上来,阮清夏不敢迷糊,快速的往旁边一躲同时举起了手里的球棍——“砰!”

    球棍用力的砸下,正好砸在鸵鸟人没有一点保护的头上,那声闷响阮清夏听了都觉得疼。

    鸵鸟人的头也见了红,不过比这更重要的是——它真的晕了。

    只见它庞大的身体在一瞬间轰然倒了下去,像一座土崩瓦解的山,阮清夏内心一喜,还好运气不错。

    眩晕时间只有30秒,她再次使用异能缠住了鸵鸟人的头,在刚刚的打斗中她已经发现了,鸵鸟人的身体坚不可摧,树叶对它的伤害并不大,然而一根普通的棒球棒却打破了它的头,所以——

    藤蔓上的树叶快速的生长出来。狠狠地扎进了鸵鸟人那颗人头,中年大妈的脸在一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它的身体抽动了几下彻底不动了。

    为了预防诈尸,阮清夏用藤蔓裹满了鸵鸟人的全身,这才在旁边的软椅上一坐,稍稍松了口气。

    但她休息不了太久,一分钟后,她蹑手蹑脚的爬到了商场二楼进了另一个母婴室,她需要检查自己的伤,又害怕刚刚的动静引来其他怪物。

    二楼的母婴室没有人,她走进去坐下,撩开自己的衣服检查小腹,那里的皮肤已经变成了紫红色。

    “嘶——”她轻轻摸了摸才觉得抽心的疼,这是内伤吧。

    她不确定这伤的严重性,有些伤看着没事实际上伤到了内脏。念及此处,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大白兔奶糖,那是她从唐跃的贩卖机里得到的,可以加快伤势恢复。

    她剥开糖纸吃下奶糖,确实是记忆中熟悉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吃下去的一瞬间她似乎是感觉伤口没有那么疼了,她在软椅上躺下,没办法,只能在休息一天再走了。

    看着手上的大白兔糖纸,她叹了口气,又想起了那个小男孩,脑子东想西想着,阮清夏再一次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伤口好像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她捞开衣服,惊讶的发现自己小腹上的青紫已经消失了,摸了摸发现痛感也已经消失了,那颗大白兔奶糖的效果这么好的吗?

    这段时间来阮清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好了不少,也不知道这效果到底是因为大白兔奶糖还是她的身体素质。

    不过不管身体素质再好,有些事还是没有改变,比如——她现在非常想上厕所。

    母婴室一般就在厕所旁边,这倒是非常便利,这次阮清夏在出门之前学聪明了,趴在门上听了好久,确定没有动静之后才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外面黑漆漆的浓雾翻涌着,没有任何光亮。

    确实安全后,阮清夏火急火燎的跑进厕所,也顾不上男厕女厕了,黑暗中也看不清楚,她随意挑了一间闯了进去蹲下,不得不说黑暗的厕所真是拍恐怖片的绝佳场地,洗手台黑漆漆的镜子,偶尔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滴水声,微微晃动的厕所隔间门,和自己安静下来后寂静得有些诡异的空气。

    就在这样的寂静中,一个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叩叩…”

    阮清夏一旁的厕所隔间墙被轻轻的敲响,在空荡荡的厕所里回荡着回音。

    “…是谁?”阮清夏颤抖的开口,脑子里一瞬间被过去看过的恐怖片塞满,贞子伽椰子死神来了死寂招魂,比起看得见摸得着的怪物,阮清夏更害怕超自然现象。

    那边寂静了一会,一个波澜不惊得男声响起“有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