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二十九章 自相残杀
    阮清夏用她最快的速度全力向餐厅冲刺。

    为什么时间暂停卡这么少?因为游戏压根没打算让他们通过寻找获得时间暂停卡,获得卡的第二个方式才是主要来源——杀死队友。

    如果说这只是阮清夏的猜测,那么叶菲菲和马瑞的行为已经应证了她的想法。

    叶菲菲害怕马瑞,他们现在还待在一起,二人肯定是认识,并且知道了这个雾晶游戏的通关方式,所以她们从他们一直想找落单的新人一同进入游戏,然后趁她们不注意偷袭杀死她们。

    马瑞在游戏一开始就试图叫姜媛过去找他,却被怪物的出现坏了事,至于这二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阮清夏就暂时不清楚了。

    不论如何,姜媛现在都有生命危险。阮清夏去救她也不是因为什么正义,姜媛死后她以一敌二只有劣势,不要说通过这个游戏,下一个被杀的就是她。

    阮清夏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同时身体也已经到达了一楼大厅,她根据二楼餐厅的位置大概猜到了一楼餐厅的位置,此时的马瑞还不知道她发现了真相一定没有防备,但也有一定可能性他们设下了什么陷阱,姜媛在没发出声音的情况下死了。

    念及此处她按住了面具,“姜媛,一楼的餐厅是哪个房间?”

    耳机里久久安静,半晌里面传来了叶菲菲的声音,“姜媛的面具好像坏了,在进门左手边第三个房间。”

    阮清夏的心一沉,她看着餐厅的房间,她进去,姜媛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但她不进去,这两人迟早也会找上她。

    看来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阮清夏的脸色沉了下来,她从立柜里拿出了替身玩偶,这个道具可以化作她的模样模仿她的行为十分钟。

    她按动玩偶身后的按钮,玩偶快速变大,模样也不断变化,最后化做了一个跟阮清夏一模一样的人,不仅有着阮清夏的眉眼,连神态和行为举止都一模一样。

    “去那个房间。”阮清夏指了指餐厅的位置,同时拿出了眩晕球棍在大厅中足有一人高的花瓶后躲了起来。

    玩偶人点了点头,动作自然的走到了餐厅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唰——”有什么东西在门打开的瞬间以极快的速度直冲玩偶人面门而来,玩偶人并没有阮清夏的能力,被刺了个正着。

    她的脸被刺得凹了一块,巨大的力量让它瞬间倒了下去。

    同时门内两个身影快速的冲了出来,一人拿刀一人成拳,向正在倒下的玩偶人扑去。

    在他们爆起的同时,两棵大树一瞬间在他们脚下拔地而起,向空中的二人缠绕而去,马瑞表情一变,居然一脚踢在玩偶人身上借力向后退躲过了大树的袭击,叶菲菲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的腿被生长的大树迅速的裹住,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碎裂声传来,这腿怕是直接废了。

    “啊!”她控制不住的脸色一白,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阮清夏可顾不得这么多,室内没有风,她迅速的扑过去一脚踹中了大树,钢铁般的树叶哗啦啦的落了下来,阮清夏灵活的躲过,同时树叶已经把叶菲菲割得皮开肉绽。

    血流了一地,这次叶菲菲连叫也叫不出来了,一片树叶割破了她的咽喉,生机快速的从她眼里流逝,本想偷袭的她却遭受了阮清夏的偷袭,她甚至连异能都没来得及使出来。

    一张时间暂停卡随着她的死亡从空中出现掉在了地上。

    阮清夏没再看叶菲菲,也没时间去抢时间暂停卡。她在扑到大树旁的同时马瑞已经稳稳落到了地上,此刻二人互相对视着,眼里都是掩不住的杀意。

    阮清夏能看到,在马瑞的身后,姜媛头朝下倒在那里,血流了一地,不知是死是活。

    “你很聪明啊,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马瑞率先开了口,那张长满皱纹的脸此时却显得格外恶心,看起来他完全不在意叶菲菲的死活。

    “这不用你管。”阮清夏简短的回应,她不敢轻易的出手,马瑞已经知晓了她的异能,可是她却不知道对方的异能。

    “你看起来很想知道我的异能?”马瑞眯了眯眼,“不敢出击?你不怕怪物来这里?”

    当然怕,阮清夏在跟她对峙的同时,也一直在注意着身后的动静,所幸怪物听不见声音,否则这场打斗早把它引来了。

    “那好,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异能吧。”马瑞见阮清夏半天没有反应,盯着后者微微笑了起来,“疼痛。”

    语音落下,如同被千万跟针穿透般的痛感同时传遍了阮清夏的全身,她控制住差一点叫出声的嘴,冷汗随之冒了出来。

    马瑞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刀,闲庭散步般向阮清夏走了过来,“我的异能就是这痛感,这可比生孩子痛吧?承受着这种痛苦,你还有反击之力吗?”

    他说得没错,阮清夏现在痛得动弹不得,她的腿也微微发抖,在极力控制之下她才没有跪下去。

    “现在,你要怎么办呢?”马瑞已经靠近了阮清夏,他举起手里的刀,也不在意后者的回应,快速的直插她心脏而去。

    怎么办?

    阮清夏艰难的笑了出来,用尽全力抬手用指甲直接切断小刀向对方面门划去。

    马瑞一惊,他没想到阮清夏还有还手之力。

    看着马瑞一瞬间有些慌张的表情,阮清夏愤怒的大吼,“当然td是杀掉你啊!”

    阮清夏这一击虽然快速,但实际上她的身体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反观她的敌人虽然受了惊但身体依旧反应过来,躲过了前者的攻击。

    一击落空,她不敢休息,强忍着痛再次迎了上去,只是这痛苦让她的动作迟缓了许多,马瑞好几次都轻松躲开她的攻击,脸上的表情也由最开始的惊慌变成了嘲讽。

    他甚至留有余力说话,“这就是你的实力?”

    阮清夏艰难的喘着气,手心的藤蔓在快速向对方缠去的同时再次扑了上去,马瑞嘲讽的看着她,身体灵活的躲过藤蔓和她的指甲,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前者却在身体已经靠近后者的情况下举起了一直没有使用过的眩晕球棍。

    距离太近,马瑞已经无法躲过,他脸色一疆举起了手中只有半截的刀,却见到对方得逞的笑了出来。

    阮清夏在球棍靠近对方的时候突然松手扔掉了球棍,指甲再次划破小刀,准确无误的抓在了马瑞脸上。

    锋利的指甲划在人脸上皮开肉绽,同时指甲的毒素快速的侵入对方的身体,阮清夏一瞬间感受到身体的痛苦减轻了不少,她乘胜追击,一棵粗壮的大树在原地拔地而起,裹住了动弹缓慢的马瑞。

    “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