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四十章 第一个故事
    阮清夏不语思考着,对面的女人已经睡下了,窗外的风景很好,阳光温暖的洒在桌板上,上面有各种零食和速食食物,这很像是一趟美好的旅程,如果没有危及生命的“鬼”。

    阮清夏才不信,这个鬼真有女人说得这么老实。

    “今天…是不是应该去外面看看?”女人已经睡着了,要想获得更多线索阮清夏肯定是要主动探索的,但这还是第一天,她决定先不冒这个险,听完今夜这个鬼故事,她再好好打算接下来的事。

    房间内有一个挂钟,此时时针已经指向了6,外面的天空变成了淡淡的红色,时间去水流逝,太阳下降,月亮已经迫不及待的露了头,只是天色还未完全暗下去。

    阮清夏就这么心无旁骛的欣赏了一次落日,她毫无睡意,抱着怀里的小白抚摸。

    女人在8点醒来,她睁开朦胧双眼看了看阮清夏,“几点了?”

    “8点过一点。”

    “差不多就可以出去了。”女人伸了一个懒腰,看向窗外墨黑的天空,此时外面廖无人烟,一片片黑色农田向前延伸,没有一丝光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童纱。”

    “阮清夏。”阮清夏简短的回应,外面已经响起了各种声音,开门的声音,匆匆迈向厕所的脚步声,小孩闹着要吃零食的声音,就像是最普通的火车,如果此刻不是夜晚的话。

    她站起身抱着小白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女孩,女孩只有78岁的模样,穿着粉红的公主裙,此时正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抱在怀里,转过头来看着前者。

    女孩看到阮清夏开心的笑了笑,“姐姐,是漂亮姐姐鬼!还有小兔子鬼!”

    听到女孩的声音抱着他的男人也转过了头,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十分儒雅,此时眉眼温柔的看着阮清夏,“抱歉,我跟她讲了规则后她见什么都叫鬼——我是成冬,她叫成雪儿。”

    阮清夏摆摆手表示没事,只是这二人也太可疑了吧,谁会带着小孩乘上这种列车?

    “我叫阮清夏。”

    紧接着二人闯入阮清夏眼帘的,是一个胖子,他抱着一包薯片从厕所里走出来,挠了挠屁股向男人伸出手,“你们好,叫我胖子就行!”

    然后是一个强壮的男人搂住浓妆艳抹的女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一点不客气的在走廊里就地坐下,“我是王大强。”

    浓妆艳抹的女人笑嘻嘻的坐进了王大强怀里,“我是柳柳。”

    其他人没接着出来,七人就一起坐在了地上等他们,听着列车哐当哐当的运行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黑色大树,途中胖子拿出了一盒签,说这就是抽签的道具,是上车时列车员给的。

    “我们凭啥相信你?谁知道是不是列车员给的?”童纱一直很有警惕心。

    “我作证。”此时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从房间里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她敷着面膜穿着睡衣,“我上车时看到的,列车员说因为胖子是第一个房间——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杨美丽。”

    确实很美丽…阮清夏在心里吐槽,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了,这次一直过了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开始不耐烦了,剩下的两个人才走了出来,是一对没什么特点的学生情侣。

    这样10人就凑齐了,在小小的走廊里10人勉勉强强挤在一起围城一个圈,窗外是如墨的黑暗,头上的白炽灯着仅有的光明。

    “抽签吧。”儒雅男人成冬打开了话题。

    “抽签抽签!”他的女儿成雪儿欢快的扑腾着手。

    胖子于是把摇了摇签筒放在了中间,“公平的啊,自己随便拿。”

    柳柳闻言第一个伸出手去,拿了两根,一根递给了她身后的男人王大强,她开了头后所有人都伸手去拿了一根签,阮清夏也不例外,她看了看手里的签,上面写着——听故事。

    “不用抽了。”杨美丽亮出了手里的签,“今天晚上该我讲,嘻嘻,我可是准备了好久的,你们别被我吓到了,名字叫——电梯里的笔仙游戏。”

    阮清夏倒不觉得害怕,她不认为有任何一个故事有真实的末日世界恐怖。

    杨美丽开始了她的故事。

    “我是不相信笔仙的,拿着一只笔能唤出什么鬼神?傻子才会信这种东西,所以在电梯里闺蜜小圆提出要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可是为什么要在电梯里玩?”今天电梯里的灯好像有些坏了,时不时一闪一闪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传说电梯里死过很多人,困死在里面的,修电梯被砸死在里面的…总之,这里是鬼的磁场非常强大的地方,在这里一定能成功。”小圆说着已经从书包里拿出了纸笔和一根白色蜡烛。

    “来吧,现在是半夜估计没什么人坐电梯了,趁现在赶紧开始。”她说着点燃了蜡烛,靠蜡油把蜡烛固定在了地上。

    我跟小圆一起握住笔,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冷,最近温度下降得厉害,或许是该添衣服了。

    这么想着,我跟她一起念起了召唤笔仙的词。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笔仙笔仙…”

    我跟她一起念完3遍,空气安静下来,电梯依旧稳稳的停在一楼,灯光依旧接触不良的忽闪忽灭,手上的笔也乖乖的停在手上,一点也没有动。

    “看吧,我都说…”

    我的话断在了嘴里,笔颤抖了一下,居然开始移动,它缓慢的在纸上画了一个圈,很明显不是我的力量,我抬起头来看着小圆,她也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笔真的动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的开口,“笔仙笔仙,你来了吗?”

    笔缓慢的移动到了是上,画了一个圈。

    “笔仙笔仙。”小圆接上了话,“我能考上大学吗?”

    她说完,接触一直很不好的白炽灯直接放弃了工作,电梯里突然黑了,小圆被吓得一抖,照亮的只剩下了惨白微弱的蜡笔光,笔缓慢的在是上画了一个圈。

    “那么我多少岁才会恋爱?”

    笔又开始缓缓移动,但蜡烛光源太暗了,小圆把头凑近了纸,于此同时白炽灯闪了一下,她看清了回答。

    “21岁!”

    她兴奋的念了出来,我却愣住了,在刚刚白炽灯闪的瞬间,我似乎看到小圆身后有一个人,那个人伸出一只手来,握住了两人拿笔的手。

    “小圆…你身后…”

    “别乱说话!”小圆瞪了我一眼,“看见什么都不要说。”

    这么说,小圆也看到了什么东西吗?我打了个冷战,在我的身后,也有人正握着我的手吗。

    念及此处我只想快点把这笔仙送走,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小圆玩这种游戏,这一不小心可能会玩丢我们的命。

    “小圆,我们…”

    我闭上了嘴,因为我看到,小圆身后的楼层按钮中,最高层的33,突然自己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