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四十二章 消失与探索
    阮清夏愣了一下,垂下眼看着女学生,“你男朋友啊,他消失了。”

    “男朋友?”女学生的表情有些奇怪,“我从来没有过男朋友。”

    “什么?”阮清夏看向其他人,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童纱更是紧紧皱着眉。

    胖子数了数,“1,2,3…9,没错啊,刚好9个人不多也不少。”

    阮清夏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重新坐了下来,“抱歉,我白天没睡觉,头脑可能有些不清醒。”

    她当然没有头脑不清醒,男学生绝对是存在过的,就在一分钟前他还在这里听着鬼故事,可现在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了,连规则都被改变了,就像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一般,他被人从记忆里抹除了,但阮清夏还记得。

    她突然想起了雾晶游戏任务提示,里面提到了‘破坏规则的鬼’,她们本应该10个人讲完10个故事,现在突然少了一个,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破坏规则’?

    她不言不语的沉默着,一旁的几人聊了会天也开始无聊起来,“就这样吧,今天晚上先散了,明天晚上我们再继续。”

    “好。”童纱第一个同意,其他人也都点点头,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回了房间,只有杨美丽掏出一根烟来走进了厕所。

    阮清夏于是也跟着进了房间,童纱已经拿出了一本书翻开,看到前者进来她只抬了抬眼,在她眼中阮清夏已经成了一个抱着兔子的怪人。

    阮清夏也并未解释,现在的线索还是太少了,她还需要收集更多的资料,她仔细观察了下房间,房间空空荡荡只有童纱带了一个小皮箱,想要调查这个小皮箱只能等童纱睡着,今天已没了机会。

    那么只能先看看列车环境,她再次走出去,走廊上已经空了,白炽灯孤独的闪烁着。厕所普普通通,散发着臭味和烟气混在一起的古怪味道,旁边就是开水间和洗漱区,同样没什么特别之处。

    再过去就是另一节黑暗的车厢,受益于眼睛的进化,阮清夏能在黑暗里看清周围的环境,她顺着车厢往前走,空荡的列车厢回荡着脚步声,一直走过了10个黑暗的车厢,才看见了火车头。

    火车头是封闭的,她看不见里面,一路走来每个车厢都跟她们所在的车厢差不多,打开房间里面都是黑糊糊的空无一人,她重新走回来,白炽灯照得她眯了眯眼,此时胖子似乎吃坏了肚子,急匆匆得往厕所跑去。

    破坏规则的鬼?其实阮清夏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

    其一是成冬父女,怎么说带着孩子来参加这个游戏,逻辑上也太说不过去了,并且游戏关键词是‘寂静岭’,而寂静岭的主角就是一个小孩。;其二就是杨美丽,她脸上的面膜从故事开始到结束都没有取下来,很像是要刻意隐瞒什么。

    当然这不代表其他人就没有嫌疑了,现在每个人都很可疑,还须得观察几天。今天,就先打探一下成冬父女和杨美丽吧。

    她抱着小白敲响了成冬父女的二号房间。

    开门的是成雪儿,她似乎是垫着脚开门的,看到来者时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容,“是小兔子!”

    “你想摸一下她吗?”阮清夏蹲下来看着对方,正好找到了拉近距离的武器。

    “嗯!”成雪儿大大的点了点头,抬手抚摸小白柔软的皮毛。

    “阮小姐有什么事吗?”成雪儿的身后,成冬走了过来,笑得和善。

    “我想问一下,你是出于什么理由带小孩上这个火车呢?你也知道,我是想找出鬼才问的。”阮清夏倒是不客气。

    “哦?”成冬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抱起了成雪儿,“阮小姐对这个游戏很积极嘛。”

    成雪儿被抱起来抢答了阮清夏的问题,“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所以叫爸爸带我来!”

    “这…如果真的有鬼,这对孩子的身心不太好吧。”

    “说来惭愧。”成冬低头看着成雪儿,眼里满是宠爱,“我比较宠她,想满足她一切的好奇心。”

    对方说得倒是合情合理,阮清夏也能看出成冬对成雪儿的溺爱,但是…阮清夏一笑,从身后拿出了早从立柜里取出来的道具——谎言识别器。

    她拿出来对着成冬,“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你是鬼吗?”

    成冬笑了,依旧眉眼温柔,“阮小姐不知道吗?这个游戏不能直接问这个问题哦,而且哪个鬼会告诉你自己是鬼?”

    谎言识别器亮起绿灯,成冬虽然逃避了话题,但他说的却是真话,这个游戏不能问这个问题。她没说什么,只是再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的环境,大体装修跟她所在的房间相同,不同的是里面放了一个棕色的行李箱和一个粉红色的,桌板上也是零食和玩具。

    “怎么样,阮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谢谢。”问答无果,对方的说辞天衣无缝,阮清夏跟成冬父女道了别,时针已经指向了六,想要再去找杨美丽时间已经不够了,看来只能等到第二天…她不甘心的回了房间,童纱还在看书,阮清夏决定抓紧时间睡一觉。

    她需要补充一下体力,白天童纱睡着后,她要破坏一把规则——出房间看看。

    天色大亮,阳光温柔的撒子眼皮上唤醒了阮清夏,童纱仍卷成一团卧在椅子上睡着,小白蹦蹦跳跳的在地面玩耍。童纱的皮箱就靠在椅子的一边,居然没有关好,从里面露出了一件女士旗袍的。

    是一个好机会,阮清夏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把皮箱的拉链拉开,里面大部分是衣服和洗漱用品,还有各种各样的方便面零食,甚至还有自拍杆,怎么看也是一个普通女生的行李箱。

    她叹了一口气把皮箱拉上,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紧闭的门。

    阮清夏还清楚的记得进入雾晶游戏前有人说的关键词——寂静岭。

    寂静岭是一部鬼片,大概讲述了一名普通的母亲发现自己的女儿患上了致命疾病,她完全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所以带着自己的女儿踏入了那片无人可以生还的领域——寂静岭,一种现实中恶魔的栖息地。

    她现在还不清楚寂静岭跟这次雾晶游戏有什么关系,所以她更需要情报,而白天的车厢,更是必须要探索的。

    她抱起小白,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门外依旧是很普通的白天,她小心翼翼的把小白放出了门外,白天出去是否有危险,这一点还需要应证。

    “抱歉啦小白。”阮清夏小声的说话,小白则懵懂的在外玩起了树的影子,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她松了一口气,出门抱起小白抚摸着她的毛发,向前方无限蔓延的列车厢走了过去。

    这个列车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