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四十六章 捉迷藏游戏
    “破坏什么规则?”杨美丽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掸了掸烟灰满脸不可思议,“你是说这个游戏?说什么呢我可是最想见到鬼的,不可能破坏规则。”

    谎言识别器亮起绿灯,阮清夏没接话,杨美丽已经洗脱了她的嫌疑,破坏规则这点她不满足,即使是她是鬼也不是规则里说的破坏规则的鬼。

    她重新走回走廊,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黑色,现在只能先不考虑特殊奖励,要怎么在10天内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鬼并不会在夜晚产生威胁,目前的环境暂时还是安全的…如果不考虑那个消失的男学生的话。

    看来还是得等到明天白天,进入车厢内的里世界完成游戏得到线索,只是明天的游戏还会像今日运气这般好吗?

    她正思考着,成冬居然也走了出来站在了前者旁边,他还是一副儒雅的模样,穿着没有褶皱的白衬衣,“阮小姐,你的小兔子呢?”

    阮清夏指了指脚下,“喏。”

    成冬蹲下抱起了小白,抚摸着后者的皮毛,声音温和,“我看得出你很努力的想完成这个游戏,我也会尽力帮你的。”

    “如果鬼不止一个呢?”阮清夏回头看他,“你认为哪些人是鬼?”

    成冬愣了一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我也只能猜测一下,依我看,有两个人最可疑,一个是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女学生,我甚至不记得她的名字,另一个女…”

    话没说完,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推眼镜的手上,控制不住的瞳孔放大。“这…”

    阮清夏也楞了一瞬,眼睛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成动的手指尖微微透明,她立马抓住对方的手,“你变透明了!”

    成冬反应过来,张了张嘴,“我想起来了…那个男学生,他也消失了,难道我也?”

    即使阮清夏拉着他,成冬的身体依旧快速的透明了,透明的线从脚致头蔓延速度极快,阮清夏只觉得手里一空,后者的手也迅速透明接着往上延伸。

    成冬最后一秒也没惊慌,他只是红了红眼看向阮清夏,“帮我照顾雪…”

    嘴巴的消失打断了成冬,几秒之间,他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小白从空中跳了下来落到地上,阮清夏看着面前惨白的走廊,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成冬这个人的存在被彻底抹除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她快速的回头敲响成雪儿所在房间的门,成雪儿垫着脚开了门,门内只剩一个粉色的皮箱了,对方懵懂的看着阮清夏,“姐姐,怎么了?”

    阮清夏皱眉,“你还记得…你爸爸吗?”

    “什么爸爸?”成雪儿不解,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姐姐,我是单亲家庭啊。”

    阮清夏垂下手,跟对方告别后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来了!又消失了一个人,难道每个故事都会消失一个人?那么消失的顺序又是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是他们而不是别人…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也这么突然的消失?

    童纱看出了阮清夏的心绪不灵,皱眉靠近了她,“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阮清夏半天才接话,“一个人什么情况下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童纱居然真的认真的想了想,“在她即将说出谁的秘密之前?”

    阮清夏一愣,脑海里回放成冬消失前和她的对话,那是她正在问对方怀疑的人选,而他是在说到第二个人的时候手指突然透明化,也就是说他怀疑的第二个人真的就是那个破坏规则的鬼?那到底是谁呢?成冬没有说完!

    阮清夏叹了一口气,成冬想说的人是谁…这只能成为一个无解之谜,除非她能找到那个破坏规则的鬼,明天的游戏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不然不等她想出如何逃出去,她可能就已经死于这个鬼的手下了。

    一夜无眠,阮清夏没能睡着,她一直看着窗外,天空从深不见底的黑暗一点点变化,有阳光突然扎破那抹暗色,接下来就是淡淡的黄染上天际。

    白天到了,童纱还在睡,阮清夏迫不及待的出了房间,再三纠结之下进了昨日成冬提到的一个人的房间——那个默默无闻的女学生。

    房门被她拉开,米黄色的墙纸一片片剥落,发霉又布满血迹的房间重新进入了阮清夏的瞳孔,在一片黑红色中,女学生的腐尸正拿着一块人类右臂啃食着——女学生也是鬼。

    阮清夏退了退没进去,因为她看到这个房间有她一生之敌,她曾经最害怕的东西——蟑螂!

    想当初正常社会的阮清夏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唯一被这蟑螂治得服服帖帖的,每次看到这东西都会被吓得尖叫,此时她眯了眯眼睛想后退,一股吸力却如昨日一般凭空出现,强把她行拉进了房间,同时她正好踩死了一只蟑螂。

    “啪叽。”

    蟑螂迸出白色的不明液体,阮清夏抬了抬脚感受着鞋底的粘腻,差点吐了出来——为什么偏偏是蟑螂?

    似乎是看穿了阮清夏的反应,女学生哈哈大笑起来,脸上的肉一块块往下掉,“你害怕蟑螂?那么我可得改改我的游戏了——吃下10只蟑螂怎么样?”

    就这样简简单单一句话,那恶心的画面已经充斥了阮清夏的脑海,她控制着翻腾的胃,脸色发青却坚持面无表情,“你在说什么?游戏就这么简单?”

    女学生看了她一会,眼睛转了转又改变了主意,“怎么可能!既然进来了还是老规矩,玩一个游戏,输了你就是我的食物,赢了嘛我就告诉你一个通关秘诀。”

    她一边说嘴里还一边咀嚼着带着肌肉纤维的肉,“我的游戏嘛就是捉迷藏,给你10分钟,在整个火车内部——等你来找我哦!”

    她说着眨了眨眼,竟真的现实在了原地,游戏又这么唐突的开始了。

    10分钟,阮清夏看了看手里的手表,立马走出了房间,这个车厢内已经没有房间可以打开了,走廊一眼就能看完,厕所也空空荡荡,她不再逗留继续往下一个车厢走去,打开每一个房门检查,也认真观察了每个角落,可就这样无比认真又迅速的从车尾走到了车头,她也没能看见女学生。

    她到底去哪了?难道是在火车头里?规则是说游戏内部,火车头里确实有可能,但它是封闭的,要想打开得暴力破坏——阮清夏抬起手摸了摸坚硬的铁皮,只要她用力,花上一些时间淬毒指甲可以划破火车头,可女学生真的在里面吗?别到时候浪费了时间又扑了个空。

    阮清夏正思考着,她突然一怔,有记忆划过脑海,她想起一个人的同时伸手往背后一摸,拉到了一只滑溜溜的的手臂。

    与此同时,远在北京城内的胡桃子打了一个喷嚏,她摸了摸鼻子,又重新看向面前的人,用脆脆的萝莉音问,“谷时,谷时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