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四十七章 冰冷的尸体
    阮清夏从身后拉住了一个滑溜溜的手臂。她稍一用力就把手臂连带着人从背上扯了下来,被拉下来的女学生散发着恶臭,手臂上全是不知名的液体,“你,你怎么知道我在你背上!”

    要是换做以前的阮清夏还真可能不知道,可惜她经历过胡桃子的鬼屋,感受过鬼趴在背上不会被察觉,看来胡桃子在无形中还帮了她一个大忙。

    她笑了笑,“你不用管,你要告诉我的事情是什么?”

    女学生似乎很不甘心,舔了舔嘴唇看着阮清夏身上的肉,半天才开了口,“要想逃出去,必须要找到活人,活人是一切的关键。”

    终于有了一个有用的信息,找到活人就可以逃出去?那么现存的八个人中间到底谁是活人呢?阮清夏思考的同时,女学生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想必是回到了她充满蟑螂的房间。

    今天的机会再一次用掉了,阮清夏踱步回到自己的房间,童纱没有醒,现在时间尚早,阮清夏思考着思考着竟也睡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已是中午,桌上放着童纱吃空了的速食米饭。

    阮清夏也从立柜里拿出了食物,一边味同嚼蜡的吃着一边看着窗外,再听几个故事,再听几个故事就足够了,等她收集到了足够的线索就该离开这个副本了,已经过了两天,她必须要3天内完成这个副本才可以回北京城参加月考。

    时间流逝,第三天的夜晚就这样悄然来临,这次她与童纱走出房间时门外还没几个人,只有柳柳和王大强贴在一起坐在地上。

    在夜晚他们看上去完全没了鬼的影子,正常得挑不出任何毛病,柳柳在王大强健硕身材的对比下显得十分娇小,小鸟依人的贴在后者怀里看上去好不亲热。

    阮清夏故意离他们远了一点坐下,再等了一会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出来了,今天成雪儿没有她爸爸的保护,只能一个人跌跌撞撞跑了出来,连头发都没扎好。

    “雪儿也真能干,一个人也敢上火车。”童纱感叹。

    “那当然!我可是相当自立的!”成雪儿骄傲的昂起了头。

    阮清夏看着对方竟有些同情起了这个nc,所有人都再次围在了走廊里,白炽灯闪烁,签筒旋转,阮清夏看着手里的竹签愣住了,上面居然写着讲故事。阮清夏这几日只顾着思考如何完成这个雾晶游戏,完全忘记了她也会抽到讲故事的签。

    该讲什么?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阮清夏尴尬的低了低头,脑海里迅速构思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末日突然来临主角却失忆陷入诡异的玩偶镇后脱困的故事。

    她稍稍把自己的经历改了一下,尽量详细的讲述了整个玩偶镇的故事,所有人都听得无比认真,成雪儿在听到莲莲黑化后还吓得躲进了杨美丽怀里,在这样的夜晚讲鬼故事气氛确实很不错,即使阮清夏的表达能力并不是那么好,其他人也依旧听得入迷。

    讲完这个故事,时针已经指向了12,穿堂风穿过走廊冷冷的抚摸众人的脸颊,午夜12点来临,头顶的白炽灯居然闪了两下彻底熄灭了,走廊一时之间变得一片昏暗。

    突如其来的黑暗显然吓到了众人,短暂的慌乱后成雪儿颤抖的声音第一个响了起来,“怎么回事?灯坏掉了?”

    胖子倒还算淡定,“这个灯这几天一直都有问题,要不我去列车头找找乘务员?”

    “你傻呀,这个列车没有乘务员,只有司机…哎现在怎么办?”杨美丽的声音。

    阮清夏眨了眨眼,她觉得眼前的黑暗十分不对劲,按理说依她眼睛的进化程度再加上窗外隐隐的月光,即使是没有灯光照明她也是能看清四周的,可她的眼睛此刻却好像被蒙起来了,她的面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片漆黑,看不见任何东西。

    她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旁边人的手臂,手臂有些冰凉,“童纱?你还在吗?”

    “还在还在。”童纱的声音却从更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阮清夏皱眉,童纱不是在她旁边吗,混乱中走远了?那她拉住的是谁?“我现在拉住的是谁?”

    “是我吗?有人拉着我呢。”杨美丽回答。

    “这是我!成雪儿!”成雪儿回复杨美丽。

    四周叽叽喳喳,阮清夏愣了愣,提高了音量,“到底是谁?我拉住的是谁?”

    她这一嗓子让四周安静了,大家都动了动,王大强第一个说,“不是我,我抱着柳柳呢。”

    “也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阮清夏在心里默默数着,1,2,3,4…8所有人都说不是,那么她拉住的是谁?

    她看向自己手的方向,她不会松手,如果这就是那个破坏规则的鬼,它只要有一点异动阮清夏手心里长出的藤蔓会立刻把对方裹得皮开肉绽。

    “你是谁?”她看着面前的黑暗。

    黑暗依旧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听着阮清夏的动静,她到底抓住了什么?

    “有人有手电筒或者什么照明工具吗?”安静了半晌,还是成雪儿脆生生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对了!手机电筒啊!”胖子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电筒,电筒光亮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眯了眯眼,阮清夏也被刺得半晌才适应,而随着眼睛的适应,她看清了她手里的东西。

    这是一具尸体,一具已经僵硬长着尸斑的尸体。

    “啊!”女生们在看清尸体的一瞬间全部尖叫出声,柳柳更是深深躲进了王大强的怀里,阮清夏也立即抽回了手,只有胖子拿着手机靠近了尸体。

    “我认识这个人…”他一边说一边走过来,声音有一丝颤抖,“这是乘务员,给我签筒的乘务员…她怎么会死了?”

    手电筒直射着尸体,阮清夏也看清了对方的衣着,她确实穿着乘务员专属的紫色工作服,眼睛已经混浊了,表情看上去十分安详,看不出有什么外伤。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真的死人?我只是来参加游戏的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女学生也开了口。

    真是演员,阮清夏在心里嘲讽了她一下,同时也觉得奇怪,这个游戏一直在很顺利的进行下去,为何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这个尸体的出现难道也是什么线索吗?或者仅仅是想引起这些nc的紧张感?

    这个尸体,到底想告诉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