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五十六章 缠斗
    四人一同走在雨林中,雨势不减反增,鞋子裹上一地泥水。眼镜男打头开路,跟在他身后的是脖子缠着蛇的妖娆女人,最后则是一个光头大汉和十七八岁的少女。

    围住蛇女脖子的蛇此时吐出蛇信发出嘶嘶声,蛇女听了说,“她们没再移动了,就在正前方不远。”

    “她们定不知道我们偷袭,小声一点做好战斗准备。”眼镜男还是推了推眼镜,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样。

    光头大汉是粗人,安心的跟在眼镜男身后,本来蹦蹦跳跳的少女此时从手心变出一把绿伞,满眼警惕。

    “嘘。”眼镜男按破手心里的什么东西,下一秒四人都开始透明化,她们互相能看清对方,但其他人却不能了。

    又走了不远,她们到达了青蛇所报的位置的十米以内,然而面前除了瓢泼的大雨就是高大的树,哪有什么人?

    眼镜男皱眉,回头看蛇女,“怎么回事?定位不准?”

    “不可能。”蛇女骄傲的抬起颈脖,“我的蛇没有不对过。”

    “那就是…”眼镜男再看了看四周,突然一只雪白的兔子从树后跳了出来,这兔子皮毛白净只是湿了,四周一片漆黑连树叶都是最深的绿色,雪白兔子与雨林的画风完全不一致。

    少女探头,“好可爱的兔子,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在埋伏我们?用这么明显的陷阱?”眼镜男一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箭弩,瞄准了不远处的兔子。

    “等等。”少女按住眼镜男的手,“你确定要杀了这兔子?我总觉得不对,怕是被反蹲了吧,我们要不还是…”

    “呸。”蛇女冷笑,青蛇从她的颈脖上下来,贴着地飞速的靠近了兔子,四人都认真的盯着潜行的蛇,蛇离兔子越来越近,它张开了獠牙尖利的嘴…

    下一秒,一块白网从天而降,几人一惊都是同时躲开,在她们跳开的同时一棵大树拔地而起,生生裹住了尚在空中的光头男人,男人的骨头发出碎裂的声音,下一秒狂风骤起,树叶漫天飞舞,少女拿出一把伞来弹开了树叶,蛇女的身子弯成诡异的弧度躲开,只有被锁住的光头男人和身手不怎么敏捷的眼镜男被割得浑身是血。

    阮清夏居高临下的在枝干上站着,白网自然是李一天的,另一边后者已经抱起了小白,一匕首将青蛇钉在了树上。前者不敢再继续追击,她尚不明确这几人是何队伍。

    蛇女眼神阴霾的看着阮清夏,剩余还能自由活动的三人一时居然也没了动作,且不说阮清夏是何队伍几人还不知道,就说实力,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子实力明显是压倒性的,这棵大树的攻击力可不敢小觑,她为何会被分外在c级?

    少女十分有眼力见,举起手说,“小姐姐小姐姐!你是什么队伍的?说不定我们还是队友呢!”

    阮清夏没回答她,李一天抱着小白站在了三人面前,主动开口,“你是什么队伍?”

    少女的眼睛转了一圈,“黑水的!”

    这样的谈话毫无意义,李一天问了少女也答了,但这答案谁敢确认真假?局面僵持,雨水倾盆,几人中一时没有任何人说话。

    蛇着脸看着被钉在树上的青蛇,转过头看着李一天,“我有办法分辨队伍,你想听吗?”

    “当然。”李一天看着对方。

    二人视线对视,蛇女的嘴角一弯,同时阮清夏的声音却急促的从树顶传来,“别看她的眼睛!”

    她刚刚使用了南瓜队的特别能力,知晓了蛇女的异能!

    话音落下,蛇女一愣,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李一天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他从眼睛开始身体逐渐石化,不过几秒时间,人已经变成了一座雕像。

    “趁此机会!”眼镜男大吼,手持箭弩飞快射出箭矢击向阮清夏,同时少女拿出的伞转了一圈,一股引力传来,猝不及防的阮清夏被这股巨大的引力吸得一下子掉下来枝干。

    少女收伞蹬地,跳向空中的同时把锋利的伞尖对向阮清夏。

    阮清夏没慌,手心长住藤蔓快速缠上一旁的大树,她借力一荡,方向改变的同时她一脚蹬在大树上落地,脚稳稳的踩上湿土,她飞快的冲向了眼镜男,此刻以一敌三体力不济必须速战速决。

    眼镜男抛下箭弩,从随身的包里又掏出一个只有半截的啤酒瓶来,那啤酒瓶的破烂处隐隐闪着电光,阮清夏脸色一变,收回了即将挖向对方的指甲。

    少女也落到了地面,她快速冲向阮清夏,同时大吼,“蛇女!你在干什么?”

    一直愣在原地的蛇女这才反应过来,她跟着少女一起冲向阮清夏,腹背受敌,阮清夏看向已经回到她脚边的小白,“小白!吸!”

    一瞬间已经冲至她面前的三人都是一顿,空气抽离,她们的皮肤迅速泛起红点,身体肿胀,三人一刻不敢耽误的往后退去,退出真空范围后三人才松了一口气,若不是拜身体强化所赐,短短1分钟的真空环境会瞬间要了他们的命。

    阮清夏趁此机会一把扛起变成了石像的李一天,速度buff起效,她飞快的冲进了更深的雨林,眼镜男迈开脚步还想追击却被蛇女拦下。

    “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她淡淡开口,走向被钉在树上的青蛇,随着她的手取下匕首触及青蛇,青蛇居然睁开了眼,又活蹦乱跳的回到了蛇女颈脖上。

    她转头看了看生死未卜的光头和一身是伤的眼镜男,“联盟瓦解,我走了。”

    “等等。”眼镜男的声音传来,满是焦急,“我们如果分开遇到她还是死!”

    “你好像搞错了什么。”少女收起伞,“这个计划太愚蠢了,我们可不是队友,现在分道扬镳,再遇见就是敌人了。”

    她说着突然把伞尖插进旁边大汉的大腿上,鲜血侵染,“你是什么队伍?”

    光头大汉痛苦的盯着少女,这一插倒是把他的理智全插回来了,他声音颤抖,“d,老子认输。”

    话音落下喇叭响起,“考生蓝花击败考生张大福,获得一分。”

    喇叭递停止,光头大汉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唯有一树的血留在了那里,蓝花收回伞头也不回的向雨林深处走去,蛇女不知何时早已消失在了原地,只剩眼镜男推了推眼镜,神色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