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六十一章 无限循环的房间
    李双双眼神冰冷得仿佛换了一个人,她一步一步走上来,脚步踩在地毯上发出闷响,“你怎么还不回来睡觉?”

    阮清夏皱眉,“我只是出来打听情况。”

    “那为什么不叫我?”李双双依旧冷着一张脸,半晌她又嘴角不自然的勾了勾,“走,回去吧?”

    阮清夏站在原地没有动,李双双到底为什么这么害怕自己离开?

    似乎是看到了阮清夏脸上的怀疑,李双双勉强笑了笑,走过来试图挽住前者的手,“你也知道这个酒店不安全还到处跑,我会担心啊,而且我一个人也害怕。”

    解释似乎合情合理,阮清夏却并不相信她,但她还是点了点头,“抱歉,回去吧。”

    李双双太可疑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个险得冒,她跟着前者下楼,后面的中年女人还在碎碎念着什么,二人却都没搭理她,踏过走廊进入房间。

    指针已经指向了  1点,不知不觉已是第二天凌晨了,李双双打了个哈欠,耷拉着眼说,“我睡了啊,太困了。”

    她说着一头栽倒在床上,身子陷入柔软的被子,倒是没忘记给阮清夏留一个位置。阮清夏是不敢去洗手间了,反正不干不净也这么几个月了,脱了鞋也上了床,她不敢睡觉也毫无睡意,关了灯看着面前的天花板。

    这场考试连具体的目的都没表达,是需要逃出这个酒店?又或是拯救失踪的人?现在的线索也是零零散散拼不出个所以然。一直有失踪案件的酒店,各种各样的住客,床底的病历单,厕所里的异动,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四周一片漆黑,安静得能听见李欢欢的呼吸声。阮清夏就这么抬头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天花板并不是完全光洁的,那里有一个通风口,通风口处绑着红色的飘带,风拂过通风口飘带旋转,频率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她盯着它这东西倒有些催眠,眯了眯眼,睡意席卷。

    “刷——”

    突兀的声音响起,阮清夏睁大差点就要闭合上的双眼,睡意一瞬间散去。她本已是半梦半醒,打散她睡意的是眼睛仅剩的余光里瞟到画面——一个白影从通风口里迅速的略了过去。

    那是什么?什么东西会待在通风口里?

    她一下子坐了起来,黑色的瞳孔认真的盯着通风口,这次里面再没有半点动静,通风口其实很大,阮清夏能钻进去,此时她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该进去看看,那东西会不会是线索?

    她看向一旁李双双的位置,然后愣住了。李双双居然不在那里,她伸手摸过去,软和的床单上尚有余温,阮清夏很确定自己刚刚一直是醒着的,一个人从她身边离开不可能感觉不到,那么李双双到底…是如何离开的?

    她看着面前空荡荡的房间,镇静了一下轻手轻脚的站了起来,抬手按动灯的开关,开关声啪啪作响,光亮却没有到来。这尚且是阮清夏意料之中的情节,厕所去里面更是深一层的漆黑,她大着胆子勉强探索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李双双确实不在这个房间了。

    这人到底是怎么消失的?突然的消失又是为了什么?阮清夏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型,走到内窗去拉开窗帘,外面也是一片漆黑,隐约能看到走廊的大概模样,她皱眉打开窗,然后再一次愣住了。

    她打开了通往走廊的内窗,出现的却是一个房间,一个跟101一模一样的黑暗房间。零食还堆在桌上,桌子的凹陷是人头的形状,被子被掀开里面没有一个人,李双双粉红色的行李箱安静的躺在地上——这分明就是101。

    阮清夏一时进退不得,不知道该不该踏进去,她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房间,又看了看面前的房间,两边都是一样的黑暗,一样的诡异。终于她决定从窗子里爬出去,似乎每一个带着恐怖元素的游戏异变都在夜晚开始,阮清夏必须冒险,她想通过这场考试。

    素白的脚轻巧的落在地上,阮清夏一步一步走了进去,灯依旧打不开,厕所依旧没人,这次她没有再选择窗户,而是试着打开了门。门很轻巧的开了,看到门外的景象阮清夏的心却依旧一沉——还是101。

    她没有再走进去,这大概是毫无意义的行为,阮清夏重新坐回了床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其他人也是这么消失的吗?那些报纸上失踪的人都曾经经历过一样的剧情吗?

    她东想西想着再次抬头,通风口前的红飘带依旧放肆起舞,好像是在对阮清夏叫嚣着这是唯一的路了。

    她没有多想,手心的藤蔓缠绕而上,轻松的拉下了通风口的隔离板,黑洞洞的通风口彻底展示在了面前,阮清夏试着在床上起跳,手臂轻巧的够到了通风口内部。

    她双手抓住,全身力气瞬间爆发,成功用手臂把自己的身体撑了上去,这种动作难度太高了,即使是阮清夏把一只腿放上去后仍是喘了喘气。

    爬上通风口,被逼仄的环境限制她只能趴在地上,这让阮清夏感觉好像回到了玩偶镇里的那个洞内,她从立柜里拿出手电筒,手电筒洒出惨白的光,照亮了眼前铺满灰层的管道。

    管道还算宽,只是太过矮小,她回头看了看确认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后,开始向前爬动。这样爬过去下一个房间应该是104,而且距离不远,阮清夏暗暗祈祷着这条路能出去,同时还要频频回头提防着刚刚见过的白影。

    她实在没看清那白影,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只希望不要是什么阿飘,通道本应该很干净,她却在途中看到了杂七杂八的东西,有死掉的的老鼠,莫名其妙的药片,甚至被拔掉针头的针管。阮清夏皱眉向前爬着,她不敢太快,害怕这管道承受不住重量,一分钟后,她终于看到了下一个通风口。

    她松了一口气,在看到通风口之前真的害怕真通道会无穷无尽的向前延伸,那种压抑的恐惧是在空旷的空间所感受不到的,阮清夏探头看向下方,一丝微微的光亮透了出来,她内心一喜,往下望去心却凉了一片。

    这依旧是101,粉红色的行李箱,空无一人但被掀开的床单,唯一不同的是,桌子上那个人形凹陷处,此时似乎正有人在努力的从那凹陷里挣脱出来。

    阮清夏明白了,那从来不是什么工艺。是一个人与桌子融为了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