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八十四章 濒临死亡
    决定不再跟着尸体前行后阮清夏又没了前进的目标,她依旧胡乱选择洞口钻进去,然而她前面的每一个洞口依旧有记号,这么胡乱游了一会,她面前的鱼却越来越多,甚至有透明的水母。

    她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鱼,鱼并不怕人,有的就围在阮清夏身旁游泳,似乎是久未见到新事物,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鱼围着她,让她前行都需要小心翼翼,海里许多生物都有毒,她可不想死在鱼的手上。

    纸条再次出现在了手上,“你要不要往回游?”

    阮清夏其实也有这个想法,见到鱼并不是好事,但是往回走会走大量重复的路,时间已经不多,她看了看手表,半个小时不到,她没有机会浪费时间了。

    继续往里深入,所见的鱼长得越来越任性,可以说是奇形怪状了,阮清夏唯一能认出的就是深海龙鱼,它有一个大头,有大量又长又尖的獠牙,一个发光器钓饵长在下颌,身体两侧还有两排发光器,这些自带光芒的鱼在黑暗中组成了点点萤火,看上去倒有些梦幻。

    阮清夏呆看了几秒,正准备离开时对方居然扑了过来张开大嘴,毫不留情的用藤蔓把它击开,她继续前行。后面的鱼大部分都有攻击性,看到阮清夏第一反应都是扑过来,都被后者用藤蔓抽飞。

    水咸得夹口,阮清夏摸了摸鼻子,再次看了一眼手表,她愣了一下,剩下的时间居然还有将近半个小时,这不应该啊,在她的感觉中距离上次看手表怎么也过了有十分钟了,她仔细回忆着上次看的时间,那时候还有…阮清夏想不起来了,也怪自己当时不仔细看看。

    应该只是在水里待了太久,无形中感觉时间变慢了吧,阮清夏安慰自己,但心里依旧有些不安,她最终停了下来,在井壁上写到还有多少时间?

    写完她就看着自己的手,等待着纸条的出现,然而这次等了很久依旧没有,她皱紧了眉,难道上面出什么事了?

    没有办法,至少她还能呼吸,只能选择继续前行,走过一个又一个岔口,水流的速度越来越快,水花依旧没有踪影,在第五个岔路之后,阮清夏突然觉得手上传来了一股吸力。

    那股吸力出现得很突然,却力量强大,连阮清夏都被它拽地移动了一米,吸力来自面前其中一个岔路口,阮清夏扶住井壁与吸力做着抵抗,这个吸力难道是入海口?还是水花出现的特点?

    假公主有太多没有交代清楚的东西了,她犹豫着,水的吸力却越来越大,甚至阮清夏都有点不能抗衡了。

    她的手指甲抠进井壁,时间还有剩余,想了想她决定先把发夹从立柜里拿出来,然后跟着吸力进去试试,如果是入海口那么就立马使用发夹传送,这样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念及此处她松了手,身体已被水流往那个岔路口带去,同时她伸手拨弄手表,等了一会立柜却没有出现。

    心里一沉,阮清夏再次拨弄手表,还是没有!怎么回事?手表坏了?她松开手手表再次回到原本的时间,时间居然跟几分钟前她看的时候没有一点变化,手表真的坏了!

    难道是被水泡得太久了?可是它可是一个道具啊,她紧张起来,心都被拽在了一起。

    阮清夏不敢相信,她已经进入了那个洞口,巨大的吸力把她往里面扯去,往更深处看只有一片黑暗,她试着用手去扣住井壁,指甲深深的插进里面,才勉强稳住了身体,可是想往回游却不可能,吸力太大了,水完全是往下倾泻,她没有办法与水流抵抗。

    手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坏的,现在果冻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也不知道,或许下一秒她就会不能呼吸,一丝绝望浮上心间,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多的意外,明明应该滴水不漏的计划,偏偏百密一疏,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这种想法刚刚划过脑海,阮清夏只觉得喉头一紧,能顺畅呼吸的感觉离去,迅速的有咸涩的水钻进了鼻孔里,她连忙鼓住气,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就算她如今身体进化了很多,也顶多在水里憋死三分钟左右,脸色越来越红,阮清夏看着面前流动的浮游生物,彻彻底底的开始绝望。

    她可能真的要葬身在这无尽的海底了,力气渐渐从身体抽离,阮清夏开始抓不住井壁了,呼吸困难使她大脑缺氧,连手都开始颤抖,已经憋不住气了,她最终受不了的张开了口,一大串气泡从嘴里冒出来,水大口大口的灌进嘴里,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她无力的松开了手。

    没有与吸力抗争的力气,她迅速的被吸着下沉,她眯着眼睛,隐隐约约能看到洞的出口,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横陈在那里,无数的浮游生物和鱼被裹着吸进里面,那种黑色很纯粹,想必就通往那个黑暗得鱼都不需要视力的深海海沟,如果被吸进去尸体会沉到最深的海里,沦为深海海泥的一部分。

    据说人之将死的时候脑海里会闪过自己的一生,像走马灯一样播放,眼前的黑暗渐渐模糊,她好像确实看到了什么,最开始是爸爸妈妈的笑脸,笑着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然后自己一点点长大,是闺蜜说要和她做一辈子的朋友,然后时间再次过去,末日来临,阮清夏看到自己一个人走在黑暗的街上,满脸泪水。

    她仔细看着自己,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和血迹,泪水和血混在一起脸上模糊,她慢慢走着,走到一半时脚踩上了一地血。

    阮清夏低头看着鲜红色的血,还是新鲜的。她缓缓抬头,冲入眼睛的是一具具尸体,有人的,也有怪物的。在那群尸体中,谷时手持一把日本刀,转过来看着自己,面无表情满脸血迹,蓝色的瞳孔在深黑里像潮汐翻涌的大海。

    “我没有死。”

    阮清夏一下子睁开瞳孔,手在水里乱抓着,眼睛逐渐充血,黑色的洞口就在她的身后,她张大了嘴世界都褪去了颜色,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后眼睛还是缓缓闭上,最后的最后,她好像看见了扎进来的一束光和…

    一只向自己伸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