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八十八章 偷渡
    双头蜻蜓怪的到来让人类死伤惨重,一具具尸体堆叠在城墙以外,空气中满是血腥味,不光是谷时,阮清夏也一身都是粘稠的血,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其中小腹处的最严重,那是蜻蜓怪死前的奋力一击。

    她轻轻拉开衣服,疼痛让她皱紧了眉,还好没有伤到内脏,只是肚子上的肉都翻了起来,血流不止。

    “张嘴。”谷时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同时一颗大白兔奶糖被塞进了阮清夏嘴里,甜甜的奶味在嘴里散开,她是见过这个道具的,能帮助身体伤口快速恢复。

    谷时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他是主战蜻蜓怪的,受的伤比阮清夏还重,二人休息片刻进了城墙,今天的伤者太多,卡车已经运不过来,更多的人只能躺在地上等待着救援。

    周焕奕从旁边的城墙外走了进来,他的石头碎了只剩下一小块还在背上,汉服被撕成了碎布挂在身上,同样浑身浴血满是伤口。

    三人凑在一起在城墙处等了很久才来了接他们的皮卡,同样是那个医院,她们排了半天的队得到了治疗,这次医院旁边依旧有怪物击杀排行。谷时仍是第一,阮清夏排到了第八名,周焕奕则是第七名。

    步骤轻车熟路,三人得到了治疗各回各家的躺在床上,放松着全身的肌肉,每一次的怪物潮都危机生命劳心劳力,可以说比在重庆时还危险,事实上阮清夏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留在北京了。

    她躺在床上就快睡着时,大喇叭又响起了声音,“非常感谢所有市民,我们再一次从怪物潮的冲击里坚持了下来,今天最新出现的双头蜻蜓怪极其危险,我们的实力还需要更大的进步,今天,有两人共同合作击败了这个怪物,谷时,阮清夏,诚挚的欢迎你们来铠甲总部,我们有要事商谈。”

    喇叭内容重复了三遍,谷时的大名大家自然早有耳闻,只是阮清夏倒是第一次听说,听上去是个女生的名字,即使是末日到来,因为男女体质的差异,大部分仍旧是男生远强过女生,所以听到她的名字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诧异。

    阮清夏现在可没心思商量什么要事,她在使用了大白兔奶糖后感到极度的困倦,身体需要睡眠休息来恢复,把所有的事情放在脑后,她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极不安稳,小腹处的伤口一直隐隐作痛还发痒,梦力还有蜻蜓怪狰狞的脸,她不安稳的睡了一夜,起来还头痛的厉害。

    缓缓坐起来,阮清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恢复了很多,只是全身上下的血都干了成了血痂掉在了床上,她坐起来换好衣服,用湿毛巾把身体擦了一遍,至于这被单就只能换新的了。

    打开门,谷时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桌子上,眼睛是对眼,看来他预知未来的能力再次发动了,阮清夏从立柜里拿出食物在他旁边坐下,吃了几口谷时才缓了过来,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哎,找我们去不是什么好事。”

    阮清夏一愣,“你已经看到了他们叫我们去是做什么了?”

    “嗯。”谷时拿过阮清夏放在桌上的面包,“首先肯定是有奖励的,其次是要我们加入铠甲队。”

    “我可不想。”阮清夏摇头,穿着那笨重的铠甲天天去什么职位上值班,这不就像以前上班族的生活,她最讨厌这样被束缚。

    “那我们不去。”谷时笑,“不过他们迟早会找上门来,不如我们去城外玩一段时间?”

    “去城外要申请的,到时候他们还不拦住我们?”阮清夏是万万没想到,拼死杀了一只蜻蜓怪还惹上了麻烦。

    “偷渡呗。”谷时笑得像狐狸。

    ——

    夜深,四周自然如往常一样浓雾翻滚,安静的街道上,一个人影快速的窜过,躲在楼房后冲后面的人招手,“安全,快来。”

    身后的阮清夏穿着一身黑衣无语的站在原地,她的头上套了个黑色的塑料口袋,眼睛处挖了两个洞让她不至于成了个睁眼瞎,“你确定我们这样不会更明显?”

    谷时头上自然有个同款,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来,“不会的不会的,你别大声说话,快过来。”

    阮清夏艰难的呼吸,这东西忘记在鼻子上挖洞差点把她活活闷死,她不情愿的跟上谷时,对方表现得就好像特工,速度飞快的在一栋栋楼中间穿梭,头上的塑料口袋被风吹得发出巨大的摩擦声音。

    “说真的,我觉得我们正常一点走去城墙更好。”

    “嘘,公主,我们这是私奔,不要张扬。”谷时转过头来把手指放在塑料袋前,看位置应该是在嘴巴处做嘘。

    “私奔个锤子。”阮清夏锤子打到对方头上,开始怀疑起了谷时的智商,他不会是个痴呆儿吧,想到这里她面带同情得看着前者,“没事,我不会嫌弃你的。”

    谷时自然不知道阮清夏内心的想法,被后者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弄得蒙了一瞬,“总之快点走啦,跟上我。”

    阮清夏极不情愿的跟上了谷时,如果现在有监控摄像头看着他们的话估计画面会很好笑,两个智障的自导自演,这一路上他们压根没碰到人,别说铠甲人了,连市民都没碰到,太阳再怎么消失,刚经历了大战的深夜大家还是要睡觉的。

    总之,一路上飞快的前行,他们很快到了城墙处,深夜守城墙的铠甲人少了很多,每四扇门才有一个人守,在黑暗的浓雾中铠甲人压根看不了这么多门,二人很轻松的抓住了机会翻上了城墙,小白自然是一直跟在阮清夏脚下的,也被谷时抱着爬了上去。

    “看吧,我说的什么。”谷时站在城墙上对阮清夏比了个大拇指,“我厉害吧。”

    阮清夏翻了个白眼,她伤还没好完,刚刚这一爬扯得她伤口生疼,正准备说什么,一道刺眼的白光落在了二人身上,刺得阮清夏睁不开眼。

    “你们两是谁,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