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九十二章 无隐村(四)
    阮清夏醒过来的时候房间一片漆黑,不知是不是谷时关了灯,桌上的饭盒已经空了,或许是晾了太久散发出腥臭的味道。她坐起来打开灯,房间一瞬间亮了,眯了眯眼睛她看向一旁的床,谷时很安静的睡在上面,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油渍,时间已是晚上8点。

    “醒醒。”阮清夏一边推谷时一边起身,窗外变得很安静,顺着阳台看下去只有浓雾滚滚,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农村的人果然睡得很早,这也是个收集情报的机会,她倒是要看看那个秘土到底在哪。

    谷时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清醒了一下下了床,阮清夏回头看他,“你吃了那东西没什么吧?”

    “没事啊,活蹦乱跳。”谷时说着张开手,还跳了两下。

    阮清夏失笑,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但是以防万一她还是吃了自己带的干粮,闻了饭菜的味道后干粮变得索然无味,和着水勉强吞下去,她首先出了门,谷时跟在了身后。

    走廊一如往常的安静,这个旅馆只有他们两个住客,走到楼下更是一片漆黑,什么灯都没有开。前台已经空了,不光是老板娘不在,她特意放的玩偶也没在那里。

    或许是有事出去或者上楼休息了,阮清夏没有在意,接着走出了旅馆。街道上浓雾翻滚,没有一点声音,太过安静。这种安静让阮清夏皱紧了眉,难道整个村子的人都睡着了?

    谷时和小白跟在身后,空旷的脚步声回荡,街上的门店都还开着,只是已没有了人,“睡觉都不关门,这里的民风这么淳朴?”

    其实她心里有了个很不好的想法,这个镇上的人不会都…消失了吧?

    从村尾走到了村头,最后到达了他们进入村子的石桥,小溪哗啦啦的流淌着,这一路上居然真没看见一个人。再怎么试图安慰自己阮清夏也感到了不对劲,她没多说话,回头进了第一个大门敞开的屋子,这家屋子并不是店铺,一楼堆放了许多蔬菜谷物,阮清夏忍住把这些东西全部放进立柜里的想法,踏步上了二楼。

    二楼明显是居住的,分了三个房间,进门就是客厅,摆放着脱皮的沙发和非常有年代感的电视,墙上还贴着万马奔腾观音送子之类以前老式农村才有的画。

    推开客厅的门接着的是卧室,依旧是老式农村的床,最下面还铺着稻草,在整个房间转了一遍,阮清夏已经确认了这个房子里没有一个人,最里面的卧室床上还有半根没抽完的烟,燃烧着把被子烧穿了一个洞。

    阮清夏把那根烟头拿起来,烟嘴还有些湿润,嫌弃的擦了擦手,她一言不发的下楼,进了第二个房子,这个房子跟刚刚那个大致相同,同样没有人,一楼的饭桌上还放着热腾腾的菜,饭被吃了一半,筷子掉在地上,这些人确实消失了,而且消失得十分匆忙,连饭也没来得及迟完。

    可是为什么?阮清夏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村民会去哪里呢?谷时慢吞吞的跟上来,歪了歪头,“这些人都去哪里了?”

    “不知道,但是他们确实消失了。”阮清夏皱眉,“这个地方太不对劲了,我们还是走吧。”

    “好啊。”没想到谷时这次答应得非常干脆利落。

    阮清夏没再接话,抱起脚边的小白就走,她们已经走到了石桥附近,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进入村子的石桥,二者一起踏上去,桥上的雾更浓了一些,一瞬间卷过来让阮清夏丢失了视线。

    这雾太大了,能见度这东西都快没了,她抬起手摸索着往前走,身后有脚步声,谷时应该跟在后面,走了几步雾渐渐散了,石桥也到了尽头,阮清夏一喜踏出浓雾,下一秒却直接呆住了。

    在她面前的,还是熟悉的村庄,空无一人。

    阮清夏愣了半天回过头去,谷时也是一脸懵逼的表情,前者当即回头重新踏上石桥,跟她所想的一模一样,再次穿过石桥,出现在面前的还是无隐村——她们被困在这里了。

    这座石桥就像一个屏障,也像一扇传送门,只是无论是门的这头还是那头,全都是同一个目的地,无隐村。

    阮清夏没有放弃,这是她选择了淌着溪水过溪,这条溪上同样浓雾弥漫,当她踏上岸去看到同样的建筑时她的心彻底凉了下来,之后她又不甘放弃的尝试了各种方法,从村尾走,从房子里翻出去,不管是哪种方法,最后她都会回到无隐村。

    这个村子把他们关在了里面。

    叹了一口气,气喘吁吁的阮清夏在原地坐下,“虽然目前看来还没有危险,可是被困在这里…”

    “其实这里也挺好的。”出乎意料的是谷时说出了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话,“食物充足,又只有我们两个人,甚至没有怪物,我们没有性命之忧,就生活在这里也不错。”

    阮清夏愣了一下看着谷时,对方蓝色的眼睛还是熟悉的模样。“听上去很安稳,但是你确定这个村子没有危险?这些人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还有最开始那个模样熟悉的小女孩也让我很在意。”

    谷时耸肩,“起码目前看来没什么危险,而且那个小女孩不是已经消失了吗?”

    阮清夏没再接话,谷时或许是在刀尖上摸爬滚打太久,到了这里也开始向往死了平稳的农家生活,但是阮清夏不满于此,她还要去美国找妈妈爸爸,还有周焕奕胡桃子,她认识的很多朋友她都不愿意丢下。

    她没有叫对方快步往前走,谷时连忙慌慌张张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小跑跟上了前者,“哎,阮清夏,你去哪里?”

    阮清夏一瞬间顿住了脚步,缓慢的转过来望着谷时,眯了眯眼睛里面全是危险的信号,谷时愣了一下,下一秒前者突然爆起,藤蔓从手中缠绕而出的同时她的身体一下子压到了谷时的旁边,淬毒指甲抵着对方的咽喉。

    “你不是谷时,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