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鱼怪
    酒店安静如常,阮清夏有一瞬间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逃跑了,按理说他在天津有如此庞大的势力,不可能猥琐到这种程度,在三人经历彩色棋盘游戏之时他也该集齐了手下才对。

    另一边谷时倒是悠闲得很,看见这个房间没人转身就开始踹其他的门,一扇扇门应声而开,门碰撞墙壁发出巨大的撞击声,所有的房间都差不多,家具并不脏,看上去都曾经住过人,只是他一直踹到了走廊的尽头,所有房间都看了一遍也没有人。

    严田一一直乖乖跟在阮清夏身边,抬起头来看着后者,“怎么办?”

    阮清夏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毕竟她此刻也不确定娘炮还在不在这栋建筑里,他一开始能把自己瞬间和小女孩互换位置,要逃跑应该很容易,可他那么多手下,为什么不选择一战而是直接逃跑?

    她沉默了半晌,“先把楼下的房间也找一遍吧。”

    三人开始行动,一人负责一层楼挨着房间搜了一遍,阮清夏找的是四楼,这一层没被娘炮组织收拾过,到处都是灰尘蜘蛛网和血迹,不少的房间甚至有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虽然已经看多了她还是觉得有些恶心。

    一间间的找过去,她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最后几个人在一楼集合,没有人找到娘炮,或许他是真的逃了。可如果他跑了,要如何找到唐跃?

    皱紧了眉,阮清夏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只是有什么办法呢…”

    谷时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天津如此之大,如果对方真要逃自然是不好找,念及此处阮清夏换了一个目标,她把目光重新投向严田一,“唐跃一般在哪个地方活动?”

    严田一垂眼,“他应该在沿海那边,其实那边没啥人敢去,只是他那个小团体正好有克制那些东西的人。”

    “那些东西?”

    “嗯。”严田一点头,“其实天津人少不光是因为娘炮团伙的存在,他们能如此壮大只是因为天津人本来就很少了,大部分都逃去北京了不说,天津有一种其他地方没有的怪物。”

    他继续说,“那是种从海里来的生物,就跟罗非鱼长得差不多,但它还有四双在陆地上行走的脚,身上一股腥臭味,长得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们叫它鱼怪。”

    “它们从海里出来,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第一个触碰它的人遭了殃,鱼怪在接触到人的一瞬间会在原地消失,实际上是和人融为了一体,那个人只会楞一秒钟,之后就看上去没有任何事,其实他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已经死了。”

    严田一的表情有些嫌弃,“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被鱼怪寄生的人身体不会腐坏,行为没有任何差异,但是正常人如果触碰到了寄生人,那个人也同样会被寄生,被寄生后的人可以存活一个月左右,之后会腐化消失。”

    “就是因为最开始所有人的不知情,鱼怪是在鸵鸟人还有其他怪物之前出现的,在我们意识到的时候人类已经开始大面积的死亡,最开始被寄生的人很少,可一传十十传百,第一个人死亡后剩下的人全部开始大面积的死去。”

    “现在存活下来的,要不就是比较孤僻的人,要不就是比较幸运没有接触到被鱼怪寄生的人,总之天津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海边。”

    严田一说完,阮清夏点了点头,背上也起了一层薄汗,她能想象到末日初现,大家都不了解的怪物从海里上来,然后不明不白的一夜之间人类大量死亡的可怕,估计那时候存活下来的人都很蒙,所有的人突然的死亡消失。

    “那东西确实防不胜防,可大家现在了解真像后躲避它应该很容易吧?”

    “不是哦。”严田一接话,“鱼怪防不胜防,它最擅长的就是跟踪在人类睡去时触碰你,因为他体型小全身漆黑很容易隐藏在黑暗的雾中,如果它寄生了什么人现在也很难分清。”

    皱了皱眉,阮清夏看向严田一的手,听了天津城的经历她才意识到,严田一的手上一直套着一个透明的手套,那手套紧贴着皮肤,在黑暗之中很难看出来,估计城里其他人也差不多,他们不仅要提防着鱼怪,还要提防寄生人。

    “这么说来去海边确实危险。”

    “公主想去就去。”谷时插话,表情轻松,“鱼怪我能察觉到,不会让它碰着你的。”

    “这么有自信?你还没见过这种怪物呢?”阮清夏挑眉。

    “保护公主我一向很有自信。”谷时得意的笑了笑,脸上全是意气风发的自信。

    “说起来…”严田一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插嘴到,“唐跃那伙人里面,就是我说能力克制鱼怪那个,他能克制鱼怪好像是因为能感知到周围的生命体,具体到什么物种是男是女,如果找到他对捉娘炮也是一个助力吧。”

    阮清夏侧过头去仔细听完点了点头,海边看来是必须去一趟了,只希望这鱼怪没有想象中危险吧,她可不想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寄生人,这种寄生让她想到了铁线虫。

    铁线虫是一种非常恶心的生物,成虫栖息于河流、池塘及水沟内,雌体所产的卵在水内孵出幼虫,当这种虫被大型节肢动物如螳螂、蝗虫等吞食后,幼虫在这些节肢动物体内继续发育,会逐渐控制宿主的行为,幼虫成长为成虫时,会控制宿主寻找水源淹死宿主后从宿主体内钻出。

    一想到这东西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比起害怕她更感到恶心,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三人就一起走出了酒店,双胞胎壮汉还在院子里坐着,看到他们出来大概也猜到发生了什么。

    “娘炮不见了。”阮清夏主动搭话,“我们要去海边一趟,你们…”

    “我们就不去了。”一提到海边壮汉就皱了皱眉,旁边骨头粉碎的壮汉已经嘴唇发白了,“我弟弟也受了重伤,我要带他去找人帮忙,娘炮既然消失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阮清夏倒是也懒得扣下他们,只是娘炮不见了而壮汉二人也算是背叛了娘炮,他们不跟着自己就不怕遭遇报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