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地狱
    正观察着手里的奇异光木,巨大的水声再次响起,同时阮清夏感受到原本微微倾斜的车厢一下子变得平缓,轻轨已经整个浸入了水里,车身滑开漆黑的海水快速前进。

    许是眼睛习惯了海水的黑暗,此时的她才开始渐渐看清面前的一切。漆黑的水里不仅不死气沉沉,反倒生机勃勃,各种各样的生物在眼前浮动。

    海水里满是模样奇异的鱼,都是平日里未曾见过的物种,五彩斑斓的小鱼成群结队的游过,偶尔还会有犹如斑马一般长满黑白条纹的虾误入队伍,甚至还有海星模样却长成了六边形的东西。

    不过无论这些物种多奇特,这水中的霸主还是横行霸道的墨鲨,它们几只聚在一起,模样丑陋,黄色的尖牙露在嘴巴之外,可爱的小鱼不少都成了它们的腹中餐。

    这神奇的水中世界倒是让阮清夏啧啧称奇,只是这黑海到底是那片水域?这里面的物种她也从未听说,估计并不是现实中的大海。

    这么思考着,轻轨也在加快速度前行,把各种各样奇异的场景甩在身后。它并没有在水里行驶太久,大概十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巨大的“哗——”,轻轨开始缓慢向上驶去,一大串气泡在窗外升起,没过多久就出了水面。

    黑色的水渐渐褪去,有微光洒入眼睛却并不刺眼,阮清夏习惯性的眯了眯眼,此时印入眼帘的是黑色的天空和乳白色的海水,大面积的把眼前的整个画面切成了两块,乳白色海水清澈犹如牛奶一般,看得让人想要大口畅饮。

    阮清夏压下这种想法,她知道这东西不可能是补钙的牛奶,继续贴着窗户往外看去。漆黑的海水已经被远远甩在了身后,两种海水的交界处如同太极一般交融。

    “呼——”同一时刻,身旁传来了女生松气的声音,阮清夏一转头就看见了一旁面色苍白的女生正在喃喃,手快速的拍着胸脯,“终于过了黑海了。”

    “黑海?”终于有个人主动说了话,她急忙接上去,也不管不认识的唐突了,太多疑问已经挤满了她的大脑,急需一个人来解答,至于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就只能自己判断了。

    “就是刚刚那片海啊。”女生眨眨眼睛,倒是毫不吝啬回答问题。她虽生得模样普通但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倒是平添了一点可爱味道,“幸好今天没遇到成年墨鲨,不然又得死好多人啦。”

    成年墨鲨,也就是说刚刚那凶相毕现的墨鲨还只是个未成年?阮清夏思考着配合着露出善意的笑容,“既然黑海很危险,那怎么不走水面?”

    “水面?”女生嘟嘴,“水面上可有列车员都无法解决的麻烦,总之我们现在平安到白海了,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

    女生说着突然跪坐在了座位上面朝窗户,然后——一伸手打开了窗户。阮清夏可从没见过轻轨的窗户还能打开,她愣了一下,海风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进来,空气中满是咸涩的海腥味。

    女生两个细长的麻花辫在空中飞舞,她吸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道,脸色看上去不再那么苍白了,“姐姐是第一次死吧,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死?”阮清夏皱眉,她现在算是大概意识到了,这个轻轨内部应该是一个雾晶游戏,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就是游戏里的nc,只是这个雾晶游戏应该比较特别,只是具体特别在哪里还需要继续观察。

    “果然是第一次。”女生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你不知道吧,这里是,地狱。”

    她最后两个字故意把尾音托得很长,面色甚至有一丝骄傲,“你没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现实中不可能的吗?人死了都会来这里,坐着暗日列车,就是这轻轨,穿过黑海,白海,狱镇,最后到达忘川河畔,在那里喝下孟婆汤,然后转世。”

    阮清夏听得是一愣一愣的,这要是换做以前这番话会多么可笑,可现在的她已经有足够的吸收能力消化这些信息了,这里的设定是地狱,只是跟她常听的地狱不太一样。

    “我死了?”她继续看向女生,她可没有自己死亡的记忆。

    “对啊,现实中一定是心跳停止了才会来到这里。”女生点头,“不过嘛,如果你的身体被拉去医院抢救了,并且抢救成功了,你就会得到白日列车的车票,洗去关于地狱的记忆回到人世,但是你下一次再死亡这些记忆还会回来。”

    女生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看上去口干舌燥的,她似乎认为这一番话一定能把阮清夏吓得面色惨白,她故作老成的拍着后者的背,“没事啦,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来这里已经三次了,不都活着回去了?”

    “嗯。”阮清夏心不在焉的应着,仔细的捕捉着女生话里没一个情报,目前看来游戏的设定应该是末日前的地狱,不然哪还会有医生抢救这东西?她重新坐回原位,窗外乳白色的大海和偶尔跃起的奇异小鱼都再吸引不了她的视线。

    难道说她踏入轻轨的时候已经算是死亡了?那么她需要做的就是拿到白日列车的车票重新回去,可是车票要怎么获得?等待医生抢救什么的未免太扯淡了。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没有开始没有目的的雾晶游戏,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只怕自己判断错了任务,就一步错满盘皆输。

    正思考着,熟悉的哗声再次响了起来,这一般都是轻轨有什么改变造成的水花声音,巨大而急促。一旁的女生也及时开了口,声音里的颤抖无声的述说着她的紧张。

    “狱镇到了。”

    阮清夏闻言抬头望向窗外,海水居然又变了一个颜色,这次是浅蓝色的,能见度很高。

    蓝色的海中各式的木质小屋漂浮在上面,一棵棵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在水中生长而出,跟房屋纠缠在一起网住阳光洒下点点光斑,就好像…

    “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