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水花滩
    无论如何,要收集的东西是顺利收集齐了,这并没有阮清夏想象中的困难,接下来就是找到顾银铃的灵魂了,只是这么久时间了,她真的会留在地狱仍未转世吗?

    白日列车开始继续前行了,天空依旧黑压压的,在深崖站附近的区域也恐怖依旧,列车堪堪行驶在一条还没它粗的路上,四周尽是深渊,黑暗得看不清任何东西。

    阮清夏甚至觉得这深不见底的黑暗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只等着列车掉下去,再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所有人,列车脆弱的铁片会被挤压变形。

    越想越渗人,她不想再继续往外看,只要一看窗外就只能看到无尽的深渊,好像列车并没有行驶在任何东西上,而是在黑暗的虚空中随时可能坠落。

    徐银锡明显已经看惯了这场景,在一旁开始吃起了东西,阮清夏也拿出了自己的食物往嘴里塞,其实她倒并没有感觉饿,只是该吃饭了。

    嘴里嚼着,她无聊的听着旁边的人聊天,还真是人生百态什么都有,吃完了就睡了过去,白日列车确实车程比暗日列车长了很多,每一站都相距甚远,她没什么事干也只能睡觉。

    这次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小时候和外公外婆在西明生活的日子,那时候的夏天太阳总是很毒辣,蝉叫个不停,她就和外公外婆一起坐在门外的大树下吃冰棍,听两个老人讲各种各样的故事。

    西明熟悉的栀子花香萦绕在鼻尖,耳边徘徊着老大爷老婆婆门聊家常的吵闹声音,或许是太期待见到外婆才会做这个梦,但至少这梦很美好,让她短暂的逃离了身边的一切。

    “唔。”

    时间在梦中如水流逝,阮清夏睁开眼睛,阳光正温暖的洒在身上,把她的皮肤晒得微微发烫,这突然直射进眼睛里的阳光让她有些不适应,是白天到了。

    她习惯性的望向窗外,此时的白日列车正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浅蓝海洋上,海水只有不到半米深,透过清澈的海水能看见易碎的白色沙子,就好像人间的浅海。

    “水花滩要到了。”徐银锡早就醒了,他直直的看着窗外,还是笑得像只小绵羊般纯良,似乎这种表演已经溶进了他的灵魂,“虽然还没找到银铃,但经过前几次的打听,我很确定她还在地狱。”

    “嗯。”阮清夏点点头,列车依旧在快速行驶着,窗外是美得触目惊心的景象,倒不会让人乏味,这次没有花太多时间,大概十几分钟后,只听见“哗——”的一声,车停了。

    水花滩地如其名,窗外本来没有任何杂质的浅蓝海水中生长出许多百合一样的花朵,伸出水面有两三米高,奇异的是这些花犹如水筑成一般,甚至能看见花茎里浅蓝的海水在流动。

    “滴…”

    随着黄色的灯光闪烁,列车打开了门,这一站没人等车,似乎只是一个观光景点。

    徐银锡带头迈步走了出去,“那些就是水花,水花滩即使在地狱也是一道很美的风景。”

    “确实。”阮清夏点头,跟着走出列车,一脚就踏入了浅蓝海水之中,水只极膝,脚下的细沙踩着格外柔软,水花就好像没有根一般浮在水中。

    “可惜了如果晚上来的话,水花还会发光。”徐银锡继续笑着解释,比他还高的水花遮住了阳光,偶尔有一些光斑透过水花洒下来,在浅蓝的水面上发光,脚边许多奇异的小鱼在白色沙面上游动,偶尔还会围着他转。

    阮清夏小声喃喃,“有时候我真的会怀疑这里是天堂。”

    “这里也是通往天堂的地方,正好我们要去那附近找灵魂,时间不多跟上我吧。”

    徐银锡还是笑,着语气却仓促起来,他还算善解人意的给了阮清夏两分钟观察美景的时间,这句话说完却没有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迈步向前跑去,拨开无数水花。

    阮清夏跟上闻言,他当然理解对方着急的心情。二人的速度是很快的,身后虽然也有其他人下车,却都只是一晃眼他们就已经消失了。

    风在耳边呼啸,水花滩意外的深,跑了半天面前依旧是一株接着一株的水花,阮清夏一边跑着一边估算着徐银锡的实力。

    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异能是什么,但他奔跑的速度完全不在她之下,可见如阮清夏所想的一般,徐银锡虽然一直笑眯眯的,却不如表面那般好拿捏。

    “呼。”正思考着,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喘了一口气,嘴角再次勾了起来,“到了。”

    阮清夏闻言抬头,水花滩已经到了尽头,眼前取而代之的是参天的水花,几乎有数百米看不到头,阻挡了所有的阳光。

    水花滩和水花林中间是一片空旷的浅蓝海滩,被阳光晒得有些发烫,就在这片海滩中间,一块块石制阶梯腾空着向天空蔓延而去,看不到尽头。

    “这里…”

    “这就是通往天堂的路。”

    徐银锡说着,同时水花林中有偶尔有身着蓝色衣服的人走出来,一步步的踏上那些阶梯,往看不到尽头的云端走去,那些云朵如同融化的的黏在天空之上,不知道那上面又有怎样的世界。

    “水花林是天堂列车的终点站,可惜很少有人能脱离六世轮回。”徐银锡说着望向天空,一直眯着的小眼睛里有异样的光闪动。

    “那我们要怎么找到顾银铃的灵魂?”阮清夏虽然也心生向往,但知道那里太过遥远,至少现在她还没死,只能把目光放回了当下。

    “这个嘛,我们要进入水花林…”

    徐银锡也回过神来,把目光从新投回水花林,刚刚开始说却注意到阮清夏愣了一下,目光突然定住了,他顺着对方的眼神看过去,“怎么了?”

    阮清夏没回答,从水花林中不知何时走出了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他的皮肤在阳光下异常白皙,黑色的发投下阴影却挡不住少年眼里蓝色的光,少年的五官流畅完美宛若一幅画,让人甚至觉得下一秒,身披阳光的他身后就会长出光洁的翅膀,飞向云的尽头。

    阮清夏愣了半天才叫出了他的名字,声音里满是不敢相信的颤抖。

    “谷时…”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谷时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