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真假谷时
    各种各样复杂的想法在阮清夏脑海回荡,弄得她头痛欲裂,她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自己认识谷时的经历,在玩偶镇陷入绝境时是谷时主动出现,告诉她们是同伴,理由是他了解阮清夏的一切,还有对讲机。

    阮清夏选择相信了他,成为了谷时的同伴,心里认为这个歌舞剧演员虽然表现夸张却可靠。

    那之后谷时突然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再北京再次相遇,值得一提的是阮清夏到达北京后很久谷时都没有主动联系她,第一次来找她就打伤了周焕奕。

    从那之后谷时一直跟在阮清夏身边寸步不离,他性格里确实有着暴力因子,对所有可能威胁到阮清夏的人都试图下手,但确确实实的,谷时从来没有伤害过阮清夏。

    他一直保护着她,就像一个真正的骑士守护公主。

    阮清夏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的记忆,与谷时生活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不停闪动。

    “公主,你没事!”

    “他跟你不是朋友,我跟你是啊。”

    “我被降级,是为了保护公主。”

    “公主不能去。”

    无论真相如何,过去的那些经历和记忆都是真实的,阮清夏揉了揉眼睛,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了微光,他们要走到水花林的尽头了,她回头看了看“谷时”,对方虽不情愿但脸上却一直没有什么表情。

    这个“谷时”,跟阮清夏在木夕记忆里见到的那个一模一样,冷漠,偏执,情绪永远不会表现在脸上。

    水花林到了尽头,阮清夏一脚踏出去,同时光木失去了漂浮的能力落进了浅蓝的海水里,她蹲下把光木捡起来,转身把“谷时”也拉了出来。

    “谷时”被拉得一个踉跄,被迫站在了站在阳光下,冰蓝色的瞳孔里满是冷漠,这个眼神太熟悉了,阮清夏曾经看过无数次。

    “你是什么时候死掉的?”阮清夏直视着他的眼睛。

    对方答非所问,“不用试图复活我。”

    阮清夏勾了勾嘴角,“你对生活没有半点留恋,那为什么还在这里徘徊?”

    “这不关你的事。”

    阮清夏叹了一口气,想跟这个“谷时”交流太困难了,他愿意理自己都不容易,“你应该记得我吧,我看了你很多年。”

    “谷时”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阮清夏试图感化他,“我认识你,看完了你几乎整个人生,明白你的不幸,但同时,我还认识另一个开朗的谷时,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你,是我失去记忆的三个月里什么改变了他。”

    说着说着阮清夏抬头看向对方的眼睛,他的瞳孔正在震动,“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

    对方久久没有接话,只是避开了阮清夏的眼神,阮清夏知道已经有了机会,她没有继续逼他,而是给了他一定的思考时间。

    空气寂静下来,水花林和水花滩中间的位置很安静,穿蓝色衣服的人还在从水花林里走出来,顺着阶梯前进走进云朵深处,阮清夏脚下的水微微发烫,身后的水花滩水花里的水依旧流动着闪耀美丽依旧。

    这些人的故事仿佛都是过客,这里的美景永远的立在这里看着人来人往,阮清夏突然开始思考,如果她在末日里死于怪物手中,也可以来到这里吗?

    不可能吧,这里的灵魂没有一个人知道末日,末日到来以后,就连死亡也不要想幸福。

    胡思乱想结束,仿佛岁月静好的十几分钟后,阮清夏打破了沉默,“你知道他是谁对吧?”

    这次“谷时”没有再继续沉默,他低下头,睫毛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瞳孔,“把他带来,我告诉你。”

    “什么?”阮清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把谷时带过来?”

    “对。”

    “谷时”抬头,眼睛里罕见的有了情绪,一种叫愤怒的情绪,“把那个自称谷时的人带来,我就告诉你一切。”

    阮清夏没接话,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冷漠版“谷时”很少有什么情绪,可他们之间的事却让这个冷淡至极的“谷时”如此愤怒,难道…是谷时杀了他?

    阮清夏想了想,决定把面前这个谷时叫做真谷时,自己身边那个叫做假谷时,把假谷时带过来很容易,这个真谷时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能力…

    其实她知道,就算已经知道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谷时是假的,她依旧偏向于假谷时那边,毕竟跟在她身边一直保护她的一直都是那个假谷时,这么久的感情不会是假的。

    如果不是为了真相,她不会帮助真谷时做任何事。

    “一言为定。”没有办法,想知道一切的阮清夏只能点点头,同时眼疾手快的一抬手,把真谷时头上的一根头发拔了下来。

    她手速太快,真谷时还没反应过来,阮清夏已经把那根头发收到了立柜里,“这个做保险,你别想反悔。”

    “…”

    真谷时恢复了冷淡的表情,他一点也不在意那根头发,抬了抬手,“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阮清夏闻言反应过来,在他们讨论的这段时间里,她的手一直像铁钳一般死死拉住真谷时的手,此时他的手臂上已经红了一圈,隐隐有点死血的趋势。

    她赶快把手抽了回来,“那么一言为定,下次我来找你的时候你别再躲着我了。”

    谷时没接话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等阮清夏反应转头就走,他向来是不喜欢与人接触的,必要的对话结束后就斩断所有联系。

    目送真谷时走进水花林,阮清夏心间一时五味杂陈,她接受了太多让人不敢相信的信息,胀满了她的脑海,这些信息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有些接受不了。

    她一屁股坐下,水一下子漫到了她的胸口,看着四周游动的小鱼和折射着阳光的海水,她的心情稍微被美景治愈了一点,谷时这个插曲阮清夏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要不是答应了徐银锡等他,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那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到底为什么要借用别人的身份?阮清夏不是不想信任他,可他的举动确实让人怀疑。

    明明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同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