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谷时和谷时
    “然后呢,我们就可以拿出光木…”

    徐银锡简单的讲了一下过程,其实已经迫不及待去找顾银铃了,刚讲完就急匆匆的自己走进了水花林,丢下一句。“老样子,六小时内集合。”

    爱情真是伟大,阮清夏在心里喃喃,水花林里面是一片漆黑的,为了防止自己跟谷时走散,她拿出了她的老朋友绳子,把自己和谷时系在了一起,她算是发现了,什么杂七杂八的道具都不如这根绳子管用。

    谷时任由自己被绑好,其实阮清夏一直没告诉他来这里是干嘛的,看着身后人信赖的笑容,不知为何她竟然产生了一丝愧疚,好像自己背叛了朋友,到临头了居然有一丝动摇。

    “哎。”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阮清夏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甩开,带头走进了水花林,谷时还是啥都没问跟着她走进了进去。

    脚踩上湿润的土地的同时,一片黑暗裹了上来,这种黑暗是真的什么也看不了的,一般人突然失明都会有些慌乱,谷时也是这时候才伸手摸了摸,“公主,你要找谁的灵魂啊。”

    阮清夏垂眼,还是选择了说实话,“真正的谷时。”

    她转过头去看着身后的黑暗,等待着对方的反应,那里沉默了一会,带着笑意的声音继续响起,“好。”

    还是平稳的声线,好像他的情绪没有太大的波动,阮清夏却觉得这平淡更让人不适,她拽住了手心里粗糙的绳子,“谷时,我不知道他找你干嘛,如果你选择跟我坦白,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不用了公主。”谷时的声音里还是没有什么起伏,“公主想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

    “…”

    阮清夏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叹了一口气继续伸手向前摸去,她觉得最近自己都快得忧郁症了,除了叹气还是叹气,同时各种各样的灵魂再次围了上来,这次她不客气多了,懒得给他们参观的时间,直接撞开人群继续深入。

    这些爱看八卦的七大姑八大姨又发出了各种抱怨的声音,缠绕在耳边烦得要死,阮清夏努力屏蔽了这些声音,思考起了自己的事情。

    如果那个真谷时真的想见到假谷时,他应该会主动出现吧,这样就不用费力去找了,这么想着她继续往前走,手又碰到了柔软的水花,这是常事,她如往常一样转过头准备绕开他,却突然感觉旁边刮过一道风。

    水花林偶尔是会有风的,但很少这么急促又短暂,还带着一丝喘息声,阮清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回头,同时身后的动静证明了她的猜想,兵戈相见的声音传来,紧接的就是是很沉闷的一声“噗。”

    这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刺进了身体,阮清夏瞬间慌了,“谷时,怎么了!”

    “没什么。”谷时声音平稳,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公主,我好像抓到了你想找的人。”

    “啊。”阮清夏愣了一下,这功夫谷时已经把怀里的光木拿了出来,微微的光亮驱散了黑暗,印照出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一边是笑着的假谷时,一边是面无表情的真谷时,后者的肚子被划开了一个豁口,有血不断的流出来。

    那伤口有点吓人,似乎能看见内里的肠子,阮清夏还来不及说什么,真谷时已经摆了摆手,同时肉眼可见的他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灵魂不彻底击碎是杀不死的吧,我猜。”假谷时笑了笑,在真谷时面前蹲下,“你还是这么傻啊,试图偷袭我,以前的你打不过我,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呵。”真谷时只是勾了勾嘴角,两个人这么站在一起,阮清夏才发现他们很好区别,假谷时脸上总是表情丰富神采飞扬,真谷时却更多的时候没有表情,即使有也只跟阴冷之类的贬义词挂钩。

    她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拉住真谷时的手,“人我带来了,现在是你告诉我真相的时候了。”

    “…”

    真谷时无言的看了看她,“可是我并没有杀掉他。”

    阮清夏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像是晴转暴雨般突然,“我们的交易里可没有这个条件。”

    “对呀。”假谷时还是笑眯眯的,“你最好什么都跟公主交代清楚哦,不然我可能会让你神魂俱散。”

    “你就这么着急想告诉她一切?”对方抽了抽嘴角,“你就不怕她知道真相就不要你了?”

    假谷时一脸自信,“公主不会不要我的。”

    “呵,那好。”阮清夏正在一旁插不上话,真谷时恰好对她招了招手,“你过来,我给你看你丢失的记忆。”

    阮清夏闻言将信将疑的走过去,真谷时也微微抬起了手,他伸出两根手指,在阮清夏额头轻轻一点,几乎是一瞬间,身边的一切,所有的声音,全部从眼前抽离。阮清夏像被甩进了滚筒洗衣机,头脑旋转,甚至有点想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像是从空中落下一般稳稳的踩在地上,摸了摸昏涨的头,阮清夏感觉眩晕的感觉还残留在那里,让她有点想吐,好不容易忍过这波感觉,她才有空抬头看向面前的环境。

    四周是浓白的雾,一条孤孤单单的沥青公路向雾的深处蔓延而去,周围是什么环境完全看不清,唯一可以看见的就是这条隐隐约约的公路。

    这是哪?雾也不是黑色的啊?

    她正疑惑着,前面传来了声音,是那种中年大妈特有的大嗓子,“大家都别慌,现在末日来临,什么奇怪的事都有可能发生,你们仔细回忆一下是怎么到的这里?”

    “我只是在街上走着,看见了一个商店…”第一个回应她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我也是去商店。”

    “我也是。”

    “我也是。”

    各种各样附和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听口音都是重庆附近的,阮清夏徽开浓雾向前走去,同时中年大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个小伙子,你呢?你咋一直不说话?很可疑啊。”

    “…”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同时阮清夏好像一下子撞到了谁,她抬起头,看见了一双蓝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