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每一条路
    公路在雾中蔓延,如同魔鬼露出了爪牙,谷时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公路愣了一下,他们又回到原地了?

    黄沙之后还是重复的公路,就犹如魔鬼的诅咒,它安静的横陈在那里,却无声的给人心脏压上巨石,所以说这个公路果然走不出去吗?

    “这不是之前那条公路哦。”像是读懂了他内心的想法,学生女往后望了望确定少年没有跟上来后也停下了脚步,望向对方的侧脸,对自己把握的情报有几分骄傲。

    学生女等待着对方的反应,谷时却没有接话,他还是看着面前的公路,不知在沉思着什么,眼里的蓝色和雾的白色纠缠在一起舞蹈,像是暴风雨前的天空,他过了很久才转过头来,“你不是死了吗。”

    等了这么久居然等到了这种话,学生女撇撇嘴,哪有当着别人的面直接说什么死了活的,一点也不懂得社交,但她大概理解了谷时的意思,想了想回答,“原来你们那条路上是我死了?”

    “那条路?”

    “我们那条路上是你和大妈死了。”学生女叹了一口气,“当时少年突然攻击,谁也没有反应过来,你是在睡梦中被一下子刺中大动脉,之后就是各种混乱,我也是误打误撞走出了公路,慢慢走了很久才发现还有其他公路。”

    谷时微微侧头,学生女继续解释,“有无数条一模一样的公路,每一条公路上都有我们这么一批人,互相看不出一点区别不知道谁才是本体,而无论是哪条公路,上面的人都在自相残杀。”

    谷时沉默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的复述了一遍学生女的话,他低声喃喃,听上去很虚假,但如果是真实得也就是说他还会遇到另一个自己?那光景将会何等有趣?

    他看了看旁边的学生女,这个人救了他一命,勉强还能信任,并且面前又出现了那条公路,这一切都在无声的应证着学生女的说法,但真相还是需要眼见为实。

    “既然这样,我们就去下一条公路看看吧。”

    谷时淡定的开口,学生女点了点头,“没有任何一条公路是安全的,他们在看到我的时候反应都很激烈,要不就是那条路的我还没死,他们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要不就是那条路的我已经死了,他们就会试图杀死我第二次。”

    “我遇到的他们都变得十分可怕,被利欲熏了心,我好不容易才从他们手里逃出来。”

    学生女此刻表现得格外冷静,想必是一路走来看到了太多,她的衣裳上满是血迹,有的还鲜红,另一些已经凝固了,“但他们大部分都不敢走下公路,顶多追一会就停下了,我的理想计划是,找到一条是我们两个幸存的公路。”

    谷时听了难得的笑了笑,嘴角勾起的却是讽刺的弧度,“你这么信任我不会杀你?”

    学生女闻言一愣,不由得低下了头,她的手紧紧捏住衣角,说出的话也小声起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为什么?”

    “因为…”她还是低垂着头,刘海挡住了脸,耳尖却爬上了一丝绯红,“你好看。”

    “…”

    这个回答让阮清夏谷时都是一愣,二人同时无语,谷时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外貌协会他看得不少,但还没见过如此外貌协会的,这样的话那个公路主人岂不是给她一个帅哥她就要反悔?

    像是猜到了谷时内心的想法,学生女慌忙抬头,脸上的红色还未完全散去,她连连摆手,“放心我很坚定,不会随意爬墙的!”

    爬墙?

    谷时听不懂爬墙这个词,一旁的阮清夏可懂,这是追星族们常用的词,意思是喜欢上其他明星,连追星词汇都出来了,可见这学生女对外貌中毒有多深。

    谷时没再接话,他只是转过了头继续前进,学生女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赶快在后面小跑跟上,他们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太久,说话之间连嘴里都是细小的黄沙。

    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不敢再多说,没走几步几步就看见了沥青的公路,白雾依旧翻涌,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学生女在后面冒出头,眼里全是疑惑,“奇了怪了…”

    “嘘。”谷时却一把捂住她的嘴,手紧贴嘴密丝合缝,学生女愣了愣,四周瞬间恢复了安静,而在这安静之中,她才听到了细微的声音。

    是轮胎压过马路的声音,离得很小很远,不仔细听完全注意不到,谷时的耳朵动了动,同时那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看来这条路应该也有那辆明黄色的公共汽车。

    逐渐有马达的轰鸣声传了过来,公共汽车正往这边驶来,二人同时往后退了退,把身体完全隐藏在了雾中,同时学生女从口袋里掏出几根图钉来,熟练的洒在了地上。

    谷时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并未多加阻拦,他也需要汽车停下来确认学生女说的话是否属实,就这样,雾中渐渐有四四方方的阴影越发明显。

    汽车终于在雾中露出了明黄色的身影,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一般的图钉其实是扎不破轮胎的,但学生女抛出来的有点不一样,它们都被放大加粗,像一个个钉子。

    在这种浓雾下,开车人又没考虑过路上会有埋伏,没有人会注意到小小的图钉,汽车就这么轰鸣着穿破雾气在二人面前出现,然后轮胎毫不犹豫的捻过图钉。

    “嘶——”

    尖利与粗糙碰撞,互相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下一秒砰的一声在耳边炸响,接着是女生的尖叫,汽车开始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紧接着响起的是放气的声音。

    害怕汽车会因此失控,谷时拉住学生女往后退了一点,也不知道里面开车的是谁,如果是半吊子谷时很有可能应付不了现在的状况,若是真出了车祸就得不偿失了。

    所幸,汽车摇摆的时间并不长,它在不受控制一段时间后,一个刹车后它挺了下来,紧接着女生颤颤巍巍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