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七十章 虎狼之穴
    “公主。”

    似乎是幻觉,下定决心的一瞬间,有什么声音带着一丝委屈冲进了毫无防备的耳朵,阮清夏又愣了愣,同时另一张五官完美的脸孔在脑海里浮现出来,是谷时。

    他好像不是什么纯粹的好人,但还是照顾了阮清夏好几天,甚至救过她一命,天天一口一口公主的叫着,没对她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食物,衣服,光明,热水,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给她的,让她安定的度过了几天安心的日子。

    想到这里阮清夏的心软了软,心里的琴弦被触动,她最终收回了手,退回了房间开始翻箱倒柜。

    拉开抽屉,打开柜子,甚至爬到床下,十几分钟之后,蓬头垢面的阮清夏终于找到了想找的东西——纸笔。

    她还是决定给谷时留下只言片语再离开,虽然只是几句话想必也能让对方宽慰一点。

    走到客厅,借着天鹅灯的微弱灯光,她三两下写好,放在桌子上用衣服压着,一切准备就绪,她再没有任何顾虑的跑到了门边,手紧紧握住把手,使劲拧开了门——

    不对,纠正一下上文,应该是使劲拧动了门把手,门却没有开,阮清夏看着眼前的画面愣了一下,两只手都放到了门把手上用力,还用肩膀撞了撞门,然而结果很残酷,这扇铁门压根没有半点反应。

    是被锁上了?她努力了半天歇下气来,面前的门安静的立在那里,却像是在挑衅,谷时为了防止她离开居然特意反锁上了门!

    笑了一下,阮清夏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不该嘲笑对方的天真,这种方法放在过去可能很管用,现在哪里还难得住解锁了异能的人?

    想到这里,阮清夏不想再浪费时间,铆足了劲退到了墙边后助跑蹬地,运动鞋跟木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声音,她一下子从地上蹬出去一个飞踢,脚瞄准了眼前的铁门。

    “砰——”

    巨大的声音从脚与铁门接触的地方想起,一圈圈的往外扩散,同时意料之外的巨大痛感从脚心一下子窜上来,阮清夏一下子收回腿跌坐在地上,冷汗密密麻麻的流了出来。

    这扇门被她全力一脚踢中,居然毫发无伤,反倒是发起攻击的阮清夏吃了一壶,痛得她眼泪都快落了出来——这扇门上绝对加持了什么道具!

    “死谷时…”

    捂住自己的脚,阮清夏气得快牙痒痒了,她缓了好久痛感才彻底消失,看着眼前黑糊糊的客厅,门走不通,公寓在十几楼也不能走窗户,还好还有一个办法——破墙而出。

    阮清夏是很不想破坏谷时的安乐窝的,毕竟这个房间很有可能不是给自己建造的,自己走后谷时也还需要生存,但既然谷时如此过分,她也不想给对方留情面了。

    她瞄准了面前的墙,休息过后第二次发起了进攻,还是原来的招数,飞踢着把带有巨大力量的脚狠狠砸在墙壁上,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她几乎是重复了刚刚的过程,墙壁也被加固了。

    又一次受伤,阮清夏一点也没有气馁,之后的她尝试了所有办法,最后才发现无论是天花板还是地板,甚至窗户,都被某种不知名的道具加固过了,现在的这个房子,简直就是固若金汤。

    阮清夏就这么被封锁在了里面,没有一点逃出去的希望。

    ————————

    谷时回来的时候,阮清夏正抱着肿起的右腿坐在沙发上,表情阴沉。他赶紧脱了鞋把今天收集到的各种小裙子放在茶几上,笑着蹲在了对方的面前,“公主,你怎么了?”

    阮清夏完全不看他,撇过头去,“你自己知道。”

    “你试图跑了?”谷时的蓝色眼里居然盛满了笑意,“以防万一的手段居然起了作用,公主,你就这么想走?”

    “我要去找我的外公外婆。”

    对方沉默了一下回答,“他们比我还重要吗?”

    “什么?”阮清夏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对方,谷时的表情很认真,可她却不敢相信对方的认真,他在开玩笑吗?他们两个人才认识几天?外公外婆可是最亲的人啊。

    “公主,我说他们比我还重要吗?”

    可惜谷时不懂阮清夏眼神,还固执的再次重复了一遍,眼里甚至满是执拗的希翼。

    阮清夏没有立马接话,即使她心里早有答案,可这么一个好看的男生蹲在自己面前,用像个等待夸奖的孩子的眼神看着自己,狠心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差不多。”

    终究是说了违心话,阮清夏想着这样对方应该会开心一点吧,然而事与愿违,谷时的表情一点也没有因为这句答案而开心,他的脸色一点点沉下去,像是十二月的寒冰。

    最终谷时站了起来,一句话也没回答走开了。他今天没有换衣服,黑色的连帽衫上全是与之融为一体的血液,还沾染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黄白液体,腥臭至极。

    阮清夏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意识到除了在自己面前,这个人都是极为暴戾的,如果她真的把他彻底惹怒,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想到这里她的身体抖了抖,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看着桌子上五颜六色的衣服她却不寒而栗,即使那些衣服被谷时保护得很好,一点血液也没沾上,但实际上它们却背负了隐形的鲜血。

    谷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执着?阮清夏完全想不通,难道真的是她忘记了什么?

    这么想着,对方已经进了房间关上门,门合上的声音响起又消失,安静的客厅又只剩了阮清夏一个人,发电机还在嗡嗡的运转着,世界却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孤独。

    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外面的世界又变成了怎样?会有新的怪物吗?事物会不会更少了?人类还在互相残杀吗?这些问题,其实就算她没有出去也能猜到答案。

    一墙之外,就是残酷血腥的现实,一墙之内,却也是虎狼之穴。

    现在…要怎么离开他身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