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黑雾末日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玩具墓场
    稚嫩的童音脆生生的,在黑暗的小巷子里不断的往外扩散,女人说出这句话后眼里的惊恐更甚了,她扣着颈脖惶恐的摇头,好像是在说刚刚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可不像成年女子能发出的音色,阮清夏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她看着痛苦的女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对方的异常是由内而外的,那个童音也确实是女人发出来的。

    她慌里慌张的,最后只能从立柜里取出一瓶水来递给对方,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还好,女人见到水就犹如看到大海的鲸鱼,她连忙着急的抢过去拧开,透明的液体被大口大口灌入喉中。

    这一瓶水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女人脸上的涨红终于开始慢慢褪去,眼里的血丝也随着时间过去浅了很多,她像是重新得到空气一般大口呼吸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

    阮清夏连忙拍了拍女人的背,对方就这么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呼吸渐渐平稳的同时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你刚刚…怎么了?”看到女人似乎没有大碍,阮清夏这才有机会追问对方的奇怪表现。

    “我也不知道。”女人摇头,眼里还残留着一丝惊恐,“就是突然感觉呼吸困难,控制不了身体,然后…反正就好像有另一个人在我的体内。”

    女人一回忆起刚刚的感觉就害怕,那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任由着体内不属于她的生物随意摆弄。

    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明明她没有做什么,还有那个稚嫩的声音到底怎么回事,真的是她发出来的吗?

    心里五味杂陈,二人都没有说话,却越想越不对,在异常感觉来临前好像也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二人只是照常行走在巷子上,顶多就是聊了聊童年的玩具而已。

    到底是什么事情引发了女人的异常?阮清夏始终想不通,不可能只是几句普通的聊天吧?

    脑袋里东想西想着,另一边时间如水划过,女人已经完全平静了,她看了看对方,“还要继续吗?”

    对方闻言愣了一下,明显陷入了犹豫,刚刚的异常没有找出原因再贸然前进很不明智,但已经走了这么久,半途而废又极不甘心。

    她的眉毛互相缠绕,刚刚的恐惧始终萦绕在心间,阮清夏也不催促,就这么在旁边安静的等待她下决定,最终女人吐了一口气,“继续走吧,我倒是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女人这么说着似乎完全想通了,又多了些底气,她站起来把阮清夏手里的电筒拿回,微弱的光芒再次划破黑暗,面前的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小巷。

    走了这么久半途而废可不是她的性格,不管里面是龙潭还是虎穴她都决定要去闯一闯。

    就这么继续前进,这次二人都更谨慎了一些,气氛也随之变得更加压抑,她们都失去了聊天的兴趣,只是机械性的迈动着双腿。

    阮清夏一边走一边看了看时间,估摸着所谓的游乐场引力也该开始了,实际上留给她们探索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了,二人在踏进这条巷子之前都未曾想过巷子会这么长。

    正思考着,面前的女人突然又顿住了脚步,这次走的时间还不是很久,阮清夏没反应过来一头撞上了对方的后背,后者同时回过头来,用眼神示意她往前看。

    阮清夏接收到目光越过女人的肩往前看去,手电筒细微的光亮里是小巷的石路,但光亮的尽头有微微的红色,

    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女人抬手灯光又往前走了一点,这次出现的红色更多了,大面积的铺进了眼里,阮清夏看半天才确认了,那是一块红地毯。

    红色的地毯没有繁复的花纹,干净整洁往前延伸着铺开,一直到达了光线的尽头,这东西出现在这里实在太有违和感了,这么一条又脏又窄的巷子里怎么会有崭新的红色地毯呢?

    那东西铺在这里就是异常一词的代表,因此二人都停下了脚步,女人半天才又往前走了一点刚好停在红地毯的面前,但由于前进灯光又照到了更多的东西。

    红色的地毯一时看不到边界,但旁边却显露出其他事物——是玩具。

    一个接一个不同的玩具堆叠在红毯的两侧,各不相同却堆积如山,玩具小汽车,破碎的布偶熊,仙女棒,蝴蝶翅膀…

    这就像是一个玩具的坟墓,这些玩具都很旧了,上面有明显的磨损痕迹,有的甚至已经肢解了,女人看着忍不住抬手,更多的玩具出现在面前,向黑暗处延伸看不到尽头。

    “怎么回事…”阮清夏看着面前的玩具回忆起了之前看到的玩具小狗,难道巷子的最深处就是这些东西?一堆破碎的玩具?

    没有想太多,阮清夏还是忍不住率先踏上了红毯,她太想看看玩具后面还会有什么东西,顾虑太多只是浪费时间。

    脚步接触着柔软的地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女人见没有危险也就跟上了。

    光明撕扯开黑暗,她们没有停顿往前走了五分钟,一路上红毯不仅没有结束,反而连墙壁也变成了红色,整个红色的空间里全是堆叠的玩具,没有例外几乎都是破破烂烂的。

    一个废弃玩具堆积处,这就是巷子给她们的答案?

    阮清夏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些玩具跟那个十天有什么关系?跟幺妹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个幽深的巷子依旧只是一个阻拦她们的插曲?

    二人心里不解的同时不自觉又加快了步伐,她们再次往前走了十几分钟,事实证明剩下的路都只有玩具,到后面甚至没了下脚的地方。

    “现在怎么办?”走了很久,女人的声音在阮清夏后面响起,里面满是疑惑和不确定。

    阮清夏没有回答停下了脚步,她一时之间不知道但该如何回答对方,思考之余意外却再次发生——有人替她回答了女人的问题。

    “不要再往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