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襄阳风云
    第一百九十三章襄阳风云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唐王勃 话说陈龙、贾龙两方精兵深夜对决,以陈龙青龙军特种混合部队完胜。 贾龙被陈龙切中弱点,成功引出贾龙心中不满,给贾龙画了一个夺取益州、赶走刘焉的大饼。贾龙终于被陈龙说服,决定合作,先帮助陈龙偷袭襄阳刘表。 陈龙、赵云、吕常等引三百人化身为贾龙、张任身边的烟衣人,蔡将军及几个亲兵被几个高手严密看管。张任本是益州本土人氏,自然与贾龙共进退,而蔡介为了活命,也为了在蔡家被羞辱过的前因,已经下定百分百与陈龙合作的决心。 简短截说,三百烟衣人全部装备了益州的制式武器,在蔡将军引领之下,用了十天时间,到达了襄阳檀溪渡口,因蔡介的存在,得以从军港进入,远远望到了高大雄伟的襄阳城。 三国时期,襄阳城一直是群雄角逐的重要战场,战争的硝烟不断弥漫在它的上空。从刘表时的襄阳来讲,是属于古荆州的治所,襄阳汉水对面就是著名的樊城。襄阳是三国魏、蜀、吴三方争夺的地方,有时在曹操手中,有时在刘备手中,有时在孙权手中,一直都是群雄逐鹿,兵家必争之地。 仅就发生在襄阳的故事和人物来讲,中就有一大把。如诸葛亮躬耕隆中十年成才,刘表治理荆州时的双子夺储,吴主孙坚被黄祖射死,丧命凤林关,刘备马跃檀溪,司马徽水镜庄荐贤,徐庶走马荐诸葛,庞德公家族出产凤雏庞统,关云长战胜于禁、水淹七军,襄阳名士、诸葛亮岳父黄承彦的家乡黄家湾,以及后世名士建安七子之首的王粲。 水寨统领自然是铩羽而归的张允,但陈龙他们进城的时候,刚好张允进城参加军事会议,副将见了蔡介和贾龙率队归来,还以为他们是在张允将军之后逃回来的,谁会去注意他们身边这些烟衣人是不是原装货?妙就妙在,这些人本来就不是荆州军,没人真正熟悉这些益州军士的面孔。 贾龙好歹是益州来的座上宾,刘表安排了一所大宅给他,三百士兵本来就作为卫兵在大宅居住守护。因此,三百人得以顺利进城,全部进入了大宅驻扎。只有不少厨工仆妇,也不知有没有刘表的眼线,只好一切小心行事。 进城之前,陈龙遣人去江北联络张绣,期盼他能兵压樊城。同时冒险放了蔡介,让他堂而皇之回了自己的府邸,以免引起刘表、蔡瑁等怀疑,但蔡介亲兵中,加入了郝普,确保监视蔡介的一举一动。而蔡介哪里敢出首告密,他早就被陈龙高超的武功和手段吓破了胆,哪里敢用全家人性命去赌博? 陈龙进城以后,开始迅速收集襄阳情报。由于原来刘贤建立的襄阳情报网早被刘表摧毁,这次的情报收集工作主要由贾龙完成。而进城后的第三天,贾龙、张任、蔡介就被刘表招入刺史府邸,把编好的故事讲了一遍。刘表深信不疑,让贾龙先回府休息,过几日再研究攻打陈龙之事。 经过多日观察,情报一一放在了陈龙案头。张允水军受了重创,似乎刘表也对张允给了不小的处分,但张允毕竟是刘表外甥,又辅佐少子刘综,所以无事。张允每日出入水寨和城郭,训练水军。 城内蔡瑁并未出现,应该是去了江陵前线文聘本就驻守江陵,也不在襄阳,襄阳剩下的著名将官包括 蒯良,字子柔,助刘表夺得荆州,定下安抚荆楚的政治方向,佐其成业,被刘表誉为“雍季之论”,被刘表擢升为主簿。 庞季,曾经与蒯越一起说服盗贼张虎、陈生投降刘表。 张虎,原是江夏贼,潜居襄阳,后投降刘表。绰号丧门虎。 陈生,原是江夏贼,潜居襄阳,后投降刘表。绰号水鬼生。 韩嵩,字德高,南阳义阳人,从事中郎,跟随刘综伴读。 王粲,字仲宣,山阳高平人,号称建安七子之首。跟随刘琮,但不被重用。 伊籍,字伯机,山阳人,刘表死后投靠刘备。 吕介,武官中郎将,辅佐刘琮。 綦毋闿,文官,主簿,唯一明里偏向刘的官员。 宋忠,文官,主理外交,常为使节。 苏飞,武官,善使独门暗器,为刘表亲卫队长,听说和甘宁关系不错。 霍峻,刘表部下大将,暂代替蔡瑁统领城内守军。 从兵力上来看,张允水军约两万人,在城外十几里外的水寨,如果遇事集结杀回襄阳,怎么也得一个时辰。 霍峻领军的襄阳守军,缺少名将,兵力大概在两万左右,显然大部队跟随蔡瑁去了江陵。城内守军大营,因战争关系占据了城内的西南角,万一江陵战事不利,便于防范南方杀来的敌人。 苏飞的卫队,总体大概五千人,除了守卫各个禁区、保护家眷、把守各个府邸的军队,刘表随身的部队,大概在千人左右,苏飞的实力陈龙并不了解,但苏飞也不是什么名将,想来并不是赵云的对手。 两周后,刘表再次召集众将,特邀贾龙参加军事会议。陈龙这些日子留了一部胡须,遮掩住招牌般的英俊面容,又打扮的苍老一些,充做贾龙的一个亲卫,四处观察襄阳守军情况。陈龙一直很想知道江陵两周内的军事变化,想来荆州白养着好几万益州兵,却不见零陵青龙军有什么动作,也多少有些着急了吧。 于是,陈龙本想自己亲自乔装打扮,但害怕刘表在洛阳见过自己形貌,于是命赵云化妆后,跟随贾龙去了刘表刺史府。 赵云跟随贾龙,进了第一层大门,首次见到刘表。刘表须发已略显花白,但身形高大,袍服飘飘,颇有儒士之风。两个儿子跟在身边,风度都显稚嫩,但明显刘琮更加嚣张,显然非常受宠。对这个名震三国的人物,赵云还是十分期待,可惜进到第二重门,赵云等亲兵都被苏飞拦在了厅门之外待命。 赵云眼看着一个个大将官员走进客厅,暗暗记下这些人形貌。霍峻、庞季、韩嵩等都有些功夫,气息沉稳内敛,武功应该不错。张虎、陈生明显杀气外扬,因杀人如麻而积累了严酷的气场。 赵云眼里,从大门走来一个文士,也是前呼后拥。那双眼智慧似海,深不可测,正是蒯良蒯子柔。蒯子柔似乎有些心事,吩咐亲卫等候在外,缓缓走进厅堂。 赵云仔细观察刺史府,希望发现刺史府守卫的薄弱环节。刺史府西面平房较多,仆妇下人多从此处出入,显然那边应该有个角门。 而这些天陈龙一直派人在观察刘表的出入动静,发现刘表出行十分小心,身边总是大队人马,而且深居简出,很少有能半路偷袭的机会。 赵云和贾龙回报之后,果然如陈龙所料,确实江陵方面因太过平静,正在制定新的进攻计划,除了扫平武陵之外,还包括几路出击,直击零陵的计划。 陈龙心中一喜,刘表既然按捺不住,江陵陷阱自然不能再起什么作用,而零陵兵精粮足,守城对于戏志才来说,守它一年半年轻而易举。到时候荆州军和益州军久攻不下,一旦襄阳有事,自然全面瓦解。自己再趁势追击,可一举荡平刘表。 最大的难题,还是刘表如此小心,怎么解决偷袭刘表的难题,感觉很难得手。赵云说起刘表的两个儿子,颇为不齿刘琮为人。 陈龙脑际灵光一闪,刘表如此宠爱刘琮,说不定就是个突破口。当下咬着下唇笑道“子龙,你且负责了解刘琮一切动向。” 说着手指敲击着桌面,微笑道“这刘琮无勇无谋,全靠老爹的威势。而受宠跋扈如此,自然深得父母的喜爱。咱们想把刘表吊出来,这刘琮自然就是香饵。却不知他那个哥哥刘,被刘琮压的多辛苦想不想刘琮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