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语动卢植
    第二百三十三章语动卢植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金元好问 话说马腾父子接到汉少帝使节的口谕,虽然有所疑惑,仍然奉诏带领三万西凉铁骑,到了长安西郊外的荒野水源边扎下大营。马腾本对陈龙印象极佳,知道陈龙有为百姓谋福之心,无奈自诩忠于汉室,正是君命难违。 马超就没有那么多的愚忠,但马腾不许马超多言,马超只好将疑惑闷在心里。日常兄弟几个聊天,私下里说些大不敬的言语,发泄一下对效忠昏庸汉少帝的不满罢了,倒也不敢明目张胆造次。 马腾的军马到了郊野之外,自然瞒不过黄盖和钟繇等的耳目,陈龙得知后立即暗地通知了何太后,同时黄盖军内紧外松,做好了一级战斗准备。而刚好当天卢植再次来探问陈龙的病情,陈龙觉得刻不容缓,于是暗中留下卢植,与他进行了一番深谈。 卢植来过多次,这次被吕常引入陈龙卧病的房间,微微兴奋,问道“是否陈将军醒过来了?”陈龙从床上一跃而起,哈哈笑道“只有卢植大将军来了,在下才会醒。”吕常也笑道“上回何太后和皇上来探病,主公也没醒啊。” 卢植也是聪明人,自然一点就透,连忙道“原来文龙是……你没事就好。不过文龙特意留下我说话,我已经明白,正好咱俩都想和对方深谈。” 陈龙道“当然,当着明人,怎么能说暗话。卢将军的部队一直镇守西城门,应该知道马腾的部队来到郊外了吧。” 卢植微微点头道“我知道文龙要问这个。我的这个太尉职衔,还要感谢文龙为我争取,你我心照不宣。但也因为是太后任命的,所以皇上始终没有把我当做心腹,所以我也无法告诉文龙事情的发展如何。我只能告诉你,我已经接到皇上的手谕,随时放马腾部队进城,仅此而已。” 陈龙微笑道“卢将军高义,我陈龙万分感谢。能告诉我目前的形势,我已经非常感激。卢将军不必为难,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言下之意,你卢植该做什么做什么,我陈龙绝不会阻拦。 卢植反倒担忧起来,看着陈龙灰白的脸色道“文龙啊,马腾的部队不是说笑的,战力相当强悍。若是打起来,我也只有按照皇上的指示办理。” 陈龙呵呵笑起来,说道“卢将军知道我是要保留皇帝称号、但权力移交政协会议的,而且要的是百姓谋福,绝不会穷兵黩武。如今长安形势不明,欲要驱逐我的是汉少帝,欲要拿回权力的也是汉少帝,从长远来看,肯定是痴心妄想。你们这些忠于皇上的人自然遵命而行,或者进退两难。” “我虽然也想着说服像卢将军这样的忠义无双的将领,可是事实胜于雄辩,我也不想枉费气力,每个人都应该看看哪种政体更好,自己心里有个判断。卢将军断然清楚,我陈龙不想当什么皇帝,也就够了。” “所以,这次我根本就不会和马腾发生冲突,更不会让卢将军为难。不是我实力不如,而是为了天下百姓着想。”陈龙终于停嘴,心中还是略有不甘,心中气血有些翻涌。 卢植的眼睛亮了起来“哦?文龙意欲如何,我又该如何配合?” 陈龙继续道“黄盖和徐庶已经收到了皇上下发的所谓调令,要求我青龙军移防到宛城驻扎。我准备让黄盖等按照诏命转移,这样不就避免了与马腾的正面冲突?” 卢植眼神又黯淡下来,问道“陈将军!你高风亮节,真打算就这样放弃长安?这可是你青龙军血战回来的!” 陈龙笑道“卢将军能这么想,我心甚慰。只要皇上明白,除了我,其他军阀更加不可依靠便好。” “可是,我当然不会这么好说话!”陈龙说着,从案桌上拿起一卷绢布,扔给卢植。卢植展开看时,见上面居然扣着何太后的玉玺,连忙跪下宣读。读后默默起身,看着陈龙脸色缓和下来,微笑道“文龙真有办法,佩服佩服。太后的旨意,谅皇上和马腾也不敢不从。” 陈龙面色转厉,盯着卢植双眼道“卢将军,我佩服你的为人,才会如此坦诚相告。我觉得何太后并不是因为私情才给我这份诏书,恰恰想反,她是真正认识到了皇室应该如何生存才能长久,是聪明睿智之人。我们把皇室变成一种尊贵的称号,并不在于满足皇室没有止境的欲望和权力,而在于人民安居乐业的基础上,保留皇室至高无上的尊崇,他们仍是名义上的汉朝之主,只有那样,才不会逼着世间枭雄,包括我在内去改朝换代!” 卢植眉毛皱了起来,显然陈龙的话有些诛心。陈龙继续道“方今天下,黄巾之乱后民不聊生,军阀割据,赤土千里,尸横遍野。这是卢将军亲眼看到过的,而我零陵和荆州治下,是一种什么样的繁华安定,卢将军也应该有所耳闻。” “我心里着急的,不是如何消灭皇帝,而是如何尽快消灭割据势力,统一天下!然后,复制零陵的成功模式,恢复人口,大汉朝才能继续繁荣昌盛!对于匈奴、鲜卑、高丽、南越、月氏等邻国,才能通过通商和发展经济,促进真正的和平和发展!大汉朝之外,还有高山平原,还有更广阔的大海!” 卢植从来没想到陈龙想的这么远,不禁阒然动容,仿佛随着陈龙的话语遥想到那天外的世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陈龙仿佛就是那天外的人。 卢植沉吟半晌,终于回过神来,拱手道“卢某受教了。文龙,你既然已经有对策,我也就放心了。不过,刺杀你的人还在城中,这个我当全力追捕,请你放心。”陈龙心中一动,干脆把董承府里藏着刺客的事情告诉卢植,卢植大惊下匆匆站起道“原来如此!竟然是董承,背后难道是那一位陈留王!此自取灭亡之道也!” 当下,卢植信誓旦旦就要走,准备提兵抓捕刺客。陈龙忙按住他道“这件事就交给卢将军办,陈龙感激不尽。不过,我还有一事相求。” 卢植忙坐下问道“何事?只要不是让我反对皇上,都好商量。” “我做的事情也是为皇上好。”陈龙笑道“我求你的事情,是你的两个弟子,公孙瓒和刘备现在都在幽州和刘虞争地盘,而我将来用兵青州、兖州,自然希望他们能帮助我两线夹击,方能缩短大战的时间。我同意将这次的长安军力调配至宛城,其实也是为了中原大战做准备。所以,求卢植一封书信,将来公孙瓒和刘备就是我的同盟军。” 卢植大喜道“这有何难,我这就借贵府纸墨笔砚一用。”陈龙命人送上来,卢植用一块白色绢布,点点画画,须臾写好了两封书信,一封给公孙瓒,一封给刘备,陈龙接过,连声道谢,珍而重之放在了自己怀中。 卢植去后,陈龙想到董承府里那些刺客即将倒大霉,不由高兴起来,没想到还可以这样接到杀人,趁机破坏汉少帝和汉献帝哥俩好不容易搞成的同盟关系,到时候卢植肯定倒霉,不怕他不投靠到自己怀里。而汉献帝背后的洛阳势力,自己只要在宛城站住了脚跟,早晚将他们连根拔起。 而卢植刚才看过的太后诏书,实际上是另一纸军事调令,调青龙第五军团的张郃张隽乂,到长安接替黄盖防务。也就是让张郃来了,黄盖再走,并没有推翻汉少帝调走黄盖的决定,而是换汤不换药。估计汉少帝知道这个消息,鼻子都得气歪了,可惜何太后手中一直掌握着的宫廷的军事权力,昔日何进手下的禁卫军将领均是何氏家族的嫡系,汉少帝绝不敢当面违背母后,他也没有那个种。 而对于马腾,陈龙也想很趁这个机会接触一下。在家里装作昏迷的日子也差不多了,已经摸清了烟衣刺客的去处,又与卢植有了亲切会谈,同时秘密搞定了张郃军马北调这件大事,剩下的就是要找个台阶,让自己如何顺利成章的醒过来,并且痊愈如初,不引起别人的怀疑。 转天傍晚,卢植领军将董承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论董承如何呼天抢地,强攻进董承府邸彻底搜查,结果那三个烟衣人藏不住,仗着功夫高深,意欲强行突围。被卢植亲自动手,领着手下精锐死战,终于抓住了一个剑手,史阿和另一个师弟却逃之夭夭,卢植命令连同董承在内,关在了驻防的西城哨所之内。城防除了卢植,就是黄盖管事,当下号称抓住了偷袭南乡候的刺客,立刻全城轰动。皇甫嵩作为救下陈龙的人,还特意跑了一趟卢植哨所,辨认烟衣人手中的长剑,证实正与当日刺客使用的长剑相同。 这一下证据确凿,董承再难逃干系。卢植对董承可毫无怜悯之心,因为在卢植心目中,汉少帝才是天子,汉献帝顶多是个董卓所立的伪皇帝。董承被打的哭爹喊娘,却没有任何人想办法去搭救,深宫中的董琳虽然急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无奈伪汉献帝刘协哪里还有什么说话的权力,正是喊破喉咙也没人理! 暂时按下董承在哨所大牢里受苦不提,陈龙这边却有好消息,黄盖喜上眉梢的来报告道“主公大哥啊,华神医找到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