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飞鸟难度
    第二百五十一章飞鸟难度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唐李白 话说仙女李师师一身登山套装,在小舟依靠在陈龙身旁,陈龙矮了整整一个头,恰如小鸟依人一般。小舟在镜面般的江面滑行,陈龙忽然生出一种父女间的浓烈感情,自己终极一生,也要保护此女安好,还要看着她开开心心嫁给相爱的人。 李师师一直关注陈龙,见他忽然面红,忽然脸白,笑嘻嘻调笑陈龙道“大将军,你好像在想什么心事吧?”陈龙一板脸,装作严肃的样子道“大人的事情,小丫头不懂的。” “我不懂,那你还让我带路?”李师师吃不消道。 陈龙忙变了一副笑脸,轻声细语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里的道路,全靠师师姑娘带领。还有,我这里的一万部队,也需要师师姑娘指挥。” 李师师听了,倒吸一口凉气道“居然来了一万多人?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人。” 陈龙忙道“他们都是我的手下。连我在内,全要靠师师姑娘给指引出路呢。” 李师师听了大为得意,没想到自己能一下子指挥这么多部队,一下子满足了做大将军的瘾。当下追问陈龙道“那我指挥了一万人,是个什么官?” 陈龙脑筋急转弯,不假思索的道“能指挥一万人至少是个师长。”李师师首次听说师长这个称呼,懵懂的问道“师长官很大吗?” “很大。这样吧,只要师师姑娘愿意,我封你为青龙远征军的地理军师,连我也要听你的话,可好?这可是军长级别的干部了,师长还大。” 李师师已经是笑靥如花,心满意足道“军师好!军师这个名头我听说过,一个个都是运筹帷幄之,决胜千里之外!” 陈龙道“正是!将士们的生与死、动与静,都要看军师的运筹能力。师师姑娘从今天此刻起,是青龙军挂号的军师啦!” 李师师喜滋滋道“算你啦!以后你叫我师师可以,不要后面的姑娘二字了,罗里吧嗦的。”忽然脸又晴转多云,问道“那我这个军师,是不是还得听你的指挥?”陈龙哑然,心想这个小萝莉可真心不好对付。 这样玩玩闹闹,不一会儿到了青龙军登岸的岸边。李师师眼见许多藤笼,愈加觉得好玩儿,陈龙令将小舟拖岸与藤笼藏到一起。万人远征军列队,接受检阅,李师师在队列前亭亭挺立,陈龙、高顺、周不疑等往后面一站,颇有狐假虎威的架势。 陈龙高声宣布了李师师的任命,小姑娘毫不羞涩的下令道“咱们老大陈龙,以及那个周军师,和我在第一组,领兵五千先行。高将军领兵五千为第二组,后续跟来。现在分组,我左手这一半,为第一组五千人。”说着伸手切豆腐般,往间一划拉,将列队的士兵分为两半。 青龙远征军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执行,都呆呆看着陈龙不动。陈龙大喝一声“看什么看!还不执行军令!” 青龙军毕竟训练有素,迅速切换成两支队伍,大军忙碌而不乱,将士整整齐齐列好。李师师看的乐不可支,一挥手指着背后远远的一座青山道“目标剑阁栈道,第一步要先到达那座高山,第一组随我来!”一个箭步,踏了一块巨石,显示出颇为不错的轻功。 陈龙一歪脑袋,示意吕常护送周不疑,自己一跃也了巨石,亲自保护李师师安全。见李师师走的急,忙道“师师,速度可以慢些,一是为保证安全,还是需要侦查队伍在前,二是这些大兵没有你那么好的轻功。”李师师一听挺高兴,也放慢脚步,指挥这几个特种队员最前方观察。 蜀道崎岖难行,山路盘旋了又盘旋,曲曲折折一匝匝萦绕山峦。在大剑山和小剑山之间,有一条三十里长的栈道,群峰如剑,连山耸立,削壁断如门,形成天然要塞,是为剑阁栈道。因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历史在此割据称王称霸者不乏其人。 李师师的身影翩翩如同惊鸿,脚下木屐齿前低后高,直登青云之。她所指的山峦正是大剑山,剑阁栈道最险要一段的,若没有斜插在一侧山壁的一排排枕木,根本是一道天堑和两道绝壁。为了在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光秃秃石壁开凿孔穴,历朝历代的石匠也不知摔死了多少。 栈道,指沿悬崖峭壁修建的一种道路,古代又称阁道、复道。栈道的修筑始自战国秦,公元前三世纪,秦国为了开发巴蜀,运送盐铁出剑阁,修筑了栈道,正如曾为秦相的纲成君蔡泽所言“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使天下皆畏秦。”到西汉前期已有嘉陵故道、褒斜道、谠洛道和子午道四条通蜀的栈道。其褒斜道长二百五十余公里,路面宽只有三米。 栈道盘旋于高山峡谷之间,因地制宜采用不同的工程技术措施,或凿山为道,或修桥渡水,或依山傍崖,凿穴于绝壁之,再用木柱支撑,成功修建了危岩深壑之的木构道路,将适应复杂的地形条件的出色技术能力表现的淋漓尽致。栈道也是川陕间的交通干线,历代屡屡修建,在经济化交流和战略方面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好现在的高速公路,修到哪里,哪里能摆脱贫困,富裕起来。 望山跑死马,大剑山看起来近在眼前,却整整走了三天才到山脚之下,一路说不尽逢山开路、遇水叠桥。大军在大剑山脚下,找了个干燥的地方,搭起营帐生火造饭,准备明日再爬大剑山。李师师在陈龙的大帐前的树桩一屁股坐下,略微气喘的道“龙叔,栈道在这山的另一面了。”她这一路和陈龙早熟悉了,改口叫陈龙“龙叔”。 陈龙也坐在李师师对面,笑道“太感谢师师了,要是没有你,我们这一万人都得在山里转到满头白发,也不见得能出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师师高兴的大笑道“谁让我是青龙军的军师啊!不过,明日翻到另一边,都是光秃秃的绝壁,怎么从悬崖下到栈道?” 陈龙沉吟道“从悬崖下到栈道,师师从来没走过吗?”师师摇着头,说道“我没有下去过。哪里有这么长的绳子啊。” 陈龙捋了捋刚刚留起来的长胡子,心想这倒是个问题。不知道这悬崖有多高,如果只有百米,把这些帐篷撕碎了,接起来应该能接几十条百米长绳出来。随口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等明日爬过了大剑山,再想办法寻找道路不迟。” 李师师听到“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句,大眼睛亮了起来,说道“龙叔,没想到你武功这么好,才方面也是出口成章啊。”陈龙知道自己这个毛病,俊脸一阵发烧,忙偏过头去掩饰。 当晚,师师领着陈龙游猎,捕来一条大蛇,烤熟了充饥。吃饱喝足,陈龙在火堆前将轻功教授给师师,又给了她一把锯齿匕首作为谢礼,师师欢喜不尽,忽然问道“龙叔,你一定得带我去打汉!我还没见过打仗什么样呢!我手下这个万人队,到底是不是精锐啊?”陈龙想起李意说的,不要刻意赶走师师等语,不觉哑然无语。 转天绝早,队伍开拔,直大剑山。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大剑山山形如同利剑,自古没有成形的山路攀援,而且越往植被越稀疏,连个能抓握攀援的小树杂草都没有了,更增加了攀援的难度。再往,隐隐有了一些冰雪,全体将士才真正变成了“爬”山。 手脚并用之余,师师嘴里也不闲着,哼着不知什么古曲,兴致悠然。陈龙在身边,嫌她唱的难听,干脆将后世的旋律哼哼给她听。美妙的旋律一下子吸引了师师的心,没几下学会了,瞟着龙叔的眼神多了几分敬佩,没想到龙叔的音乐细胞也这么出色,这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男子。谁能想到,龙叔的肚子里装的都是盗版货呢? 山体越来越滑,轻功稍差的士兵已经开始吃不消,陈龙让用短绳将几个士兵连结起来,形成一个个小组,防止有士兵滑落深山。经过一整天的攀爬,终于到了一处可以落脚的绝壁之下,抬头望去,墙壁一般的山体往延伸,如同刀劈斧剁,不过已经能看见尽头。 陈龙令全体休息过夜,指着绝壁顶端问师师道“这里,应该是大剑山之巅了吧?”师师点头道“嗯,翻过去是那边的绝壁,往下多远是栈道,我不清楚了。” 陈龙眉头大皱,这样的绝壁,自己倒是能爬去,其他人怎么办呢?恐怕十个有九个爬不去。问道“师师,这里不好爬,能不能绕到好爬一些的地方?”师师摇头道“其他地方,离栈道更远,且不论还要下山,算下山之后,再往要翻好几个山头再找到栈道了。”说了半天,陈龙才明白这栈道蜿蜒曲折,回环往复,下了这座山,不知哪座山下才是栈道了。 陈龙仰望山崖,心打鼓。难道真的要模仿邓艾,裹毯子,从绝壁一跃而下?岂不是相当于自杀?也邓艾这个二愣子能干的出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4141923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