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兵发南郑
    第二百五十五章兵发南郑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下月如霜。唐李益 陈龙远征军杀败杨昂,随着败兵强攻进阳平关内。阳平关外侧的荀攸、马腾大军蓄力已久,借着阳平关的一片混乱,终于突破了关外壁垒,大军顺云梯直城头,展开了城头血战。 陈龙身先士卒,凭借不世轻功,带领大军登城,展开实打实的攻城恶战。城头五千汉守军,虽然矢石如雨,架不住被陈龙、吕常、高顺等名将和特种队员突城头,缠斗间越来越多的青龙军了城头,陈龙终于占据了城头混战优势。 汉败兵匆匆下城逃窜,陈龙尾随杀下城楼,抢了一把大刀,一刀劈开城门,复两刀又砍断了吊桥绳索,吊桥咣当一声跌落。城外蓄势待发的青龙军陷阵营,立刻发起冲锋,从吊桥源源不断进入阳平关,至此,阳平关西门陷落。 大军进入城门,立刻与汉军展开巷战。汉军士气低落,基本是被青龙军追着打,青龙军一直打到东城门,见城头也是一片混乱,荀攸的大军也已经登城。 陈龙浑身浴血,换了一柄腰刀,大手一挥,高顺领人沿阶梯直城墙,一路将败退的汉军收拾干净。败退的汉军忽见城下也被大军围住,情知阳平关已经失陷,自己无路可逃,恐慌如同瘟疫般迅速蔓延开来。 不知是谁先抛下兵器,转瞬间汉兵跪了一地,城头的守军见大势已去,已经全体投降。只有一员小将,仍挥舞着兵器死战不退,高顺冲过去一刀劈倒。那小将早脱力,这一下勉力格挡,立刻翻到在地,众兵一拥而,将他死死按住,五花大绑带前来。陈龙让押在一边,令扫清余党、打扫战场,士兵在城边的狗洞前竟然发现一副将军的甲胄。 手下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张座椅,陈龙一屁股坐定,也是稍稍气喘。一把拉过那员小将,那小将圆睁双眼、怒目而视,陈龙不由一笑,心道又是一个不怕死的。 陈龙盯着那小将道“你可知我是谁?”那小将嗤的一声道“不过是偷鸡摸狗之辈。可敢与我单挑?”旁边的大兵们一听,爆出一阵哄笑,纷纷起哄。 陈龙也笑道“我倒最喜欢不怕死的。这样吧,你告诉你是谁,还有这套衣甲是谁的,我饶你不死,还赠与路费。”说着指了下那套将军的衣甲。 那小将本自忖必死,见不但可以不死,条件还不算苛刻,不信道“格老子是杨任。这套甲是张卫这个贪生怕死之徒的。你要杀便杀,休要羞辱于我。”陈龙挥手对身边亲卫道“放了!” 亲卫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听清了赶忙过去解开杨任的绳索。杨任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好运,晕乎乎问道“你不会是为了背后射老子一箭吧?” 陈龙也不理会他,说道“人来,再给他一匹马,让他滚粗。”这下杨任有点相信真要放了他,了马看了陈龙一会儿,见陈龙没有任何表示,打马跑,跑之前居然还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周不疑微笑看着杨任背影,对陈龙竖起大拇指道“主公攻心为,实在是高。” 陈龙心苦笑一声,只有他自己明白,对于三国这些有名有号的将军,无论是贤是愚、是美是丑,自己都难以面对面下杀手。对于不肯归顺的名将,不如放了,也好减少自己的心理负担,没准也能像诸葛丞相那样七擒七纵,最后不但收获了人心,还收获了良将呢。 杨任去后,荀攸、马腾大军进城,将阳平关扫清,关内本无居民,一应贩夫走卒,不愿意投降的,全部予以释放。陈龙找了一间城门边的静室,让手下烧了几桶热水,将带血的衣衫甲胄褪下,准备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再换些干净衣服换,刚刚浇了桶水到身,忽然大门轰隆被推开,陈龙正赤身裸体,心想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大怒看去,马多云转晴,原来是荀攸令人将随荀攸大军而来的童飞飞和褚飞燕给送来了。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自然也不会怕自己的老公,当然推门进。 褚飞燕将探头探脑的守卫轰走,两人好久没见老公,见陈龙雄壮依然,完好无损,都红了脸蛋叫老公。陈龙一把拉过童飞飞,亲了个嘴,不由性致盎然,三个人拉拉扯扯,不一会儿都是面红耳赤、分外纠缠不清。 在旖旎浪漫时分,忽然大门轰的一声巨响,再次被推开,三人吓得赶紧找各种遮挡之物,挡在重点部位之前。陈龙大怒定睛一看,见一个青涩少女满脸愕然,看着三人,竟然是李神仙之女,带自己走出栈道的首功之人,未成年小美女李师师。 说是未成年,古代女孩子嫁人早,当然男女之事也已经知晓。陈龙暗骂一声“他娘的守卫都死哪里去了!”其实守卫也冤得慌,刚刚被褚飞燕赶走,谁想到又来了一个小李师师搅局。 李师师看了少儿不宜的画面,也是面红耳赤,大叫一声拔腿走。这回轮到陈龙倒霉,耳朵边都是飞飞和燕子喝问的声音“她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打打闹闹休息了一会儿,当晚召开军事会议,马腾和马孟起、周不疑和荀攸、张郃和高顺等人全数出席。下一步正式进攻汉郡,攻城战将难以避免,陈龙让张郃手下整备云梯、连弩等器械,心无限怀念无法运来的投石车。 周不疑对汉地理还算熟悉,讲了几个进兵的路线,陈龙早从光脑调出现代地图查看,见周不疑说的路线都没什么太大变化,说道“沿汉江水路倒是省力快捷,可惜没有运兵船只。若征用民船,估计一时之间难以凑齐。所以,大军只好走陆路,有勉县和南郑两条路可通汉郡城。这两条路,孰优孰劣?” 周不疑见荀攸沉吟,率先说道“主公,勉县的路线较直一些,可以少走几十里弯路。但地形还是南郑平坦,适合大部队攻城或骑兵野战。”陈龙点头,看着荀攸。 荀攸捋着胡须道“主公,走勉县大路也不是不行,不过离汉江太近,敌人很容易从汉江运兵,布置伏兵到沿途山林,咱们是防不胜防。不如离水路远一点,这样敌人的兵将调动也不那么便捷。遇到伏兵的可能性小一些。” “还有,水路直通阳平关附近,也需要人把守,这几天最好修缮好城墙,布置好岗哨。”陈龙首肯,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荀攸此策,果然稳妥。随即道“这样,马腾将军,麻烦你领本部兵马守城,马超带些骑兵跟随我去打南郑。您意下如何?” 马腾见陈龙语气十分尊重,点头微笑道“老夫对龙这两个军师,真是羡慕的口角流涎啊!俺们西凉,咋没出几个聪明人呢?”大家听他说的有趣,都哈哈笑起来。 马腾等笑声落下,继续道“龙放心,我带领五千兵守住关口,万无一失。”陈龙见马腾愿意,忙拱手道谢,马超站起身也道“孟起愿意听南乡候指挥!本部一万五千西凉骑兵,愿打先锋!” 陈龙听他说的豪迈,猛地一拍桌案,大喜道“好!孟起果然豪迈!请孟起带本部兵为先锋,明日一早发兵南郑!请将军务必小心张鲁的伏兵,我这里派潘濬军师领五千兵辅佐你,有事你们多商量!”潘濬忙起身,见马超仪表堂堂,不由赞了几句。马超听了,稍显骄横之色,颇为意气风发。 荀攸察言观色,见主公没有意见,也没有发言。陈龙心思如发,会意荀攸担心潘濬节制不了马超,心想反正马超还没正式投降,让他出点事故也好,自己也好想办法收下这匹野马。 转天一早,马超告辞后,整军直赴南郑。荀攸嘱咐了几遍潘濬,潘濬也匆匆领兵而去。陈龙大军修整几日后,万事齐备,遂与马腾告辞,领大军直奔南郑而来。青龙军再度侦骑四出,前后调度有方,汉大战方兴未艾,正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4141923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