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云淡风轻
    第二百八十一章云淡风轻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唐王维 话说陈龙一番话,将麴义说的服服帖帖。见麴义急于笼络自己,陈龙本欲欲擒故纵,没想到麴义央求李厉求情,说起一同叛韩就袁的老朋友,现任冀州别驾的田丰田元皓即将来访,陈龙听说田丰大名,当即拔不动步子,答应留下与田丰等见面,共叙情谊。 当晚,轩厅内灯火通明,气氛热烈,一众厨师下人,都在伺候着高做堂中的麴义等三人。麴义与陈龙分宾主落座,李厉坐在陈龙对面,麴义旁边设了一个并排的空座,是专门留给迟迟未到的田丰的。 麴义将话题往许靖品评人物上引,陈龙信口胡邹,好在历史知识丰富,免不了将英雄事迹张冠李戴,听的麴义和李厉都是目瞪口呆。麴义摇着头问道“龙先生对天下英雄的刻画,真是入木三分。”沉吟了片刻,屏退了左右,对陈龙道“龙先生,李治中不是外人,我想听听,许靖先生对我主公袁绍的真实评价是什么” 李厉倒吸了一口凉气,恨不得捂住耳朵不听,却又忍不住要听,只听陈龙问道“麴义将军真的想听真话” 麴义点头道“龙先生若当我是兄弟,就如实道来!” 陈龙装作神秘的样子,压低声音道“既然都是心腹兄弟,我也不敢藏私。靖师确实曾经点评袁绍,只因我来之前,问过他一句话。” 麴义和李厉的心神被吸引,纷纷坐直身体倾听。就在此时,陈龙忽然感觉到有一人刚好踩上了大门外的台阶,脚步极轻,似乎还制止了门卫的通报。团息功玄而又玄,那感觉就像画卷般掠过陈龙脑海,而陈龙知道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不知来人可是迟迟未到的田元皓 陈龙抬眼看了看麴义期待的目光,说道“我问靖师,袁绍和曹操,都是何进将军手下,到底谁强谁弱” “靖师答道袁绍,能以一个豪族公子,振臂一呼士众影从,反董卓建同盟,赤手空拳得一大州,克强敌一统北方四州之地,这是徒有其表之人所能做得到的吗?这样的人,要么青史留名,要么遗臭万年,冀州牧袁绍在当下,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可说是叱咤风云。” “然,袁绍虽声望日隆,欲要一统天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袁绍貌似文武齐聚、雄兵百万、粮草、武器不计其数,然仍有六失。哪六失政治失利,道义失理,战略失策,指挥失误,用人失当,组织失和也。袁绍并不具备帅才,做了同盟军的盟主,同盟军失败,各自为政。听了元皓的策略,一统北方四州之地,却仍然不肯采纳元皓其它的建议。” “袁本初还有一个原则性的错误,就是沽名钓誉,一再帮助自己最大的敌人,以为是以德服人,实际上却养虎为患。如果不是他的支持,曹操早就被吕布所击败,而无崛起于中原的可能。“ ”曹操有十胜,袁绍有十败,哪十胜十败绍有十败,曹有十胜,绍虽兵强,无能为也。绍繁礼多仪,操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绍以逆动,操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二也。汉末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慑,操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操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操策得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多归之,操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六也。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操于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操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绍是非不可知,操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操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操有此十胜,于以败绍无难矣。” “胜则溢美无以复加,败即领咎罪不容恕,古今如此。袁绍虽有此十败,仍不失为世间英雄,但他一念之差的偶然,很可能会成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遗憾,正是性格决定命运。往往是人们不注意的地方,偶然之间,看起来很小的问题,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袁本初少年放荡,又好游侠,与张孟卓、何伯求、吴子卿、许子远、伍德瑜等皆为奔走之友,不应征辟之命。然,侠却是是一种不为政府所认可,而民间又很看重的一种行为,一种精神。侠以武犯禁,就是违反了国家的规定,可是对朋友讲了义气。泰山群寇里有个臧霸,当两个曹操所通缉的人投他而去,他都收留了。曹操得知,派刘备去说服他让他交出人来,臧霸曰霸所以能自立者,以不为此也。霸受公生全之恩,不敢违命。然王霸之君可以义告,愿将军为之辞。这就是违禁,不听上级的命令,而为朋友的犯法给以掩护。还有许多人有本事,可是不愿做官,也有些与政府不合作的意思在里边。袁绍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一是因为自己是士族大家之子,却不是那些花花公子,又因为自已是庶出,不得不严格要求自已。” “劭师也曾点评道同郡袁绍,公族豪侠,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曰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单车归家。袁绍在守孝上,也是表现的很突出的,所谓遭母丧,服竟,又追行父服,凡在冢庐六年。绍为庶出,为母服三年丧,又能追行父服,此正绍少年养名之时也。” “劭师、靖师,都对本初看的通透。今日我龙珠已经是知无不言,这些话还请两位不要外传,若传到本初耳中,吾死无极矣。就算两位告密,我也不会承认说过上面这些话。”说罢陈龙再拜而坐,端起茶杯默默喝起香茗。 麴义、李厉口虽不言,心中已是深以为然。忽然门环轻响,一人已经推门而入,相貌清癯,三绺长髯,细眉凤眼,儒袖飘扬,往那里一站,神色不悲不喜,双眼智慧如海,表情如云淡风轻,好一位标致潇洒人物。只听他开口说道“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在这里污蔑主公”一句话唬的厅里三人目瞪口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