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放马壶关
    第三百七十七章放马壶关

    话说许攸和审配一番赤手肉搏,也算是了却了一些仇恨,陈龙自然将两人分开安排,也将两个家族分开,避免仇恨世代延续。许攸暂时留在邺城,审配家族暂时迁至濮阳,待天下大定,陈龙再将他们远远搬迁,以那时代的交通,他们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邺城已经一天一夜的扫荡,终于初步平定下来,该走的都走了,走不了的都留了下来,陈龙命封闭四城,出榜安民,城内粮草充足,留足军粮部分之后,开仓放粮三日,以补偿战争带给原住民的创伤。周不疑负责城墙修葺的工程,太史慈、傅彤整理军队编制,处理降兵,都忙的不亦乐乎,冀州战事,似乎暂时平静下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陈龙的眼光,早已经盯了独自飘零在并州和冀州边界的壶关。只要打通这个关口,可以将并州和邺城之间的陆路打通,为攻打邯郸带来几万并州生力军。

    陈龙一面让人去濮阳召来郭嘉,一面下令关羽开始进攻淳于琼大营。邺城已失,淳于琼大营的军马早已丧失斗志,淳于琼正欲下令撤退,身边绕过郭图,屏去左右,说了一番私话。

    郭图道“前日我烧了黑山军粮草,不幸被龙珠所擒。本以为必死,所幸龙珠不但不杀,还礼敬有加。我料他没有粮草,必然兵败回濮阳,遂与他约定十日之赌,若十日内攻破邺城,我当无条件投降。今日正是第十日,邺城已破,袁氏从此日落西山。我非不忠,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况龙珠天才绝艳,武双全,为人处事,处处为民众所想,真我主也。”

    淳于琼已经双眼圆睁,正欲开口斥责,忽然想起关云长偃月刀临头的一刻,连这等神将都是龙珠的手下,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不满的想到此不由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郭图见有机可乘,继续说道“我郭图与淳于将军交厚多年,你我对袁将军都忠诚不二。但袁家三子夺嫡,各自笼络一方人马,袁将军和夫人都属意三子袁尚,审配之流保着袁尚弄权,三家人马,渐渐分崩离析。今日袁将军之败,其自有必然的因素。而且淳于将军武功盖世,若是能随我去帮助龙珠统一天下,他日也可贵为开国名将。听说连审配都已经投降,将军手握一方军队,何不趁机降了关羽难道非要让这些士兵拼至死伤殆尽,也不肯屈尊投降”

    淳于琼听了默默无语,自己手下这支兵跟随自己多年,都是老部下,怎么忍心让他们战死至最后一人。此时手下来报,关云长冲击大营而来,郭图紧握了一下淳于琼手腕,淳于琼猛然惊醒,大喝道“备马!”

    淳于琼决心已下,不再犹疑,马绰起马刀,吩咐全军列队。众兵将只当要决一死战,纷纷顶盔掼甲,刀枪并举,个个目光炽热。岂料淳于琼在三军前打马立定,喝道“今日我与郭军师商议,袁氏大势已去,决意归降黑山军。”说罢一刀将袁氏军旗砍倒,再度大喝道“尔等随我多年,今日愿者一起归降,不愿者随你们散去。”

    眼前兵哄的一声炸了锅,实在没想到淳于将军竟然打算不抵抗投降,一时间有愿意去的,有不愿意跟随的,乱糟糟犹如一锅粥。此时一个大嗓门响起,乃是一个老兵,隔空问道“淳于将军,我等家属都在邺城,恐怕早已被黑山军杀害!今日怎肯投降!”

    郭图在一旁,也大喝道“你等包括淳于将军的家属在内,都被龙珠将军派兵保护,不曾折损一人。龙珠非是弑杀的将军,反倒心存善念,这也是我和淳于将军投降的原因。”此言一出,顿时又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紧接着刀枪盔甲扔在地下的声音响成一片,各处跟风呼喊起来“愿意随将军出降!”

    至此关羽不费一兵一卒,将淳于琼收归帐下,令手下整理部队,与淳于琼、郭图两人联袂到邺城拜见龙珠。自此邺城东南一线平定,邺城濮阳间道路畅通,两日后,郭嘉也到了,陈龙、周不疑与他相见,自有一番喜悦不提。郭嘉以本来面目出现,自此诸侯间纷纷猜测,原来陈龙已经派了旗下首席军师前来,看来青龙军的手已经正式染指原。诸侯间害怕陈龙势大,又是一番合纵连横,暗里风云涌动不提。

    陈龙安抚了郭图和淳于琼,安排他们在郊外与关羽一起整军。此次冀州降兵众多,正好安排淳于琼与眭元进等降将帮助关羽重新整编。整军之后,陈龙自有师团长的位置给他们,前提是一起灭了袁绍。

    十日之后,邺城安定下来,陈龙立刻整军,命郭嘉守卫邺城,太史慈、周不疑等领黑山军五万人进攻壶关取袁尚。傅彤在牛头峡扎营,严防袁尚从此处逃亡邯郸。大军不日,已抵达壶关之下。

    壶关因地形而得名。据“漳水又东北迳壶关县故城西,又屈迳其城北。故黎国也,有黎亭。县有壶口关,故曰壶关矣。”汉皇刘邦元年,始置壶关县,属党郡,因古壶关口山形似壶,且在此置关,古名壶关。壶关地势险要,东高西低,周边道路不通,风景却是绝美,乃是并州与冀州间的重要通道门户,兵家必争之地。太行山脉大峡谷由此延伸开去,将两州之间隔绝。

    袁尚次遇袭,多亏颜良一夫当关,亡命逃回壶关死守,不两日传来邺城被炸门城破的消息,袁尚闻风丧胆,怕路再次遇袭,不敢由牛头峡回邯郸,竟不听手下迅速逃命回邯郸的建议,决定死守壶关。颜良虽回归帐下,却整日心事重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下如同待宰羔羊,果然等来了龙珠亲自领兵、兵临城下的消息。

    袁尚假装镇定,仗着壶关易守难攻,关内粮草充足,对众将说道“诸位,形势虽然紧迫,但我父亲在邯郸坐稳之后,必然会发兵救我,打通牛头峡谷。今日,颜将军可领人出关,与龙珠斗一番,若不利即回。”颜良闷闷不乐,领兵去了。

    壶关外一片略微平坦的碎石地面,黑山军与袁尚军两阵对圆。颜良出马,见对面正是龙珠,不由心一虚,只听陈龙隔老远大喝道“颜将军,大丈夫怎可言而无信?说好若是我三日内破城投降,你还有脸提着兵来和我对阵?”

    颜良满面羞惭,提刀走,手下不明所以,只好退军。城观战的袁尚大怒,直接把颜良招城墙问道“颜将军,何故不战而退?”颜良一言不发,袁尚愈加愤怒,狐疑的看着颜良,忽然喝道“来人,颜良欲反,将他拿下再问!”

    颜良任凭绳捆索绑,只是一言不发。其实他心里本对叛袁多有心理障碍,如今被袁尚羞辱,却将他的心理障碍打破,似乎自己有了投降的借口和理由,此间的心理活动十分微妙,总归是颜良已经有了投降的心,只是需要什么样的借口和过程罢了。

    袁尚命人将颜良押下大牢严加看管,目光巡视了一圈手下这些将令,问道“颜良心存不轨,已经被收押。尔等谁愿出战,为我分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