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四百零三章 血染秋水
    第四百零三章血染秋水

    话说魏子京托大,用带鞘的长剑与陈龙和宝月对敌,虽然夺了两人长剑,自己却被两人合力,逼退回台阶之上。子京做为大剑师,这一下颜面扫地,面色终于凝重起来,缓缓拔出秋水剑,手腕轻轻一抖,划出几道雪亮剑光,指向场中的陈龙和宝月。

    公孙宝月见状,嗤笑一声道“大剑师不是说过,今日绝不让秋水见血”说话间从小蛮靴筒里抽出自己的护身短刀,陈龙手里也多了缴获曹纯的那柄短鞭,两人虎视眈眈看着子京,意思是决一死战。

    子京望着甄家美女,不由苦笑了一下,这甄家小妹说的没错,自己确实说过不让秋水见血的话,开口道“小丫头放心,若是见血,就算我输!”说罢秋水剑起手一式,剑身朝天竖起,左手戟指在剑身上一擦,长剑尖端,隐隐泛起白气,显然不再藏私,而是将内力注入剑身,就要全力出手。

    陈龙知道宝月悟性、剑术、轻功都是不错,内力却是差的太远,将铁鞭横在宝月身前,潜运起全身功力,防止子京暴起伤人。宝月心中感激,轻推了推陈龙手腕,轻声说道“哥,不妨事的。”

    话音未落,空气中一声剑啸声传来,秋水剑夹杂着白色剑气,轻易撕开空气,向着陈龙一剑穿来。剑尖仿佛幻化出梨花朵朵,在两人身前闪烁不定,根本分辨不出那一朵才会伤人。子京的身影,躲藏在这漫天剑气之后,竟难以看见方位。这才是子京的真正实力,果然不愧是南林剑派第一剑师。

    陈龙夷然不惧,面对子京的成名绝技,想起自己的百鸟朝凤抢法,竟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都是通过手腕连续轻抖,幻化出无限剑尖枪尖惑敌,但实际上到达敌人身前的武器,还是一根。只是虚虚实实,进攻者可以选择从任何方位化虚为实,这就让防守者防不胜防了。

    陈龙深知,想接住这等绝技,绝不是靠视觉,而是靠听觉甚至嗅觉,加上第六感。剑啸声中,宝月惊奇的看到,身边的陈龙竟然闭上了双眼,眼看梨花朵朵袭来,宝月一咬牙,扑到陈龙身前,举起短刀拼命划了一个护身的圆圈,将陈龙也笼罩在内。

    陈龙正在听声辨位,锁定秋水剑尖的位置,忽听身旁风声乍响,暗道不妙,一睁眼果然是宝月误会自己不知怎么抵抗,竟不顾自己性命,护到自己身前与子京绝技拼命。这对于宝月不啻于一场搏命的豪赌,赌的就是那子京自命风流,不会对她宝月辣手摧花。可是,子京绝技已经全力放出,谁知道他能否将秋水剑收放自如一个控制不好,恐怕大罗金仙也难以挽回宝月的生命。

    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之间,陈龙已来不及多想,布满内力的铁鞭当做剑使,快如闪电的七鞭刺出,分从身前宝月的左耳边、右耳边、左腋下、右腋下、髋部两侧、以及两腿之间穿过,同时穿过宝月短刀防护网的漏洞,迎向有可能从这些漏洞中透过来攻击宝月的秋水剑尖。内力从铁鞭吐出,仿佛七道红光从宝月的刀轮发出,迎向那漫天梨花剑雨。那景象瑰丽无比,围观的弟子刚刚反应过来,齐齐啊了一声,然后张大嘴屏住呼吸。

    子京身在局中,剑招发出之后,初见陈龙不动,知他在听声辩位,本蕴含了许多变化,准备一举击落陈龙铁鞭,逼他认输。却没想到宝月奋不顾身,护在哥哥身前,舞了一个漏洞百出的短刀轮,倒像用一个破笊篱抵挡吕布的方天画戟一般。子京这一下手忙脚乱,势不能辣手摧花,又收不回全部剑招,忽见七道红光,不可思议的从“破笊篱”里面飞了出来,知道是背后的甄家哥哥弄鬼,忙凝神将剑招虚化为实,控制着剑气尽量与那七道红光相碰。

    说时迟、那时快,宝月手握短刀舞动,夹在两大高手之间,面前是道道白色梨花剑气,身后是淡淡红色内力飞出,瞬间在宝月身前相碰。空气中立刻传出爆响连声,等到红白散尽,场中人影骤合乍分,众人都被呼啸而来的狂风吹歪了发髻,等回头看时,只见子京再度回到了台阶顶端远处,而陈龙却抱着躺倒在地的宝月,不知宝月是否受了重伤。

    周密与宝月最是亲密,见状惊呼一声,忙跑过去看宝月伤势。宝月明显是晕了过去,陈龙却捂着她小腹,对周密道“密姐,伤在小腹,好在不深,你帮她包扎一下。”

    原来,陈龙虽用铁鞭发出七道内力,抵挡子京漫天剑雨的攻势,阻住了秋水剑在宝月身上刺出几个透明窟窿,但两股内力相撞,带起的狂飙,瞬间已将宝月击昏。陈龙吃亏在宝月身后,无法全面防护,虽然子京控制自己剑气尽量与他内力相碰,仍然有一剑透过宝月短刀的防护网,刺入了宝月小腹,好在子京收的及时,所以宝月倒入陈龙怀中的那一刻,还有命在。

    周密一番忙乎,替宝月止血包扎,宝月只是闭过气去,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幽幽醒转。第一眼看到周密,第二眼看到陈龙,叫了一声“哥”

    陈龙搂住她蛮腰扶起,爱怜说道“傻丫头,谁要你护我好在你没事,不然我”宝月忽然一笑,接嘴道“不然你怎样”恢复了俏皮模样,陈龙看的一呆,竟一时语塞。

    宝月此刻伤重,面色发白,香唇发乌,台上的子京看在眼里,心中竟隐隐作痛,颇感后悔。子京心中奇怪,自己对这个丫头怎么这等在意好在没一剑穿心,不然自己也会悔恨终生。宝月忽然指着子京的方向,柔声道“大剑师,你的秋水剑染血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大剑师手中秋水剑尖,果然有一丝血痕,那毫无疑问,正是宝月的鲜血。子京这才想起自己的承诺,面色铁青,将秋水剑刷的入鞘,说道“甄家妹子,抱歉了,好在你无大碍。今日秋水剑见血,我已经违反了承诺,算是我输。”这几句话,配合子京英俊容颜说出来,倒也颇为有气势,众弟子不由纷纷点头称赞。

    子京走到宝月面前,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将秋水剑平举到胸前,说道“这把剑名曰秋水,是我从这终南秘境中得来,剑锋锐利、剑身轻盈,颇适合女性使用。今日,我不慎让它染了你的鲜血,就把这把剑送给你以表歉意。我非是有心伤你,今后让它助你武艺更上层楼。”宝月一怔,连忙推脱,子京却把剑硬塞在她手里,转身看着陈龙道“今日是我输了,你们兄妹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学艺。若是有人为难你们,可以来后山找我。但尊师重道,不可坏了规矩,若再有顽劣不尊,剑主是绝容不得你们的。”说罢转身就要走。

    众弟子轰然欢呼起来,只有邱健和刘建南脸色难看,在一旁呆若木鸡。子京走了十余步,眼看就要隐入后殿,忽然身后传来陈龙浑厚的声音道“大剑师,且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