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巅峰对决
    话说陈龙虽然智激青儿成功,得到青儿公平决战的承诺,但见闻喜受伤,心恨王昶王文舒乘人之危,因此拔剑单挑王昶,欲惩治小人之恶。

    王昶本是王氏家族最为出色的后辈之一,剑术超过同龄人多矣,自从到了南林剑派,每日修炼不辍,一手环首剑法更是罕逢敌手。不料陈龙袖里藏鞭,挡住王昶精妙一剑,虽有作弊嫌疑,仍重创王昶胸腹。这还是陈龙手下留情,对于三国著名人物,陈龙自知绝下不了死手。

    青儿脸色变幻不定,终下令林叔撤走。一夜风波消弭于无形,陈龙终于喘了一口粗气,定下心来。闻喜伤势不重,自去宿舍休息,宝月对陈龙道“大哥,这南林剑派被人掌控,看来已非一日。明日一战之后,无论输赢,恐怕都是分裂的局面。”

    宝月一番话令陈龙刮目相看,低声道“妹妹所言极是。不过能将其分裂,也是降低敌人战斗力的好事。莫要多想,明日赢下来便好。先去休息吧。”宝月点头,乖乖领人回去休息,布置弟子们谨慎值守不提。

    陈龙回到房中,思前想后,辗转难寐。没想到王越亲自到了终南山,敌人肯定对剑主的位置势在必得。按照敌人的算盘,应该是王越到王异那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不从就痛下杀手,同时王昶、郑袤两人带队灭了第一剑方,至少驱逐甄家兄妹,一举全面掌控南林剑派。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王越不到一招,就被自己的电击棒击飞不知所踪,得以让自己及时回到碧螺宫,而闻喜拼着受伤,抵挡住了王昶,自己又灭了王昶的威风,终于将局势拉平,可谓挽狂澜于既倒。

    陈龙起身穿起外套,王越既然来到,谁知道后续还会有什么布置外围吕常布置的警戒哨人员单薄,至今没什么消息传来,看来自己还是亲自跑一趟。

    陈龙心中感叹着夜夜奔忙的命运,纵身飞跃碧螺宫前的吊桥,望着黑漆漆的丛林中飞去,同时搓唇模仿鸟儿鸣叫,正是特种部队暗号。半晌不见回应,陈龙继续向前,几乎到了第二剑方边界,终于听到几声鸟鸣回应。

    吕常飞一般落在陈龙身旁,汇报道“属下一直关注第二剑方动静,见到他们在主公手下折戟,随即跟踪到此。主公怎么又追来了有何发现吗?”

    陈龙闻言,知道吕常他们也没什么重大发现需要汇报,沉吟道“王越亲自来了,所以我心中不安,不知敌人后续会有什么行动,所以来找你问问。”

    吕常点头道“人手不太够,目前我们死盯着第二剑方,盯着长安方向的兄弟并没什么消息传来。或者是来不及传递”

    陈龙听到吕常的分析,听到长安两个字,心中那份危险的感觉更加如针刺般发作,只是摸不透背后的布置。想了想道“只好静观其变。你可派人,查看第二剑方可有人往外暗中传信,予以拦截。另外,派人去往长安方向侦查,特别是大道隘口,必经之路上如果有动静,立即放起信号烽火。”

    吕常不由吃了一惊道“长安不会真派正规军来吧”

    陈龙脸色冰寒,黑暗中眼神如火喃喃道“若是长安皇家军队来了,恐怕不妙之极。唉,还不到翻脸的时候,只不知道会是谁带队若是能说服带队的将军,也许还有转机。”

    吕常脸色也不好看,沉声道“主公切不可孤身犯险。我这就亲自跑一趟长安,接一下消息。”

    陈龙点头道“也好!切记注意安全。”两人商议已定,各自跃开没入黑暗之中。

    陈龙心中略定,回到碧螺宫休息了不过一更,已是鸡鸣时分。一早周密边来叫门,陈龙打着呵欠开门迎接,周密连声道“剑主已至后院,请剑师立刻到后面单独叙话!”

    陈龙想起昨夜挟雷电之威击溃剑身王越,还来不及给电击棒充电,答应一声让周密略等,自己边穿衣边将电击棒藏到房梁上,利用白天进行太阳能充电。这根电击棒可是陈龙的大杀器,切切不可丢失,可惜待会儿若有异变,却用不上了。

    后院一间小屋之内,王异已经等候多时。她本不是优柔寡断之辈,昨夜却带着八分迷茫,惴惴不安度过半夜,大清早就来找陈龙,却并不清楚想要的答案。

    陈龙施礼已毕,王异道“我确实属意于你妹妹接过我的衣钵,能带领南林剑派发扬光大,摆脱政治纠缠。可是昨夜你击败王越之后,已经说明你也是有目的的政治人物,尽管陈龙名声还好,我却需要你一个承诺。”

    陈龙明白过来,王异现在一是怕王越对南林剑派秋后算账,二是怕剑派再次被野心家掌控。陈龙立即说道“南林剑派被人利用,去刺杀我主公陈龙,这件事剑主知道多少”

    王异很配合的道“你也看到了,我手下只有闻喜,而第三剑方并未参与。至于周密等弟子,也都是身不由己,并不完全清楚自己的任务。”

    陈龙明白王异说的是实话,想了想说道“怪不得剑派如此松散,甚至连我混进来都不知道。我能够承诺你的,就是天下大定之日,会将剑主之位还给周密这样的忠心弟子,给予南林剑派超然江湖的地位。”

    王异微微沉吟,甄东这个承诺可谓不咸不淡,可是不信又如何这正是王异内心惶恐的源头。

    叹息了一声,王异明白自己也是骑虎难下,抬头见一脸正气的甄东,也只有选择相信。王异终于不再纠结,猛的站起道“那就速战速决!”

    陈龙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施礼后走了出去。只要今天是公平决战,王越又身受重伤,宝月有八成机会占据剑主之位。到时候自己有的是实力清洗帮派,有赵云、马超、张绣、黄盖这些兄弟,先挤走王昶、郑袤再说。

    想起和兄弟们团聚,陈龙不禁露出微笑。这些兄弟们都是战场上的无敌统帅,可是玩儿阴谋诡计却是不太擅长。陈龙首次感到,自己若是终日陷身在三国枭雄的阴谋诡计之中,

    有多么的不安全。要对付这些阴谋诡计,自己是多么需要贾诩贾文和的智慧。

    天色大亮,决定剑主归属的巅峰对决终于即将开始。因为王异的来到,这场本应该再赴峰顶的对决直接改到了碧螺宫内高台上进行。

    闲言少叙,青儿已站在高台,今天她穿了一身绚丽的紫衣,并未带面纱遮遮掩掩,一展千娇百媚的青春容颜,犹如高高在上的散花女神,赢得了所有男人的注目礼和掌声。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昨晚被陈龙气的铩羽而归,今日又怎会屈居人下,干脆高调亮相,气势上先压制住甄月一方。

    甄月仍然是一身青衣,素装淡抹走上高台,可是那一股精灵气质,乌黑瞳孔散发的天使之光,根本无人可以掩盖。两位一等一的美女,眼光交击如同雷鸣电闪,几乎同时拔剑在手,遥遥相对。

    金钟轻响,正是决战开始的信号,宝月率先移动脚步,以青儿为中心,缓缓挪移。青儿显然总结过上次失了半招的教训,知道宝月轻功出色,遂以不变应万变,并不想轻易失去重心。

    宝月此刻,正感受着自己脚步变幻和呼吸之间的呼应,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妙境,忽然发现对面青儿的呼吸节奏似乎也被自己感知,那信息忽强忽弱,宝月在青儿呼吸微弱的一瞬间,刺出了直截了当的第一剑。

    秋水剑鲜明煊赫,华丽灿烂,如同飞鸟投林,直奔青儿咽喉,正好是青儿新力未生之时,反应就慢了一瞬。这正是越女剑最讲究的心法,观战的王异不由点了点头,心道孺子可教。

    青儿感到咽喉被宝月剑式锁紧,奋力提息错身,将长剑护在胸前,贯彻自己防守的原则。转瞬间两剑相撞,空气中爆起一声巨响,紫色身影暴退盈丈,在台边堪堪刹住车,正是面色涨红的青儿,显然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剑劈的有些错愕,却不知是宝月利用了双方气势消涨的瞬间,取的如此攻势。

    此时,宝月后续的剑招已经如同疾风暴雨般扫过来,青儿奋力御敌,身形在台边如同暴风雨中的弱柳,真是摇摇欲坠、险象环生。陈龙看的心中欣慰,按照这样的气势,胜负恐怕不会超出几十招。

    台下观众屏息凝神,看的如醉如痴,王昶、郑袤脸色都十分难看,青儿完全丧失了进攻的气势,只能等宝月力竭之时才可能有转机。王昶暗中咬牙,频频遥望着远方,那预定的朝廷兵马,怎么还没有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