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三国寻龙记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鸡心滩头
    第五百八十四章鸡心滩头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南宋文天祥《过零丁洋》

    话说晨雾弥漫的巢湖之上,于禁的一万两千部队乘坐大大小小的渔船,迅速向目的地鸡心滩接近。再过两个时辰,由弓兵、枪兵和刀盾兵组成的于禁三军奇袭部队,就将在巢湖另一侧抢滩登陆,无声无息埋伏到合肥南门附近的丘陵地带。

    于禁一代名将,历来治军严谨、赏罚分明,麾下战斗力与士气都十分高涨。若能奇袭合肥成功,于文则将录得此次南征第一功。日后攻盖当世,成为帝胄之侧,于家从此飞黄腾达,也是指日可待。

    放下于禁美梦不提,赵云、王平却是紧锣密鼓,从城内迅速调集军民数千人,寻到一处丘陵之中,这里有淝水最大的两条支流丰乐河与杭埠河经过,近处看起来溪流潺潺,流速较快,两河都顺着谷口一带流出,两岸是青石崖壁,风景优美。

    赵云见此处地势绝佳,指着谷口对王平道“只要先切断河流,再在谷口用木排做成几道水闸,水流堵塞在此,会形成小型湖泊。待到于禁领军抢滩登陆,我一枪将水闸击碎,大水顺丘陵地势直扑而下,保证将于禁三军冲入巢湖去喂银鱼湖蟹。”王平连忙点头,口称妙计,想起自己本是曹军袍泽,不由心下黯然。幸亏对面是于禁不是徐晃,王平还能承受这心里负担。

    青龙军民就地取材,先将大量土方巨石切断两条河流,又伐巨木为排,做成简易水闸,挡在谷口的出水口,将溪水流出谷口的一侧封闭。一切布置妥当之后,赵云又命制作数十具木排,与众兵丁都站到旁边丘陵之上。一切安排妥当,赵云命刨开阻塞溪流的土方,两条溪水渐渐将谷口前封闭的空间注满,水闸高约七八丈,因承受了巨大的水压,刚刚制作的木质水闸呀呀作响,好在还是承受住了巨大的压力。

    溪水慢慢成为一口小湖,水位已经达到七八丈深,湖水漫过水闸,开始向外倾泻。王平和赵云以及旗下军兵,都有些紧张的看着那水闸的情况,若是这时候撑不住崩盘,那等于禁三军到时,就变成了一场战争笑话。

    天色越来越亮,湖上的风浪渐渐大了起来,于禁的坐船比其他渔船略快一些,已经看到了远远的巢湖沿岸。副将昌豨站在于禁身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天色,对于禁道“文则将军,你看远处那片乌云如盖,似乎在向这边飘过来。若是登陆时有暴雨,会增加一些麻烦。”

    于禁早已看见那片乌云迅速的发展,也有一些担心,不过此次行军贵在迅捷,所以只能风雨无阻。想了想答道“登陆时若是暴雨狂风,只好先下碇等一等,风雨小了自然可以登陆。”昌豨点头,心想也只有如此这般了。

    乌云滚滚,转瞬间湖上风力加强,人员在舱外甲板上开始站立不稳。北方战士,多数不习水性,更没有经过水战训练,于禁的三军也并非是正牌的水军,很多士兵只好进入船舱,将兵器扔在一边,双手死死抓住扶手之类的东西,任凭风浪颠簸。其中不乏呕吐晕船的,立即是满船腥臭,舱内空气更加令人作呕。

    风力越来越强,水手纷纷摇下船帆,只靠桨撸等行船,整体船速慢了下来。那朵乌云来去都甚是迅快,仿佛黑色神龙般从船队头顶掠过,除了带来一阵狂风之外,居然没有下起暴雨。天气迅速恢复晴好,无风巢湖不起浪,景色迅速恢复成风和景明。水手又纷纷将帆橹升起,士兵从舱里爬出来帮助行船,船速再度提升起来,对岸的鸡心滩影影绰绰,仿佛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

    于禁和昌豨再度回到甲板之上,都是心中默默祝祷,希望登陆时不要碰到刚才那般的天气。水面之上的天气真是瞬息万变,于禁这次也是领教了,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竟是如此的渺小,小小风浪就会导致战斗力大减。昌豨心心念念,于禁将军出兵之前,是不是没有献上祭品送给湖神?

    说时迟,那时快,天色终于大亮,朝阳欲升未升之际,于禁的船队到了鸡心滩前几十丈处,滩前水面甚浅,于禁挑了一处浅滩,命全体渔船放下小船小艇,开始运送兵员武器等辎重上岸。小船小艇本就数量不足,来来回回几十趟之后,于禁三军这一万两千人也只有不到一半上了岸,密密麻麻云集在滩涂上,开始列队向内陆推进。

    于禁在船头见进度缓慢,心中有些焦急,抬眼看了眼天色,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刚才那朵乌云过后,更多的乌云不知从何处黑压压的聚集过来,仿佛刚才的乌云只是前哨,后面这大团黑云才是主力部队。

    于禁心中有些惊惧,若是此时暴雨狂风,恐怕会造成船只损毁,最终影响登陆作战,遂指挥下令道“全体士兵立即下船,涉水趟上滩涂去,务必要在乌云到来之前,全体登上鸡心滩后面的小山丘,设立营帐避雨。”

    这就是滩涂的好处,虽然水浅造成大型船只托底无法上滩,但急了的话,士兵直接下船从泥滩上淌水也勉强能够登陆。于禁这一声令下,顿时各支渔船都是扑通扑通跳水的声音,无数曹军士兵手持长枪刀盾,背后斜插着箭壶,哗啦哗啦趟着水向岸上爬去,远看倒颇像是无数蚂蚁在水中挣扎。

    乌云越来越近,于禁眼见风儿又刮了起来,不由在甲板上来回踱了几步,忽然看见刚才所要驻军的滩后小山丘之上,直直升起一缕浓烟。

    于禁身后的昌豨也看了个正着,把手一指说道“那里起火了吗?”

    于禁久经战阵,见那缕浓烟细细直直、颜色深黑,直冲到天际方散,握着剑把的手不由微微一颤,这股浓烟怎么看都像是信号烟,难道是有人施放了曹军来到的信号?

    于禁这一惊非同小可,若是青龙军早在这里布置了暗哨,说明赵子龙早已想到了会有人在此偷渡登陆作战,那么自己这一支奇兵行踪已经彻底暴露,青龙军必定有对付自己的埋伏。若是此刻小山丘后面冲出来几千青龙弓弩兵,自己在滩涂上这些子弟兵无遮无挡,只有被箭矢扎成刺猬惨死的份儿。

    于禁回头,见昌豨在对船下喊着什么,似乎是在布置人立即去小山丘后面侦查。于禁微微摇头,这时候兵员全体正在抢滩,哪里还有时间去侦查?只有当机立断,才能够减少损失,就算是一场虚惊,也需要防备万一。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一场虚惊,这个责任于禁自己来扛。一念及此,于禁来不及多想,运起全身内力,狂吼了一声“盾兵就地组织防御阵型!其他人立即撤回船上!全体士兵,立即撤回船上!”

    吼声和着风声,遥遥传播了开去,旁边的传令兵稍一犹豫,连忙捡起扔在一边的铜锣敲响。这一回锣鼓喧天,全体士兵齐齐回身观瞧,好不容易趟水上了河岸,又让回到船上去,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来来往往的曹军立刻引发了一场大乱,各个方向上的队列全都乱成一团,拿着盾牌的士兵连忙找地方支起盾墙,而最惨的是那些趟水的士兵,沉重的武器本就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这一回更是返身趟回深水区,本就快被榨干的体力更加不支,恨不得赶紧抛掉手中辎重,回到船上喘一口粗气。

    就在曹军一片大乱之际,赵子龙和王子均也第一时间看到了那缕信号烟。两员大将对望一眼,情知敌人确实在鸡心滩登了陆,该是开闸放水的时候了。

    赵云银枪抬起,一条小白龙立刻随枪围绕而起,似乎欲脱手飞去。小白龙这一去,有分教,鸡心滩变作惶恐滩,入湖口秒变人间地狱。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