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修真小说> 超脑太监 > 第181章 琴声(三更)
    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

    独孤漱溟道:“据我所知好像朝廷并没这个消息吧?”

    “铁西关那边压着不报。”董大同摇头道:“如果朝廷知道了不知多少人的官帽子要丢!”

    如果问话的人不是独孤漱溟他也绝对不会声张毕竟他父兄都在铁西关内这是绝不能透漏出来的。

    独孤漱溟蹙眉沉吟。

    李澄空道:“难道就因为这个所以放流云铁骑入关偷袭我们这一行?”

    “铁西关不会。”董大同道:“他们再胆大也绝不会干出这种事来。”

    “那你觉得流云铁骑怎会入关的?”独孤漱溟黛眉轻蹙:“肯定是有人放他们入关的。”

    “这样的事绝不是一两个人能干得成。”董大同脸色沉肃的道:“应该是一伙人甚至整个边关上下串通。”

    独孤漱溟的脸色沉肃。

    整个边关与外敌勾结一旦大云铁骑真想入侵随时能叩关而进烧杀抢掠届时将有多少百姓遭殃?

    虽说现在大月朝兵强马壮不怕他们入侵偏师深入境内未必会讨得了好果子却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李澄空道:“纸包不住火难道铁西关的事就没有一人捅到朝廷?”

    董大同摇头道:“上下一体这件事很难捅到朝廷的。”

    “朝廷的巡按呢?”独孤漱溟道。

    董大同道:“巡按也不想爆出这样的事不但铁西关上下要受罚皇上的脸上也无光。”

    李澄空道:“那就不怕皇上追究?”

    董大同摇头道:“失职之罪比起捅出这件事来不值一提。”

    李澄空失笑慢慢点头。

    恐怕一境之内的造反不会被独孤乾放在心上但捅出来确实丢脸。

    即使捅出来也要先行镇压也要派铁西关的兵马镇压而不捅出来铁西关的兵马也要镇压。

    待铁西关的兵马将他们镇压之后那个时候再爆出来追究责任才是最适合的。

    独孤漱溟忽然脸色微变。

    李澄空皱眉伸手按上她后背。

    董大同顿时色变。

    他没想到李澄空如此大胆直接碰触公主的身子何等冰清玉洁尊贵之躯怎能随意碰触?

    李澄空皱眉道:“没想到还有此变。”

    独孤漱溟这会儿脸色已经染了一层白霜脸色微微发青泛白的嘴唇轻轻颤动仿佛冷得打颤。

    董大同忙道:“公主殿下……”

    李澄空抬头看他一眼:“董将军今天就到这里吧改日再跟将军请教。”

    独孤漱溟轻颔首:“去吧。”

    “……是。”董大同只能站起身担忧的看一眼独孤漱溟慢慢后退出小亭。

    萧妙雪忙上前:“公主?”

    李澄空闭上眼睛身体散发出灼热气息好像一个火球在熊熊燃烧。

    小亭里好像被划分成两个世界独孤漱溟身前世界是冰冷如寒窖独孤漱溟身后世界则灼热如烈日炎夏。

    萧妙雪与萧梅影担忧的盯着独孤漱溟看出不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澄空头顶白气蒸腾脸色肃然。

    “老爷……”袁紫烟轻声道。

    李澄空道:“不妨事你们退下吧。”

    萧妙雪看向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黛眉与长长的睫毛都挂上了霜花嘴唇苍白轻轻点头。

    萧妙雪与萧梅影袁紫烟只能退出小亭。

    李澄空低声道:“殿下你这玄功果然玄妙是受天地影响巨大。”

    “嗯。”独孤漱溟轻颔首。

    李澄空道:“那就糟糕了日后冬天就难熬了会度日如年。”

    “无妨。”独孤漱溟淡淡道。

    这些都是成为宗师的代价她付得起。

    李澄空叹一口气。

    原本说好的报仇呢?

    小本本上的仇全都变成了欠债自己现在面对独孤漱溟是债台高筑偿还不了。

    一个时辰之后独孤漱溟脸色渐渐恢复小亭里也慢慢恢复了温暖。

    “唉……”李澄空长长叹一口气。

    独孤漱溟睁开明眸笑了笑:“这点儿苦比起当初母妃所受的痛苦不值一提。”

    李澄空摇摇头起身离开。

    独孤漱溟笑笑。

    夜色中鹅毛般大雪仍旧簌簌而下越来越厚周围已经变成了白雪的世界。

    李澄空在夜空中飘飘而行不时抛出一块块玉佩。

    后半夜众士卒发现山谷里竟然没有随着大雪而冰冷反而变得越来越温暖。

    待到天明时分山谷里温暖如春。

    山谷里温暖如春山谷外白雪茫茫经过一夜不停的飘落大雪已经两米厚比人高。

    董大同没让众人闲着派人出去铲雪铲出一条路以保证他们能够行走。

    大雪不停簌簌而落。

    他们铲出的路很快又被遮住压住。

    但山谷里的士卒们却丝毫不觉得冷反而舒服无比温暖如春的山谷与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山谷变得温暖之后独孤漱溟的寒潮发作起来便缓和凭借藏于小洞天的大紫阳神功内力足够压得住。

    李澄空或者坐屋里练功或者去小亭里跟独孤漱溟对弈闲谈谈天说地。

    独孤漱溟多数时间也在练功想尽快抵达大光明境。

    “铮铮铮铮……”天空忽然传来琴声。

    琴声高临悠远仿佛传自天外。

    李澄空皱眉看向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也莫名其妙。

    这样的大雪天里竟然飘来琴声怎么都觉得古怪。

    李澄空没觉得琴声有杀意而且琴声仿佛并不是以内力激发而仅仅是琴声。

    此琴应该是一种宝物所以能够传得这么远破开鹅毛大雪飘到山谷。

    琴声绵绵如瀑悠悠不绝。

    袁紫烟侧耳倾听赞叹道:“此人琴技高招。”

    李澄空并不通技琴看向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是抚琴大家受名师传授正若有所思的倾听着露出陶醉神色。

    李澄空沉吟片刻一晃消失在小亭下一刻出现在天空透过鹅毛大雪看向远方。

    琴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很难通过声音来追踪抚琴声。

    李澄空朝着一个方向飘去。

    他离山谷从十里变成二十里三十里然后一折返回不再追踪琴声。

    这琴声确实很古怪明明在某处追过来却偏偏没有好像永远在自己的前方。

    他不想中调虎离山之计直接回到山谷飘落到小亭里发现山谷里的士卒们都在侧耳倾听。

    独孤漱溟她们也一样面露沉醉之色。

    李澄空却不觉得这琴声多好寻常而已。

    琴声悠悠依旧没有杀伐之意。

    李澄空静静等着。

    ps:今日更新完毕坐了一天的高速累得没力气勉强写会降低质量今天就先三更啦回到家明天会多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