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交代
    最快更新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第一堂审问就把整个姚家拉了进来原本觉得胜券在握的姚近也成了阶下囚他们用谎言把沈冷送进廷尉府也被谎言送进了廷尉府。

    所以也就暂时没有了第二堂审问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审问临时终止消息很快送到了肆茅斋。

    刚刚搬到肆茅斋的陛下似乎心情不错并没有过多的被沈冷的案子所影响肆茅斋里满目苍翠不远处的园子里梨花开的那么好看满树的雪白。

    距离稍稍远一些的山桃树也已经含苞待放靠近些的地方一片雪白远些的地方粉红掩映便是最厉害的丹青大师也勾勒不出如此美妙的画卷。

    难得的老院长愿意出来走走坐在石墩上看着那满树化开嘴角带笑他似乎也没有被沈冷的案子影响很大。

    “陛下。”

    内阁首辅大学士赖成和廷尉府都廷尉韩唤枝两个人一块到了肆茅斋见到皇帝后同时俯身施礼。

    “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皇帝看他们两个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又有变故不然的话这俩也不会突然到肆茅斋来。

    “姚府的一个丫鬟招供了一些事把姚近也拉进去了。”

    韩唤枝把刚刚审问出来的事对皇帝说了一遍皇帝微微一怔:“这打的是什么臭牌?”

    老院长也笑了:“本来这手牌他们自以为精妙其实也是臭牌现在打成这样就更臭了。”

    皇帝道:“一开始朕以为他们是在表态如果朕继续动他们的话他们也有办法动朕在乎的人比如沈冷现在看来他们自己窝里都不舒坦。”

    赖成笑道:“他们本来就没什么牌面可打的现在打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陛下要求过分了些。”

    皇帝笑了笑:“最近内外无大事对桑国开战之前外事平坦朕都觉得有些无聊也想着动一动他们给沈冷凑些军费......可是对手让朕觉得无趣无趣就不好玩不好玩朕就想早点结束算了。”

    “钱要紧。”

    赖成道:“陛下从一开始想动这些人的初衷一是为了大宁将来安稳二是为了筹措军费这些家族的钱汇聚起来绝对够用了所以看在钱的面子上陛下还是继续玩下去吧。”

    皇帝嗯了一声:“那沈冷就在廷尉府里继续关着吧。”

    韩唤枝道:“所以......现在可以动姚家了。”

    皇帝点了点头:“对方自己送上来的大礼收。”

    韩唤枝垂首:“臣一会儿就去安排。”

    皇帝摇头:“你不行廷尉府也不行。”

    他指了屋子里:“代放舟去让太子拟旨拟好之后让朕来过目用印之后交由禁军去查抄姚家。”

    韩唤枝:“陛下......”

    皇帝看了他一眼:“陛下什么陛下?你们廷尉府自己的事都还没有捋清楚内部的人还没有查干净抄家的事就让澹台去做吧。”

    韩唤枝叹了口气:“这一大口肥肉啊。”

    皇帝哼了一声:“廷尉府里的人都查过了?”

    韩唤枝垂首道:“臣前日下令紧急把京畿道的廷尉能调的都调回来距离远的要三四天到距离近的昨日今日已经了陆续到了所有长安城里的廷尉全都隔离审查各地百办留守抽调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回来所以过几天人手就该够用。”

    老院长道:“你把京畿道的人都调回来了?”

    韩唤枝

    嗯了一声:“差不多都调回来所以京畿道的事都暂停了。”

    老院长微微皱眉他看向皇帝皇帝却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行吧先这么查着。”

    他问:“那傻小子怎么样?”

    “每日练功吃饭睡觉。”

    “可有怨言?”

    “怨言还是有的提过一句说那套铠甲应该给他才对不然这亏白吃了。”

    皇帝楞了一下:“呸这个傻小子就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心?”

    韩唤枝看了看老院长老院长看了看赖成赖成看了看皇帝三个人的表情一模一样......他有什么可担心的连陛下都不信那些人的他担心个什么?

    皇帝看了看他们三个的表情哼了一声:“你们这是什么样子?难道朕就不能公正办案?如果真的是证据确凿的话朕真的就办了他!”

    “是是是......”

    “对对对......”

    “信信信......”

    三个人俯身稍显敷衍。

    皇帝:“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赖成:“陛下圣明。”

    老院长:“陛下公明。”

    韩唤枝:“陛下严明。”

    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无趣......”

    与此同时京畿道方城县。

    苏小客栈信王坐在那看完了刚刚收到的信笑了笑说道:“不出预料韩唤枝已经对长安城廷尉府里的人起了疑心他要把京畿道的廷尉都调回长安。”

    给他把信带回来的人就是普敖远他之前赶到长安把信王的书信交给姚美伦在长安城停留了一天一夜又带着最新的消息回来了。

    “东主你的意思是?”

    普敖远问。

    信王道:“京畿道的廷尉大部分都调回去了韩唤枝在京畿道的眼线和爪牙都没了所以京畿道这边的事做起来就方便的多。”

    他起身走到窗口:“陛下已经让澹台草野做了京畿道甲子营的将军原来的将军薛城现在赋闲在家这个人曾经是皇后的亲信我本以为甲子营在薛城手里是李长泽最后一张底牌可是......”

    普敖远道:“可是薛城就那么下去了没有一丝波澜皇帝让澹台草野到了京畿道薛城连个水花都没有激荡起来就走了甲子营现在薛城调动不了一兵一卒所以李长泽的底牌就不是甲子营。”

    信王点了点头:“我真的很想知道杨皇后给她儿子留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这底牌必须足够大才行不然的话怎么和陛下斗?把李长泽的底牌拿过来攥在我自己手里比在李长泽手里要强得多。”

    他皱着眉自言自语:“到底是什么?”

    普敖远道:“我去一趟?”

    “你要去见薛城?”

    信王沉思片刻:“本来我是要亲自去见他的趁着京畿道的廷尉都调回去了......”

    普敖远道:“东主还是不要亲自露面的好我去见薛城。”

    信王嗯了一声:“你去也好告诉薛城他守着那底牌没有意义底牌交给我才能把李长泽推起来如果他不愿意说的话那就明确的告诉他他活着没必要了这底牌不在我手里也不能在李长泽手里我用不到李长泽也别想用。”

    普敖远俯身:“我这就去。”

    “出去的时候把卓营叫进来。”

    “东主要亲自见他?这个人还不可全信东主直接见他的话......”

    普敖远有些担心:“还是交代手下人去见他我临走之前见他也行。”

    信王想了想摇头:“只需挡住脸面就可这个人知道的消息不少如果我不亲自问的话后面的事就没有把握。”

    普敖远俯身:“那我去把他叫进来。”

    屋子里有个小小的换衣屏风信王拉了一把椅子在屏风后边坐下来不多时普敖远带着卓营从外边进来看起来卓营有些紧张脸色都微微发白他是第一次来见同存会的东主不紧张才怪。

    “拜见东主。”

    卓营一进门就跪了下来很虔诚。

    “卓营?”

    “东主是属下。”

    “我想知道一件事最近这两三年来廷尉府是不是一直都在查薛城?”

    “回东主据属下所知廷尉府还没有专门针对薛城有过什么行动韩唤枝曾经要求紧密盯着但没有接下来的指示从现在廷尉府得到的消息来看薛城这个人作风老派性格刚烈而且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钱财上账目清楚甲子营的军费每一笔都对的上和地方上的人关系虽然显得亲近了些但能查到的事都和他没有直接关系。”

    信王在屏风后边点了点头:“你在廷尉府这两天做的事很好韩唤枝一时半会也查不到你身上毕竟你没有长安。”

    卓营道:“廷尉府里只知道属下刀法还可以武艺也一般不知道属下最擅长的是轻功从方城县半日就可往返长安一趟而且之前在廷尉府的时候属下特意留心过从什么地方可以进去而且那边的戒备最是松懈。”

    “廷尉府后厨有个小门往外扔垃圾的时候才会把小门打开那地方几乎没有人看守所以混进厨房再容易不过后厨距离治疗司并没有多远偷出来药也就简单的多了而且为了应对突发情况廷尉府的每一间刑房都有暗道离开为的是应对突然有人劫狱能把囚犯安全撤走属下从暗道进去见了姚久儿。”

    信王道:“你最近不要再做别的什么事了如果韩唤枝派人来问你方城县的事你如实禀告就是不要遮掩。”

    “是。”

    “回头想办法去打听一下廷尉府对薛城有没有暗中调查尽快给我一个消息。”

    “是。”

    “桌子上有一些银票你拿走吧。”

    “是。”

    卓营过去拿起银票看了一眼粗粗算起来也应该有一万两以上在大宁一万两银子不贪心的话可以舒舒服服过一辈子所以心里立刻一喜。

    “东主还有什么交代?”

    “刚刚本来还想有一件事交代你去做可是......你很重要我又怕你暴露。”

    “东主尽管吩咐属下小心做事。”

    “没有人知道你轻功那么好我想让你去除掉窦怀楠。”

    “窦怀楠不是还有用吗?”

    “现在没用了除掉他。”

    “是。”

    卓营抬起头看了看屏风后边的黑影:“属下很快就能回来到时候......”

    “到时候不用来告诉我窦怀楠一死我会知道的。”

    信王摆了摆手:“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