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修真小说> 前任无双 > 第四五七章 灵山学员
    数日后,有一批仙庭的人员来到,容尚被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仙庭人员第一时间对办公室进行了搜查,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容尚才被进行问话。

    主问人道:“容老板,不要紧张,没别的事,我们是来核实一些情况的,你店里有个住客林渊,参加了灵山的考核,你应该知道吧?”

    容尚刚刚可谓吓一跳,还真以为是被林渊那乌鸦嘴给说中了,以为他背后的男人真的垮台了,以为是要来进行查抄的,原来是为林渊来的,顿时松了口气,“知道,他考进了灵山?”

    主问人没回答她问题,只问话:“现在我需要你提供一切有关于他的情况,详详细细报上,不得有任何隐瞒,否则你都务司的那位朋友也保不了你,因为涉及到此事他还不够资格,懂我的意思吗?”

    容尚点头,“好,大人尽管问,我知道的情况定当知无不言。”

    一番询问后,容尚被送往了另一间房间被看管,宋小美又被提了过来问话。

    问完宋小美,又有其她店员被带来做询问。

    最后才是被先一步看管的林渊给带过来。

    人在询问现场坐下后,主问人沉声道:“林渊,你的情况我们已经查明,但还有不详之处,你只是不阙城医馆的一名打杂的,为何会突然想到来灵山参考?还有,你离开不阙城抵达仙都期间,消失了大半年的时间,这大半年的时间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所有的情况,都必须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明白吗?”

    “是。”林渊应下,心弦却是紧绷,发现果然如接头人说的那般,要查这些个,当即按照事先的准备娓娓道来,不时对对方提出的疑问进行交代。

    他其实挺担心和秦家的事,被秦家打断腿赶出不阙城的事要不要说。

    然而毛脸猩猩那边的安排中不让他说这事,不让把秦家给牵涉进来,理由是一旦查出被人救走的事,一些事情就交代不清楚了。仙庭一旦查不清,那可是宁缺毋滥的,不会让他进入灵山。

    表示进入灵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用畏惧什么,随便进进,一点个人隐私,就算将来被发现了,只要进了灵山,将来也是无伤大雅的事。

    林渊懵懵懂懂不知,估计那些人更懂,毕竟是连考题都能提前弄到的人,只能是照办。

    夜幕降临的天古城,一家小商会,杨氏商会会长杨仁芳的家,突然有一批城卫人员抵达,直闯杨府客厅。

    这架势,把杨府上下吓一跳。

    匆匆露面的杨仁芳见到竟是天古城总务官申总官亲临,真正是被吓了个惶恐,诚惶诚恐地见礼。

    “不必多礼。”申总官抬手示意了一下,左右看了看,“闲杂人等退下。”

    外面看家护院的以及仆人还有杨夫人,皆当场被屏退。

    申总官走到主位坐下了,边上有人摊开了纸笔做记录。

    杨仁芳心惊肉跳地拱手道:“总官,这是何意?”

    申总官问道:“你可认识一个叫林渊的人?”

    “林渊?”杨仁芳愣了一下,不难想起,时间过去没多久,何况本就是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人,试着回了句,“倒是认识一个叫林渊的人,不知和总官说的是不是同一人。”

    申总官:“我提醒你一下,和灵山这次的参考有关。”

    杨仁芳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认识认识,一个来月前,曾资助过这么一个人,他怎么了,犯什么事了不成?”

    申总官:“没那么严重,灵山对考核人员的身份背景都要做确认,你既然认识,自然要找你了解情况。”

    “哦哦哦。”杨仁芳松了口气,明白了什么,当即拱手道:“是,总官尽管问。”

    申总官道:“其实我也不想接这种差事,你要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灵山为仙庭选拔培养人才,关系重大,出了什么漏子,这种事没人能担得起责任。参与核实的人,一旦有假,你跑不了,我未尽到责任也同样是在责难逃。所以你今天的回答,必须老老实实不能做任何隐瞒,否则我不会放过你,明白吗?”

    杨仁芳再次拱手,“是,在下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敢做任何隐瞒。”

    申总官嗯了声,就此开始提问。

    待到问完这杨仁芳,其夫人因有牵涉,又被提了过来询问,之后便是杨府的管家,那个给林渊送过船票的人。

    一场询问结束后,已经很晚了,申总官未做任何逗留,又领着人匆匆而去,要排查事发时现场的目击证人。

    堂堂总务官居然要干这种事,也是没办法,只有他在天古城才能调动相应的核查力量。

    送走“贵客”的杨氏夫妇二人依然是心有余悸。

    杨夫人叹了口气,“没想到一场资助居然会把总务官给惊动到我们家来,平常倒是想请都请不到的人。”

    杨仁芳却是捋须微微一笑,“看来那个林渊还真的是考进了灵山。”

    杨夫人一怔,“确定吗?”

    杨仁芳笑道:“据闻,灵山考核已经结束了。事情明摆着的,淘汰了的人,还有什么好查的,必然是已经入围了,才要对身份来历做全面的核实!查的还真是仔细啊,居然连我们这短暂的接触也不放过!”

    杨夫人为之明悟,啧啧不已,“还真没看出来啊,就那么一个叫花子似的落魄人儿,居然是人中龙凤!”

    杨仁芳戏谑道:“你当时不还认为人家是骗子么,不让相帮么?”

    杨夫人啐了声,又欣慰道:“但愿是我杨家结下的一份善缘吧。”

    杨仁芳呵呵道:“他若有那心,自然是善缘,若没那心,也不必强求,否则好事反而变成坏事,总之你我夫妇是因缘际会之下成就了一桩美事,值得以后对儿孙津津乐道,这又岂是一点钱能换来的。但愿他能迈入灵山扶摇直上吧!”

    清晨大早,林渊换好了衣裳出门,换上了一身灵山学员的衣裳出门。

    一出房间,门外过道上等候的容尚面露微微笑意,宋小美看着他的装扮,已经兴奋的面红耳赤,两眼放光。

    她很想喊出那句,我知道你一定行的!

    送来衣裳的仙庭人员微笑道:“外面还在等着,走吧。”

    林渊犹豫了一下,道:“能否容我告辞一下?”

    两名仙庭人员相视一眼,一人皱眉道:“那你快点,你们这批人还有活动参加,不能耽误!”

    林渊:“就一两句话。”

    两名仙庭人员当即走远了些。

    林渊这时才对容尚和宋小美拱手鞠躬道:“这些时日,有劳容姐和小美的关照,若无二位,我只怕未必能考入灵山,此恩没齿难忘,若有来日必当报答!”

    宋小美嘻嘻笑。

    容尚微笑道:“言重了,你不欠我们什么,是你自己的实力,就算我们不收留你,你有实力在身,也照样能考入灵山,我们最多是提供了一些方便而已。你若是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待手头上宽裕了,把这些日子的住宿费用补上便好。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美你倒是真要感谢一二,她真正是一番心意,为你操了不少的心,但愿将来不要忘了小美的好。”

    宋小美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不用感谢,我没做什么的。”有点不好意思。

    林渊盯着她,笑道:“小美,我们是朋友,真正的朋友,永远的朋友,待我在灵山那边稳定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宋小美嘻嘻,连连点头道:“嗯,是朋友。你去了灵山也一定要努力哦,我等着你当仙庭的大官呢!”朝他用力握了握拳,这是她对他一贯的鼓励方式。

    容尚朝走廊另一头偏了偏头,“好啦,再啰嗦下去,那两位要等的不耐烦了,不要耽误人家的差事,快去吧。”

    林渊再次对二人拱手,之后大步而去

    容尚斋外,数名仙庭人员等着,里面的堂内不少住客站在玻璃窗内看着外面,交头接耳议论着。

    一群店员们挤在门口看热闹。

    尺冠云,容尚斋居住的五名灵山考生之一,此时正与在这认识的另三位考生话别。

    另三位考生看着他身换的灵山学员衣裳,那是既羡慕,又黯然神伤,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诶,不要气馁,这次失误了,还有下届,诸位下届再来,定能成功!”尺冠云逐一拍着三人肩膀安慰一番。

    安慰后,朝一名仙庭领队拱手道:“大人,在下已经告别完毕,可以动身了。”

    那负手而立的领队淡然道:“再等等,还有一位。”

    “还有一位?”尺冠云一愣,另三位也愣住了,皆看向门口。

    正这时,门口的人分开了,两名甲士领着林渊出来了。

    见到林渊现身,门口的一群女人顿时喜笑颜开地窃窃私语起来,似乎异常兴奋。

    尺冠云看看林渊,陌生,没见过,再回头看向门口已经现身的容尚,他记得自己问过这位老板娘,店内可还有其他考生,老板娘说没有,身边三位正是他邀请相聚后认识的。

    明明还有一个,这老板娘为何说没有?尺冠云心头疑云重重。

    领队挥手示意,一行去往飞行法器,有四名跟随者遭到喝斥,被拦下了。

    尺冠云连忙解释,“这是我的随行。”

    领队回头转身,漠然道:“你的意思是,仙都城卫人马还不如你的护卫能保你安全,灵山的防御还不如你的随行护卫?见完了朋友,还要带随行,是不是还要我给你摆一桌才够?你哪来那么多破事?不想走就留下别走了!”

    之前就看这位得意安慰其他人的样子有些碍眼,哪是什么见朋友,分明就是要玄耀。

    这种人进灵山,他不爽,他也是灵山出身,在他面前有什么好嘚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