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9.再兴林亭愿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这像郭子仪家奴般的汉子居然是汾阳王都虞候、检校御史大夫李怀光!

    刚才那位“老白”则是朔方军游奕使、南阳郡王白元光画像上了凌烟阁的白元光!

    而他俩在郭子仪府中则要汲水挑米买脂粉怪不得别人都说汾阳王眼中各道节度军将便如同自己家奴般。(1)

    “继续走啊。”那边李怀光回身对刘德室说到。

    而刘德室早已上气不接下气牙齿激烈打架双足瘫痪靠在墙上动弹不得。

    倒是高岳胆子大扶住刘德室拖着他继续往前走。

    李怀光倒不讲究架子他反过来和高岳攀谈起来“高郎君出自渤海高何房?”

    幸亏先前刘德室对高岳说过革命家史高岳便不慌不忙地应答“河南房乃前朝渤海侯的后人。”

    “俺先代是渤海国人后入了幽州籍贯。”

    “那便和幽州房的高氏有交往了?”高岳趁机反攀。

    “和高髇儿倒是有些交情不过他入了神策军不像俺一直在边陲。”

    高岳心思这高髇儿想必指的是神策军将高崇文。

    二人正在交谈间永巷的纵横处忽然走出个人来差点和李怀光撞在一起。

    高岳见那人脸色很难看而李怀光则向那人抱拳道“掌书记。”

    哦这人居然就是高郢。

    结果还没等高岳开口高郢就拂袖丧气说到“大夫再不必多礼我已被汾阳王革去掌书记的职务不日汾阳王还要上奏朝廷将我贬黜到远地去。”

    李怀光大惊失色“莫不是为汾阳王要杀那判官之事?杀便杀了汾阳王杀个判官而已掌书记何须如此。”

    高郢皱起眉头对李怀光解释道“汾阳王有不世出的功勋现在就更应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因治霍国夫人丧其间的区区小事就要处死判官在朝廷眼中便有飞扬跋扈的嫌疑。所以你们这些武人还不知领悟安史之乱的道理。”

    李怀光便还挽留高郢可高郢去意坚决。

    于是李只能表示惋惜说掌书记你暂且去远地委屈些日子待汾阳王怒气消了我再对你施以援手而后李怀光看到高岳就对高郢说“巧了这二位太学生正好要寻您。”

    高岳满面泄气的表情他刚来找高郢高郢却被革去掌书记的职务难道我真的是要“天将降大任”了吗?

    永巷和街道相连处高郢和高岳互相寒暄了下得知了来意后高郢摇摇头意思是我现在自身难保你的事更无法启齿。

    高岳也不强求便呈交了行卷让高郢过目。

    高郢倒是个谦和的人他索性就在永巷前细细看了高岳的行卷。

    接着就叹气道“逸崧我说话直率你别介意。你写的这些歌赋全是陈词滥调还有许多不通之处就算没京兆、宗正和同华的举子和你竞争也难入主司的眼更不要说去投卷怕是得的只是坏名声只能待来年之喜了。”

    言下之意是今年你就别指望了。

    高岳心想“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个真正的高岳啊你在太学里的文凭不会是给苏博士送鱼换来的吧!”

    可高岳却对着高郢深深作揖口中十分谦逊“多谢公楚长兄(高郢字公楚)指教!”

    高郢便又看了刘德室的行卷话说得相对隐讳点“芳斋你诗赋尚可但如今不比开元天宝盛世那样注重浮华文辞国难之后百业凋敝圣主更重体国之论所以芳斋兄要在对策上多加磨砺才是。”

    二人虽然十分失望但还是感激高郢的一番指点。

    高郢看完行卷后便有心继续指点高岳一二他抚着高岳的肩膀叹气道“河南一房的衰落我也早有耳闻依我看来逸崧你不必再留在国子监盘桓了根本学不到任何东西。听愚兄的劝春闱结束后你不如返归去卫州那里有处你先代渤海侯留下的‘淇水别业’应还有田亩可以耕读自持等到学业精粹后再来投卷、应举。”

    “淇水别业”!

    别业可就是别墅的意思没想到还有高适给我留下的产业。

    但很快高岳就冷静下来先前国子监想象和落差之大尚历历在目淇水别业这么多年扔在那里估计也早不知荒废成什么模样了难道我还要学会种田开荒不成?

    这时高郢突然长啸声背着手立在亲仁坊的巷道前吟诵道“九谷帝畿三川奥域。交风均露上分朱鸟之躔;溯洛背河下镇苍龙之阙。多近臣之第宅即瞰铜街;有贵戚之楼台自连金穴。美人竞出锦幛如霞;公子交驰雕鞍似月。同游洛浦疑寻税马之津;争渡河桥似向牵牛之渚。实昌年之乐事令节之佳游者焉。”

    高郢这篇骈文顿时让高岳眼前浮现出一副佳节时分烟霞满地仕女公子尽兴游玩的富贵景象。

    “逸崧此文描绘的正是我高氏兴盛时于上元夜在东都洛阳之林亭私宅宴请宾客的景象与会者陈子昂、徐皓、陈嘉言、弓嗣初、韩仲宣等莫不是一时佼佼真可谓是冠缨济济、鸾凤锵锵。不过距今也过去百年光阴春色犹存物华不再。我想重振高氏可如今年近四十却怕是力有未逮逸崧你还年轻复兴林亭盛景的宏愿你肩上也要扛上一扛共勉。”

    “我必定不忘!”高岳居然也被感动了复兴“高氏林亭”的宏愿恰好和他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高郢点点头接着转身向南街走去头也不回。

    这时刘德室走到前来碰碰高岳“现在我们再去马镇西的宅院外投卷如今各处幕府也最重文学之士。”

    再往南过一坊的街西就是马璘宅第所在的靖安坊。

    可高岳实在不想继续投下去刚才高郢的话对他触动很大“先前高岳的歌赋评价如此低照此投下去必然是死路一条不妨靠自己走下去。”

    可答应刘德室的事怎么得也要做到。

    当然这二位是不敢在马璘宅内投行卷的那样会当场被安西四镇将士活活揍死他们准备在马璘宅的巷子外投卷那里来往的达官贵人数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