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4.怒而引弓向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开玩笑!我高岳也是高子阳以前可是编剧抗日神剧、古装神剧、玄幻神剧什么我没参与过什么我没见识过?特别是古装戏一旦雪衫公子碧玉横笛然后站在莲舟上锁眉轻吹这简直是最有杀伤力的好不好。

    崔家小娘子抱歉了谁让我以前生活千余年后的时代懂得的套路可比你多得多!

    果然云韶目瞪口呆了然后娇羞如花低下头来害臊地想要移步走开但心里又欣喜万分迈不动步子心中还想“高郎君居然不在五架房温课恰好就在曲江水渠独自泛舟莫不是他和我真的......”

    这时莲舟上还在装模作样捏着笛子的高岳挑起一只眼来也见到立在岸边的云韶心中说了句哎呀稳当了。

    这时高岳便轻咳声仰面四十五度角带着明媚的淡淡忧伤看着天空的流云并自唇处取下笛子而后将其背在身后“哎呀”装作诧异一声意思是“没想到崔家小娘子也在此”接着望着云韶温暖地微笑起来而莲舟也慢慢开始靠岸。

    云韶急忙用纨扇挡住脸连发髻边的耳轮都红了。

    唉猛地她隐隐觉得不对:方才明明见到高郎君已将笛子放下来怎么还能听到笛子的声音呢?

    莲舟上的高岳也听到笛声没绝大为尴尬急忙狠狠踢了躺在舟中吹笛子吹得面红耳赤的李桀李桀被太阳照得睁不开眼所以没看到棚头已放下笛子还在那里卖力吹奏。

    被踢了脚李桀“哦噗”一声整个水面上笛声方杳无可闻。

    崔云韶回转小脑袋好奇地望了望眨巴眨巴眼睛心想之前也许是水面林风大了些导致高郎君的笛声有些回声到现在才散去。

    这时桂子和清溪二位婢女靠过来警惕对小娘子说“这位公子来者不善。”

    “何以见得?”

    “小娘子不知京城之中这种薄幸之徒最多尤以士子为甚。”这二位婢女都是有经验的毕竟在西川时云韶的兄长们没事便会“那个”她俩这在唐朝也不新鲜贵族官宦家的男子正式结婚前都会拿家中的婢女来试试手。

    这时高岳已经自莲舟上轻轻跃上了岸头距离云韶只有数步之遥。

    云韶笑颜被纨扇遮住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紧张地看着高岳一步步靠近一只白嫩的手不停摩挲着发髻上的红牡丹。

    而可怜的李桀还躺在小船里因为害怕被发现又不敢起来——莲舟没系很快就载着李桀一晃一晃顺着曲江飘远了飘远了......

    “见过.......”高岳已谋划好了台词刚准备开口。

    龙花寺山门那边随着声清脆的声音“三兄”高岳和云韶都愣住了。

    居然是芝蕙笑吟吟地快步而至接着高岳呆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双手就被芝蕙的小手给牵住“三兄红芍小亭的炼师说好久不见郎君思念得紧特让小婢来邀三兄移步长乐坡。”

    “我我......”高岳没想到横枪杀出个芝蕙来本来准备好的台词全被打乱额角急得满是汗。

    而两人牵着的四只手间崔云韶呆呆立在中间一时间头脑也蒙住了。

    “小娘子不要动怒我俩看这高郎君已过弱冠之龄和婢女、女冠什么的有风流韵事也不足为奇。”桂子和清溪趁机带着坏笑和小脸发白的崔云韶进谗言道她俩当然知道在月堂对面的那座红芍小亭住着位女冠狐媚精听说还是权相元载曾经的爱妾。

    “回月堂。”崔云韶多少有些生气原本满腔的欣喜如酒酸成了醋摇动纨扇转身就要走。

    “小娘子。”高岳刚待解释云韶的婢女桂子就嘿的一声用竹竿举起遮风障子挡在高岳和云韶间高岳移到哪这障子便移到哪。

    可那边芝蕙还是不消停趁机牵着高岳衣衫冲着气呼呼的云韶“三兄三兄这位小娘子要回月堂?恰好与我们顺路可否同行相伴。”

    高岳便想对她说别闹他也不知道今日这小妮是装疯还是卖傻倒是芝蕙的发髻上插着他送的玳瑁梳霎是俏丽可爱。

    云韶气得连顿了几下足说桂子、清溪我们快走。

    可突然云韶小脸发白惨叫了声。

    原来就刚才争执了下棨宝这小畜生居然无声无息地越过草丛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

    很快高岳和芝蕙也加入了寻找棨宝的行列。

    数十步开外棨宝凸着小黑鼻子左嗅嗅右嗅嗅很快看到一块香喷喷的肉脯摆在那里便高兴地吐着小舌头扑上去便吃结果一声局促的呜声它挣扎着翻滚两下——嘴巴被那肉脯外的绳迅速扣住接着被倒提起来。

    穿着神策军黑袍的蔡佛奴嘿嘿笑着将棨宝提着手中身后还背着个布囊连声说:“这小猧子倒是肥嫩恩公夏课辛苦炎热天气吃姜辣狗肉肯定错不了。”说完就继续向着龙花尼寺的北曲方向走去。

    很快蔡佛奴听到了争吵声。

    他看到坊门不远处一个戴着黑色幞头身着桔红色圆领窄袖衫下身波斯条纹裤脚蹬黑色高靿靴子的男装少女对着草丛那边摸摸索索的恩公怒目而视用清脆的嗓音喝到“取我的弓来!”

    旁边名锦绣衣着的年轻人则将怀里捧着的弓和箭囊抖抖索索抱得更紧了似乎不想给这位男装少女。

    这时高岳才抬起脸一眼看到草丛那边一面站着蔡佛奴一面立着这位男装少女“唉这不是唐安吗?今天没陪你兄长去蹴鞠啊!”

    气得唐安眉梢抖动“那不是我兄长是我家君。高逸崧你个薄幸之徒你等着我得一箭射死你!”

    而那边云韶捂着嘴则看到提着扭动不已小猧子的蔡佛奴“棨宝!”接着又看到那男装少女一把抢过弓来刷得声又自那锦衣侍从所捧鹿皮囊中抽出根箭捻箭引弓对着高岳便也顾不上棨宝吓得急忙扑到了高岳身上“郎君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