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议复府兵制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陛下不要呀......就让这俩一起窝在汉中狼狈为奸不好嘛非得让一个呆山南西道一个呆淮南且都是重镇那样更......”郑絪苦不堪言却又无法说出来。

    可这时李泌突然转过来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炯炯有神地盯住了郑絪。

    郑絪不由得吃了一惊。

    但李泌仿佛看破他的心思可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皇帝的提议做出修改建议:“如今朝堂宰执与方岳使相也得互相和谐这样才能做好大事。”

    皇帝顿时醒悟知道李泌所说的是张延赏、马燧和韩滉、李晟两派的争斗问题就低声和李泌交谈几句君臣间很快达成默契。

    而后李泌又自袖中抽出张别纸来皇帝一看正是先前韩滉在尚书省曲江亭子里和群大臣集体列奏的举荐名单。

    皇帝也没说什么将别纸收下了。

    这时李适就问翰林学士陆贽:“陆九马上和籴三川的米如何个和籴法?”

    陆贽即刻捧袂一口字正腔圆的吴腔:“禀告陛下天下苦二样大事一是物价不均二是物轻钱重。如今京畿米价腾贵一斗粗麦都要三百文而以高逸崧的兴元府为例因稻麦双稔米价大跌一斗麦只要八十文一斗稻只要六十文逸崧先前写信于我称百姓虽获丰收然犹困于谷贱故而应行和籴法既能让三川百姓获利也能救济京畿灾情。”

    “哦那陆九你说说这和籴法怎么才能达到如此目的呢?”

    “陛下之所以会出现丰收年景谷贱伤农的现象根源即在物轻钱重。自从国家行两税法以来为图便利上供的粟、麦、稻、布帛、麻、盐等大多折算为钱送抵京师来其余多屯于地方以备水旱饥荒。故而钱多集于京师公私库中不致流通使得天下钱荒更炽物价更贱非但伤农也会伤工——所以陛下不妨将汇聚来的钱交由和籴使至西北、三川等地购米以高于市价五分一的标准购入运抵京师各仓如此不但能防关中饥荒也可储作军粮更可让三川百姓不用贱卖所得如此可一举三得也”

    “陆敬舆此言可谓深得泉货之精髓。”李泌对陆贽的经济头脑很赞叹。

    可皇帝李适却总能提出“弦外之音”来“陆九的意思是对两税法有所不满?”

    “岂敢。”陆贽急忙辩解“不过初行两税时天下凋敝钱轻物重故而以钱为纳税之准如今天下钱重物轻如再沿袭恐失敛赋之本。”

    皇帝听到这话只是点点头接着他就说马上以齐抗和齐映分别为京西、三川和籴使按照陆贽的办法去买米。

    “陛下臣还有一请。”解决好和籴法后李泌便又提出个他思虑很久的方案来。

    “先生但说无妨。”

    “兴军光复河陇非是小事。韩太冲在小延英殿上所言颇有见地我唐年年防秋征关东卒戍京西者每年都不下十七万人食粟二百四十万石更糟糕的是军队如此之多靠关中自产根本无法供应必须沿漕运征调算上脚力钱每斗粟米最少也得花费一百五十文钱这样每年耗资光是防秋口粮这项即有三百六十万贯还不包括西北的边军耗费。两税所得三分之二都耗在供军之中国家困敝为改变局面故而臣请于西北、山南西道复府兵之制。”

    “先生是说按照高岳昔日于百里城的办法去做?”

    “是也西北、朔方少民多兵索性将耕田分赐边军及神策各边镇招募戍卒耕耘由度支司贷给他们耕牛、农具和种子等来年粟麦成熟后再偿还不迟。营田所得由度支司巡院再统一和籴按陆敬舆所言据市价五分增一边地民户极少营田戍卒的粟卖也无处售卖只能低价卖给度支司所以就算增价也比自关中或它地购买要便宜得多。另外自关东所抽调来的防秋兵也可授予他们田地以三年为期三年后防秋兵营田致富则会安于边地不愿返归如此朝廷可发给他们家人长牒传符沿路驿馆供应饭食来与防秋兵团聚便能将部分营田改为永业田授予戍卒再以府兵之法理之。如此既可变兵为农也可随时化农为兵既能充实边地人口也能增修军备。用臣之言可不减戍卒可不扰百姓可粮食皆足可府兵大成也可削减关东方镇之力(他们的兵来防秋三年后就化为我朝廷的边地府兵)!”

    “先生所言极是便照高岳在百里城的那个模式去办如此天下无事有望。只不过耕牛、农具、种子也要花费大批钱财这......”

    “臣有一策可同时解决好这三个问题。”李泌显然成竹在胸。

    皇帝大喜便说先生的策略随即可书写于密奏之上由朕细细品览。

    “陛下和籴、府兵、筑城宜早不宜迟另外这段时间可委任大臣为入蕃使名为与西蕃交好实则刺探西蕃内情以求知己知彼。臣更有方策可不战而困西蕃。”

    “何策?”皇帝急不可耐。

    可李泌好像忽然顾虑什么似的便推托说待到西北营田的粟麦成熟一次后再议不迟。

    就在皇帝和李泌于蓬莱殿畅谈时大明宫南墙和内苑交接处的拐角高岳鬼鬼祟祟地立在那里和解善集的堂兄解仁集也密切交谈着。

    这位解仁集和另外二位兄弟这么多年都在台省里当流外官当初高岳通过吏部考试时就是花钱贿赂他三兄弟的。这些年过去大臣倒的倒亡的亡连皇帝都播迁了一次可他们仨的地位依旧稳若泰山纹丝不动生存的意识和技能可谓是双强。

    唐朝的流外官、杂任官即是后世所说的吏。

    而高岳这样进士出身的不但做的是流内官更是流内里的“清资路线”——不过高岳本人不是特别喜欢清资路线所以他仕途的主要部分都在幕府或地方上历练刷羽。不然以他的迁升速度早就和宰相房的高参那般起码为中书舍人知制诰了。

    流外官打个不很恰当的比方有点类似于高岳原本所处时代的事业编制(可能有点点不太妥当因现在哪怕是公务员其实在唐朝绝大部分也不过是个吏)他们和流内官是泾渭分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