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8.遗民胡尘泪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快快按照事前说好的去做。”几名士兵急忙对说到。

    于是这群唐人在数名老人的引领下望着俱文珍车马扬起的尘土方向哭声大作密密麻麻地跪拜在道路两侧。

    “这!”俱文珍很是吃惊。

    伴同的段秀实、高岳、霍忠唐、谭知重等纷纷下马而俱文珍也急忙跃下了坐骑赶紧将几位打头的老者给扶起“丈人何必如此?折煞我等。”

    可这几位头戴葛巾的老者真是动了感情刚刚被俱文珍扶起又咕咚跪下老泪纵横颤抖着看俱文珍、段秀实和高岳等“没想到啊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天家的官服风仪我们还以为这辈子就得死在......”

    话没说完数名老者纷纷大哭起来。

    接着在场的千多名归国的唐人无不长声号哭大呼“能重归唐土沐浴天子的威光教化死也无憾!”

    这下俱文珍也流下两行热泪哽咽着说:“确实不容易啊不容易......都是边将、战士用命所至。对了尔等都是何处人士?”

    这群唐人便说他们大多是河西瓜州、甘州土著。

    “那为何会在陇右的秦州?”

    “天使有所不知丑蕃最怕我唐人反抗所以强逼河西的迁徙至陇右而陇右的则迁徙去河西又设各级西蕃告身官员奴役我等逼我们穿蕃衣服蕃法用蕃历让我们为西蕃耕作又要为他们的节儿等各官员放牧牛羊。天使你瞧瞧我们如今连身唐人衣衫都没有。”几名老者说完指着身上的蕃衣泣不成声。

    这时俱文珍义气涌起便拍着胸脯说本使返京后必定面奏天子赐予尔等“义民”称号并赐衣衫如何?

    “我们有个不情之请想见天颜!”

    “对对想见天颜!”

    大伙儿的情绪都很激动都想看看如今的唐家天子这时段秀实也趁机建议俱文珍说:“义民们的心愿还请敕使成全。”

    “太尉客气义民的心愿本使一定传达到。”俱文珍看来也是位非常有义气的宦官便一口答应下来。

    听到这话霍忠唐、谭知重点点头和在旁的高岳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下完美了”。

    高岳便趁机将文牒捧出告诉俱文珍:段太尉、刘别驾和邢大将军各府中的秀才们太谦虚这露布、奏章让我兴元府越俎代庖还请天使将其呈献给陛下。

    “高廉使本使在宫里面可就听说圣主最喜欢读你写的露布不知这次可是高廉使的手笔?”

    “俗务缠身此次露布由兴元府支官苏延所写内里情况臣岳更附份亲笔别纸请圣主过目。”

    “原来是苏支官的大手笔!”俱文珍颔首说我定然传达到位。

    接下来数日内俱文珍又非常认真地巡视了唐军各营地及了解安丘、阴盘、朝那三废城的地理形势详细询问了段秀实、邢君牙及高岳等人筑城的方案如何如何敌我态势如何如何等到一切都精熟后才离开了泾州返归长安而去。

    俱文珍、霍忠唐离去后营帐内段秀实哈哈笑着指着对面坐着的高岳:“逸崧啊逸崧你才是真的‘大手笔’啊这下可谓一举数得。”

    “只是要稍稍屈太尉等人的功勋。”高岳带着歉意说到。

    这下段秀实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叹口气说:

    圣主之所以派中官来名为观军容定赏赐实则还是不放心我等边将既想让我等立功又不希望我等功勋过大。所以逸崧才变直为曲把露布和奏章别纸都改动将功勋移在神策大将军邢君牙身上这样圣主才可安心方不会对马上收复平凉的举措猜忌掣肘。

    “所以马上还得有传露布、太庙献俘和归国义民赴阙拜见天颜的戏码这一切都是让那皇帝开心啊皇帝开心了什么事都好办免得他来微操当搅屎棍。这段时间只希望北线的盐州能在马重英的围攻下坚守下来才好。”高岳默默想到。

    这会段秀实又慨然继续说到:“我都是太尉了还要那些功勋做什么?收复陇右河西的大业早晚还得让给你们这些后生老人家就别挡路啦早该卸甲归田!”

    “太尉威望如此之高暂时还请不要起如此念头应继续坐镇凤翔、泾原稳住边疆方好。”

    “嗯......对了对平凉城尚结赞那边索性将计就计好了。”

    “岳即刻去安排。”

    平凉之处许多西蕃的士兵正在烟腾腾地烧土整补废弃城池的女墙更有人赶着犏牛、牦牛从摧沙堡、会宁等地区川流不息地运来长短木材和树枝要在平凉城堞上筑造望楼和角楼。

    尚结赞已决意要抢先在平凉筑城和唐军长期对峙。

    这会儿唐军营地里派出了神策将马有麟为使来见尚结赞。

    马有麟当着众西蕃军将的面捧着尚结赞于苟头原败逃时丢弃的无檐帽“神策右军大将军邢君牙知此物为大论所戴之物故命末将原物奉还。”

    尚结赞又怒又尴尬可表面上还不动声色笑着接过帽来“苟头原小小蹉跌风大刮丢了件帽子还劳烦刑大将军托人来送。”

    心中尚结赞便更确定击败自己的是唐之神策军。

    “正是大将军说了大论的头颅尚在不可缺此帽。”

    “彼此彼此!”尚结赞压抑着心中怒气还保持微笑将这帽子戴上接着便要求马有麟回去传话要邢君牙把苟头原俘虏的西蕃兵给归还并要唐军做出不在平凉、潘原之地筑城长守的承诺而后双方包括侵入灵、盐的西蕃军可各自退兵谨守边界。

    “大论说笑此战因西蕃侵我疆土所致故而俘虏是要献捷太庙的。”

    “本论绝没有入侵唐家疆土啊本论只是听说唐蕃两家于陇山处所立的会盟碑不知被何人牵倒所以领兵来验证是否真的如此。”尚结赞振振有词的狡辩。

    “那为何在平凉筑城?”马有麟指着人声鼎沸的工场质问到。

    “唐家如不在潘原筑城本论即刻罢城役绝不食言。”尚结赞继续赖。

    “岂有此理春季即将到来大论好自为之。”马有麟见也没有交涉下去的必要便行礼而告辞。

    接着泾原一带的战线暂时进入对峙局面唐蕃双方都在修筑城池备战并互相展开频繁的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