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14.风云转忽起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一时间台上梵曲响起俗讲僧们齐声高唱:

    目连泪落忆逍逍众生业报似风飘

    慈亲到没艰辛地魂魄于时早已消。

    铁轮往往从空入猛火时时脚下烧。

    心腹到处皆零落骨肉寻时似烂焦......

    “哇好听好听!”吴彩鸾不由得瞪着眼睛鼓掌喝彩起来。

    这唱变文果然太有意思了又有故事又有变相画和傀儡戏还说着唱着简直是超绝的视听盛宴啊!

    就这样彩鸾炼师伴着芝蕙、阿措还有几个孩子就在台下痴痴地看了整整半日。

    直到唱变文彻底结束台下棚席里坐着的吴彩鸾才回过神来尚沉浸在余韵当中......

    天汉楼的暮鼓声响起吴彩鸾牵着竟儿跟在芝蕙等人的檐子旁侧有说有笑地才随着退潮的人群向官舍而去。

    “阿师呀变文里唱人死后男子和女子还要去不同的地狱那岂不是阿父和阿母都不能团聚?”边走时竟儿还不断问炼师诸如此类的问题。

    “所以说那变文听听就好不要信不如你和阿师学道好了。”

    说着说着便到了官舍门阍前。

    这时棨宝不知道从哪个街角里忽然拐出汪汪汪叫着伏在炼师的脚下别提多亲热了。

    彩鸾来的这段时间棨宝和炼师的关系一反常态变得很密切。

    就连持家人芝蕙在前两三日都不清楚棨宝去哪里浪了可如今好像心有灵犀似的能预知彩鸾到来。

    前庭处高岳装模作样地坐在花架下看书云韶伴坐其旁而云和则在东偏厅下的苗圃内摆弄谷板。

    芝蕙一瞧主母和竟儿小姨娘面色红润水嫩的模样心中就有数笑而不言。

    “逸崧!”这下彩鸾兴奋无比扔下行囊张开双臂大呼。

    “阿师!”高岳也急忙扔下书卷和阿师牵手欢笑。

    云韶站起来摇着纨扇笑眯眯的浑然不在意。

    那边云和偷瞄几眼不由得纳罕这二位关系居然如此亲昵。

    “以前送信去泾州回中山让我来兴元到底所为何事啊?”彩鸾迫不及待地询问。

    高岳想了下就继续笑着说“事我已基本办好准备给阿师个惊喜不过还差一些许而已请阿师在府内还住些日子再过两三月当有船自东南而来便可见分晓。”

    “哎!都离胜业寺写经坊这么久逸崧还是这么体贴人意。好好好对了阿霓妹子我先前委托你的......”

    “城外塘堰处有一处田庄别业那里清幽阿师如要炼丹可暂且委屈下住在彼处。”云韶赶紧回答。

    彩鸾大喜便说那明日我就前去今晚要在此叨扰了。

    高岳夫妻开心地说哪里哪里芝蕙和阿措就笑着跑去厨院张罗饭食了。

    入夜后官舍中堂处是欢声笑语吴彩鸾这一来整个气氛别提多活跃她不但能饮酒擅吃肉还随时载歌载舞“阿师唱的真好听!”竟儿拍掌欢笑蔚如与高达也都格格笑个不停韦驮天就坐在中堂的廊下边吃边细心听着笑着连棨宝也激动地原地转圈子追尾巴。

    只见吴彩鸾摇着脑袋坠马髻一晃一晃用食箸有节奏地敲着盆盂模仿今日见到的目连救母变文唱个不休“阿师唱入阿鼻地狱那段。”竟儿就要求道。

    “好好好。”彩鸾爽朗地答应下来挽起袖子神态惟妙惟肖先清声说了段前要:

    她先模仿目连问曰“此处名何地狱?”

    接着自己又变了神态呲牙咧嘴模仿那地狱的罗刹作答“此是铜柱铁床地狱。”

    “有何罪孽当坠此狱?”

    “有生之日男将女子或女将男子行**于父母之床弟子于师长之床奴婢于曹主之床当坠此狱当中。”

    “噗!”彩鸾刚说到这句时高岳一口酒如箭般从嘴里喷射而出。

    而云韶、云和姊妹俩也脸带惊恐之色。

    而芝蕙同样扶起了额头。

    这时彩鸾浑然不觉声音如穿云裂石唱将起来:

    女卧铁床钉钉身男抱铜柱胸怀烂。

    铁刺长交利锋剑獠牙快似如锥攒。

    肠空即以铁丸充唱渴还将铁汁灌。

    蒺藜入腹如刀擘空中剑戟跳星乱。

    刀刮骨肉片片破剑割肝肠寸寸断。

    唱到这里时高岳、云韶、云和三人已是面色发青了。

    “锵”声彩鸾用箸清脆地击了下汤盆然后悠悠地唱出最后一句:“纵令东海变桑田受罪之人仍未出!”

    次日吴彩鸾和众人道别便携着行囊往城外高岳的田庄而去。

    庭院当中高岳犹自表情呆滞默然不语。

    而云韶则扶住夫君的胳膊低声宽慰说变文里唱的也不一定就算真。

    “我倒不是害怕什么只是担心阿霓你和霂娘可都是信佛的......”高岳喟叹着。

    尤其是云和听到这个怕是打击更甚。

    “卿卿你先去坐衙吧各推官巡官都在等着卿卿一道去洋州去看铁官坊呢!”这还是高岳首次过了时间还不去府衙。

    “嗯。”高岳也摸摸妻子的胳膊。

    正在此刻韦驮天忽然很焦急地从门阍外跑入手里举着信札“主人有几封信从不同驿路一起来了!”

    好像有什么急事发生?

    高岳便接来拔出匕首依次把封皮截掉。

    “礼部司郎中刘长卿兄的!”

    “......镇海军节度使韩滉的!”

    “门下侍郎平章事李晟的。”

    “卫从周的......”

    “兴元京师进奏院的......”

    “南园和华州的......”

    “最后一封.......”

    云韶挨过来看这最后一封居然是唐安公主送抵的。

    不过内容都是相似的。

    在高岳刚刚返归兴元府没多久朝堂上已然风起云涌了。

    判度支崔造忽然向皇帝上奏折称如今中书门下及尚书台省形同虚设军权、利权都不涉及所以他向皇帝提出建议:此后由宰相分押六部。

    皇帝答曰可随即擢升张延赏为中书侍郎李勉继续为门下侍郎又让西川归京的李晟为另外位门下侍郎而后张延赏押吏部、户部李晟押兵部、刑部宣慰在外的李勉押了两个相当清闲的部门礼部和工部另外崔造、刘从一和严震也同平章事协助朝政运转。

    然则接下来的事态很快就针对起宣润节度使韩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