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港台言情文学网 > 穿越小说> 大唐官 > 9.蟹只宜独食
    最快更新大唐官最新章节!

    曲江亭子的冷淘宴结束后皇帝是日思夜想让高岳来帮他。

    而这时候高岳却上疏请求皇帝把他放归兴元因度支司的款项即将到位他要领整个白草军去河池筑城。

    可皇帝却让门阁使出牓子不准高岳即归要和他继续单独问对。

    没法子的高岳只能入小延英殿和皇帝面对面坐着。

    数日不见皇帝好像又瘦了些许坐在香炉和铜鹤间的榻上神色看起来很憔悴。

    “韩滉屡次以权势威逼张延赏如何是好?”皇帝询问高岳第一个问题。

    “臣岳闻陛下处九重之中也精研药方?”高岳没头没脑地回问了句。

    皇帝点点头说朕年轻时身体就不好所以精读各类医书昔日昭德皇后病重时朕亲手为她调制药材最近又和河中节度使浑瑊互通心得也算是小有所成不过最近身体又垮了(高三你心中难道没有愧疚嘛!)。

    “那陛下应多吃些好的膳食因药补比不上食补。说起这膳食陛下也该明白食物的搭配是门学问依陛下看来荤素该如何搭配?”

    皇帝心想怎么说着说着转向厨艺的方向了?不过高三有时候说话就是如此云山雾罩的不能以常理度之“这膳食荤素的奥妙其实在于四个字相女配夫。一物烹成须得有调料配佐总之要清者配清浓者配浓柔者配柔刚者配刚方有和合之妙。依朕来看佐料中可荤可素者有鲜笋、蘑菇;可荤不可素者韭菜、葱、茴香;可素不可荤者则是芹菜、百合也。”

    “陛下可谓深得膳食之妙不过有的菜是不能以佐菜搭配的陛下知道否?”

    皇帝摸摸胡须想了会儿“高三你意思是?”

    “味太浓重者便无佐菜比如蟹、鳗只可独食。”

    “......韩滉......”

    “没错韩晋公便如蟹只能独食。”高岳正色回答说。

    听到这话皇帝的手有些发凉高三的意思是——陛下你既然让韩滉主持中书门下就别再想着也不可能让其他宰相或其他机构分他的权这政事堂也就等于是韩滉眼中的一个蟹只能“独食”。

    看到皇帝神色凄然高岳叹口气又劝他说:“陛下依臣岳的愚见不如清静无为。”

    “当初就是听了高三你的话把韩滉迎进来当中书侍郎如今朕想不清净可能吗?想不无为可能吗?”皇帝的小暴脾气顿时就上来拍着手掌数落高岳。

    “陛下如今盐铁和度支合并为一其实未尝不是好事。朝廷不但有资财可以充实西北边防也可随即进剿党项了。”

    可听了高岳的话后皇帝脸色依旧不豫。

    和这位相处这么长时间高岳当然明白皇帝心中的小九九当即就又说了遍:“陛下随即可进剿党项了。”

    这时皇帝的眼睛才亮起来转头望着高岳。

    高岳笑吟吟地说“陛下清静无为的日子也不会太长(马上又能微操了)。”

    “可朕......”皇帝表示虽然进剿党项的战事离不开朕的规划然则现在还有不少重臣节帅不相信朕的能力高三你看如何是好即既能让朕微操又能让朕安居幕后不会操出什么纰漏来。

    可以说一有尽心尽力微操的机会李适就立即欢乐起来这就是他开心的源头。

    高岳毕竟是高岳这难不倒他很快给皇帝想出一揽子的解决方案:

    今年就先筑三城完善西北的边防这样西蕃此后再想入侵必然难上加难;

    而后陛下你以韩滉的度支司和盐铁转运的钱财专门负责西北攻防;

    而陛下用李泌提议设立的户部钱和延资库开始进剿党项如有短缺可向韩滉要求垫付;

    进剿党项时由陛下亲自规划授予阵图再以皇室一子弟为都统节度大使兼河东元帅驻屯离京不远处节制各镇用兵也方便陛下督(ao)对党项如若大胜陛下声誉更隆这天下谁敢不服呢?

    “韩滉会答应吗?”

    “绝对会答应包在臣的身上。”高岳表示绝无问题因韩滉也明白先清剿党项然后才可集中力量收复河湟的道理。

    这个方案总算让皇帝满意他便对高岳说:“以普王为河东元帅可否?”

    “普王已然成立被陛下教育得聪俊豪迈绝对可以胜任。”

    “那以高三你为副元帅可否?”皇帝表示你辅佐普王朕可安心。

    “臣官职不过检校兵部侍郎为副元帅恐难服众。”高岳很谦虚并向皇帝建言——东都留守贾耽可堪大任。

    皇帝点点头说贾耽知兵知地理朕也想大用贾耽去替换李勉“那高三你白草军便出兴元配合朕的神策军并力进剿党项小羌朕届时委任你为行营先锋招讨使。”

    “臣绝不推辞。”其实高岳明白什么普王、贾耽都是摆设皇帝心中默许自己为一线军事负责人的。

    这时皇帝想了想又说“朕思量原本以地名命名军号的做法既不雅观也容易让军卒们产生割据的念头。所以朕此后便以雅字来起军号你兴元此后也不要叫白草军了。”

    高岳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终于可以不用叫白草军这个不雅观的名字当即便请皇帝手书御札为白草军赐新名。

    这时李适很认真地思索了会儿然后提笔写就。

    高岳接过来一看只看到雪白的御札上写有三个漂亮的墨字。

    “定武军。”

    嗯这军号......既视感为什么越来越强烈?

    等到这次召对结束后皇帝还是出诏免张延赏相位给他个散骑常侍的官职此后中书侍郎独为韩滉。

    另外严震和刘从一也被排挤名为同平章事实则不过备顾问而已。

    据说张延赏气得回家几乎要吐血。

    他最终想到金吾司的郭锻就要他过来“郜国公主的案情?”

    张延赏希冀以此来重扳局面。

    孰料郭锻很严肃地对他说“这种涉及宫闱内廷的事务岂是张散骑所能过问的?张散骑不顾身家百口的性命我郭锻还要顾及呢!”言毕便称我郭锻是朝廷的耳目不是你私人的以后还请不要累及我便告辞了。

    结果张延赏大病一场几至卧床不起。